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钱塘江在哪里( 钱塘江水那么猛)

钱塘江在哪里( 钱塘江水那么猛)

钱塘江在哪里(钱塘江水那么猛)

「杭州人凶猛」

撰文|萧璇子 制图|潇湘子 审校|无崖子

江南前世,不见杭州

“吴侬软语”,这是中国人对汉语方言吴语的描述。

吴语方言区及周边省份地缘关系图

把说吴语的区域标识在地图上,便是浙江大部、江苏南部、上海、安徽南部、江西东北部、福建浦城组成的区域。这块以钱塘江为轴线的方言区,便是古典中国时代建构起来的一片诗意之地——江南。在隋唐之前,以北方中原的地理视角,将这片土地被称为“江东”。

仿战国青铜剑剑

吴越文化青铜器

唐宋以来说的“江南”,最早为“江东”,是春秋时期吴越两国故地,后为楚国东部领土——项羽就是在这里起兵反秦的。李清照“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说的便是这里。

“白马秋风塞上,杏花春雨江南。”这是1944年,出自徐悲鸿先生的一幅自题联。塞上的壮美与江南的秀美,被视为中国美学的两种风格。春雨、杏花的意境,跟“软语”天然契合。它们一起,建构了世人眼中的江南。

作为江南名片之一的杭州,向来以以“西湖歌舞”、“浓妆淡抹”的形象示人。在文人墨客笔下,它更是成为“人间天堂”。不过,它的前世并非如此——那个看不见的杭州的面目,是模糊的。

杭州城和西湖:人文与自然的完美结合

杭州之前的江南,北为吴、南为越,那是属于苏州与绍兴的时代。当杭州还没有县城的时候,苏州之地已经是吴国王都、绍兴一带已经是越国中心。那正是吴越争霸的岁月,记载了勾践卧薪尝胆、西施落雁沉鱼的时光——那一切江南风云,与杭州无关。

但是,早期的吴越族群与地理环境,与后世杭州的形成一脉相承。

百家争鸣、群雄逐鹿的春秋战国,深深影响了今天的中国区域文化版图。比如,山东因有齐、鲁故地,而别称“齐鲁”;河北因有燕、赵故地而号称“燕赵”。江南吴语地区,曾有吴、越这两大古王国,所以形成了特征鲜明的“吴越文化”。

上古族群与族源太过复杂,我们不做详细考证,但大致可确定的是:吴、越有着共同的先祖,并与更南部的闽越、南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些族群泛称“百越”)。

齐人、军事家孙武,就明确地说过:“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当其同舟共济,遇风,其相救也如左右手。”(《孙子·九地》)吴国越国虽势不两立,但要是面临外部答案,也一定会同舟共济——这段论述证明了,吴越是同一根脉上发出的不同支脉。

伍子胥也有过类似论述:“夫吴之与越也,接土临境,壤交通属,习俗同,语言通,我得其地能处之,得其民能使之。越于我亦然。”(《吕氏春秋》)

我国古代百越民族活动范围示意图

随着不同族群交融和文明进程发展,地域的吴越逐渐超越血缘族群,成为一个区域文化概念。从春秋到秦汉时期,吴越,已经不是血缘意义上的族群区域,而是拥有鲜明传统的华夏文明的组成部分,即吴越文化。

楚、干越、吴越地缘关系及互相关系图

以中原为发散地的中华文明,融合能力强大,但其伟大的魅力在于:和而不同、求同存异,在输入中原思想的同时,还能让各地的风物民俗,得以不同程度的保留——吴越、巴蜀、齐鲁、秦晋、荆楚,像不同色泽的花瓣,盛开在一棵植株上。

在被中原文化影响的同时,吴越文化也对中原产生影响——在这种互相作用之下,古吴越完成化“华夏化”,成为中华文明的一部分。

相比之下,更靠近中原腹地的楚,“华夏化”比吴越早,更偏离中原腹地的闽越(福建)、南越(两广)的“华夏化”比吴越稍晚。

吴越同根同源,春秋时期,双方争霸江南,前期吴占上风,后期越占鳌头——越灭吴后,一路北上,进入齐鲁,争霸中原,并定都琅琊。后,越为楚国所灭,其故地一度称为“东楚”。

彪悍吴越,断发纹身

成书于西汉的著作,对吴越民风进行了这样的描述:

“(越人)常在水中,故断其发,文其身,以像龙之子,故不伤害也。”(《汉书·地理志》)

“(越人)陆事寡而水事重,于是民人被发文身,以象鳞虫 。”(《淮南子·原道训》)

“(越人)剪发文身,烘然成章,以像龙子,将以避水神。”(《说苑·奉使篇》)

西汉吴越地区出土的人俑,其形象通体纹身、断发,与当时文献记载十分契合

三处记载大同小异,均点出了吴越人的特征:

生活环境:吴越,即江南人经常跟水打交道

平日打扮:为了活动方便,往往不修边幅,披散断发

纹身习俗:龙一类的图案,作用是“避水”

三国时期吴服 制作 @ 中国装束复原小组

汉代,吴越人开始把头发留长,但是保留了自己的锥髻;把衣服改成右衽,把裙子加长,但是他们的衣服还是相对紧窄;吴越人开始放弃纹身,于是他们在衣服上绣花纹。他们创造了吴服,他们开始改变自己的信仰和精神。原本信仰蛇和大江的民族,也变成了“炎黄子孙”

成书于汉代的《越绝书》作者没有明确身份,但可以通过开篇文字确定,作者为绍兴地区人,绍兴是古越国的中心。作为本地人视角的地方志,《越绝书》在《越绝外传记地传第十》篇中称:“夫越性脆而愚,水行而山处,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锐兵任死,越之常性也。”

这段话说的是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干掉近亲的吴国,一路北上开拓,逐鹿中原,把都城迁到了齐国家门口的琅琊,孔夫子带弟子来“教化”越王(此段是否属实且不管,我们关注的是地域民风之描述),越王就说:

“俺们越人性格直爽而愚钝(自谦),居住之地汪洋泽国,乘船就像北方人驾车骑马,去的时候顺水如风,离开逆水就势比登山——在这种环境下,吃苦的越人视死如归。夫子您看,俺们这群人水里来水里去惯了,剽悍如此,短期很难教化啊,您鲁国那套思想,恐怕不适合我们越地啊!”

直到宋代,杭州一带土著仍有“断发纹身”的习俗——这说明,经历了千年变迁,经历了中原文化的一轮又一轮影响,古老的传统与印记,在吴越地区并没有消失。即使到了经济发达的宋代文人社会,本色的吴越依然没有褪色。

相比中原,江南人,或曰吴越人最显著的民风和环境特色就是:以舟为车,以楫为马。婉约柔美富足的水乡,是唐宋至近世形成的印象。在更漫长的历史时期,江南的水非但不婉约,而且还很凶猛——吴越人民,就是在跟水的缠斗中不断成长的。断发纹身,成了他们重要的族群标识之一。

水乡吴越 ,环境险恶,最凶猛、最强烈的水,则是拥有涌潮的钱塘江。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钱塘江在哪里( 钱塘江水那么猛)https://www.donglinet.com.cn/4163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