冻梨网西林瓶(装肺炎疫苗的玻璃瓶不够用了)

西林瓶(装肺炎疫苗的玻璃瓶不够用了)

西林瓶(装肺炎疫苗的玻璃瓶不够用了)

今天的文章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目前,全球范围内已有100多个团队正竞相研发新冠疫苗,部分已进入人体试验。

牛津大学疫苗学教授莎拉·吉尔伯特表示,他们的团队正努力在9月份完成疫苗研发。

但坏消息是,由于储存疫苗所需的玻璃小瓶不足,因而即使疫苗获得生产批准,恐怕其也无法立即在全球范围内推广。

也就是说,疫苗产出来装的瓶不够,继而或许不能让需要的人都用得到。

供不应求的小玻璃瓶们

先来科普一下两种能装疫苗的常见小玻璃瓶:西林瓶和安瓿瓶。

西林瓶长这样:

安瓿瓶长这样:

西林瓶一般盛放冻干粉,安瓿瓶一般盛放液体制剂。

看到安瓿瓶的各位女性财友有没有觉得有点眼熟,这不就是化妆品里的安瓶嘛!

其实,安瓶这个“名词”一直是错的。

人家本来好好地是个医学里面常见的物品——安瓿(Ampoule),念安bù,一种可熔封的硬质玻璃容器,由于可以密封,所以历史上安瓿最早用来盛放死者的血液的样本。

也不知道当年是谁眼神不好,一走神就念成了安瓶,结果这概念就这么流行起来了。

不过这印证了那句话“所有流行的东西名字都不能太难念”,这么看起来,安瓶还是很顺口的呢。

现在的安瓿瓶,是一体密封,玻璃较薄,取用时直接折断瓶颈,的药物或者化妆品的容器。

西林瓶的玻璃较厚,除了有橡胶塞之外,一般上面还有一层铝盖。有些在铝盖外还会加一层塑料盖。

为什么叫西林瓶呢?因为它的英文名称为penicillin vial,早期盘尼西林(青霉素)多用其盛装,故名西林瓶。

不管是什么瓶,但我相信你小时候要是看到这两个东西在穿白大褂的人手里晃两下,心头肯定一紧,屁股也要跟着一颤。

没成想,在全球疫情中,缺口罩、缺药、缺呼吸机,这下连玻璃瓶都缺了?

全球到底有多少疫苗瓶储量,这并不清楚。现在,最明确的一个说法是4月30日,牛津大学医药学教授约翰·贝尔在英媒BBC的节目中曾表示,“现在全球只有2亿个疫苗瓶,它们被各种预见疫苗诞生的人占用了”。

但是目前各国还需玻璃小瓶来保证其他关键疫苗(如脑膜炎,流感和伤寒)的持续供应。

警报或许早就拉响了

四月底,在美国忙着积极抗疫的盖茨说:“甚至连疫苗瓶、灌装程序,全球都没有足够的储备。”

全球四大疫苗制造商——葛兰素史克、默克、赛诺菲、辉瑞生产了全球近90%的疫苗。

在被问及小玻璃瓶的时候,葛兰素史克方面回应的还比较“体面”:“考虑到现在和未来的需求,我们会继续与供应商密切合作,包括玻璃瓶供应商”。

默克集团的疫苗制造前负责人维杰·沙曼特直接表示,“生产任务难以解决。想着这个事我晚上就睡不着觉”。

看看,愁的夜里睡不着啊!

而且以目前的研究进展来看,人们可能需要不止一次接种新冠病毒疫苗,以增强其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

也就是说或许一个人需要很多个疫苗瓶装疫苗,全世界目前有75.9亿人,到底需要多少玻璃瓶呢?太平洋证券的医药研究团队给我们算了一笔账:

数据来源:太平洋证券

到底几剂疫苗的免疫作用最好,疫苗能有多少渗透率都未可知。

渗透率百分之40%,注射两次,那么就要用到60亿个玻璃瓶,现在如果世界上仅有2亿个还要供其他疫苗用的话,这差距确实有点大。

所以近日被免职的前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局主任——曾于5月5日宣称,他已警告美国卫生部用来装疫苗的玻璃小瓶“严重短缺”,“生产足够的小瓶来满足美国疫苗需求可能需要长达两年的时间。”

有人提出一个观点,对于疫苗来说,一个疫苗瓶可以装约2~20剂疫苗。不要“一剂装一瓶”,这样多剂量灌装不是既节约了玻璃瓶,又节省了时间,还降低了生产成本嘛。”

但是多剂量灌装,如果你打开了一瓶疫苗,而当前的病人数量不足的话,那剩下岂不是就浪费了?

另外,不管是单是多,市面上其实都需要疫苗玻璃瓶,多剂量罐装可能也不能解燃眉之急啊。

看来,玻璃小瓶的供应和保障真的将面临重重挑战。

来中国抢瓶子?

这两种小瓶有什么玄机,到底好不好生产?

我们以西林瓶为例吧,西林瓶按工艺分为模制和管制。

模制瓶材质主要为钠钙玻璃,理化稳定性不太好,多用于盛装兽药,这个产量很高也不复杂。

而管制瓶材质多为硼硅玻璃,有低硼硅玻璃和中性硼硅玻璃。

低硼硅玻璃热膨胀系数比中性硼硅玻璃热膨胀系数大,容易产生炸裂纹、破碎和玻璃屑。

中性硼硅玻璃的成本较高,多用于盛装高附加值的药品如血清和冻干粉针等。

低硼硅玻璃西林瓶的普及率很高,而中硼硅玻璃以上级的玻璃瓶产量和普及率都不算高。

目前,两大国际疫苗生产厂商,德国肖特公司主要生产管制中硼硅玻璃产品包括安瓿年销售量大约70亿支,日本NEG公司药用管制瓶和安瓿年产能35亿支,在疫情期间,他们的产能是否能跟上也未可知。

是不是感觉熟悉的剧情上演了:全球的产量跟不上了,人们就把目光又放在了制造业大国——中国身上。

其实对于“玻璃瓶不够用了”这件事,资本的嗅觉远比媒体灵敏多了。

A股有一家上市公司叫做山东药玻,不是给他打广告啊,看名字你就知道这个公司的主营是什么,就是生产玻璃瓶的,听说玻璃瓶不够用了,看看这一个月它的走势:

另外,国内还有肖特中国、沧州四星玻璃、双峰格雷斯海姆、欧壁医药包装和正川股份等多家企业生产疫苗能用的管制瓶,而在“疫苗瓶不够了”的影响下,正川股份上周五一激动直接涨停了:

但是来中国扫货玻璃瓶到底靠不靠谱呢?

山东药玻的年报没有披露一年能生产多少装疫苗的中硼硅玻璃瓶,因为前文也提到了,中硼硅玻璃以上级的玻璃瓶产量和普及率在国内都不算高。

但是中硼硅玻璃的生产门槛没有生产呼吸机那么复杂,生产线引进来,咬咬牙加把劲,产能可以上来。

但是卡在哪呢?因为医疗器材属于特殊用品,如果国外疫苗生产公司要切换到中国供应商,需要做一大堆质量审核和报批备案等,据悉这些程序走下来,正常情况下要一年。

另外,单个疫苗瓶不算贵,而且还是易碎品,空运可能并不合算。

所以来中国扫货玻璃瓶还要想好这个问题。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西林瓶(装肺炎疫苗的玻璃瓶不够用了)https://www.donglinet.com.cn/416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