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晋献公假途灭虢,而虞公唇亡齿寒〔131〕

晋献公假途灭虢,而虞公唇亡齿寒〔131〕

晋献公假途灭虢,而虞公唇亡齿寒〔131〕

一、典故及其出处

典故:假途〔道〕灭虢与唇亡齿寒。

出处:1、西汉·司马迁《史记·晋世家》;2、春秋·鲁·左丘明《左传·僖公二年、五年》。

二、晋献公社会关系显赫

晋献公〔?—前651年〕,姬姓晋氏,名诡诸,为19任晋侯,晋武公之子、晋文公重耳之父。

晋献公影视像

献公即位时,齐桓公姜小白如日中天,首霸中原,于前676年,桓公接受献公提亲,把女儿齐姜嫁给他。这位集美貌智慧于一身的齐姜夫人,生下儿子申生,立为太子,又生下女儿伯姬。

前656年,献公应聘,将伯姬嫁给秦穆公,改名为穆姬。她颇得其母基因,聪慧美丽,夫妻和谐。从此之后,秦晋结亲,国君联姻,数代婚配,通婚结盟。这就是著名的“秦晋之好”典故。

伯姬影视像:秦晋之好

由此可见,献公的社会关系显赫,齐桓公是他的岳父,秦穆公是他的女婿,而晋文公则是他的儿子,春秋五霸中,就有三个是他的亲戚,社会地位尊崇,为晋国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国际关系。

献公在位26年,虽说晚年昏聩,致使骊姬乱政,诸子争立,内乱20多年,平心而论,他改革军制,使贤任能,消灭公族,巩固政权;开拓疆土,振兴晋国,仍不失为一位睿智果敢,功业卓著的晋侯。

三、晋献公消灭公族,巩固政权

前677年,其父晋武公去世,献公继立。

那时候,晋国刚结束“曲沃代晋〔翼〕”,完成小宗替代大宗的权力转换。在这场长达67年的宗族斗争中,老资格的祖父辈们,劳苦功高,权势显赫。如今这批强大的公族公子,对年轻的献公并不服气,而充满对土地的需求、对荣誉的渴望,无不欲壑难填。

献公清醒地认识到,祖父辈旁支位高权重,新公族势力庞大,新一轮“曲沃代晋”的危机,随时都可能发生。《史记》载,桓庄之族〔武公祖辈父辈〕,献公患之,“故晋之群公子多,不诛,乱且起。”

对此严峻局势,大夫士蒍看得很清楚。他给献公谋划,对这些“桓庄之族”,及其子孙,要心狠手辣,六亲不认,并设计出办法,要来个釜底抽薪。

曲沃代晋地图

于是,前669年,献公依计,在聚地〔山西绛县〕建筑新城,规模比翼都都大,命名为“绛”,以为新都。新都落成后,他分赐“桓庄之族”府第。新居都美轮美奂,金碧辉煌,大家尚沉浸在享受的喜悦之中,没想到正中“关门打狗计”,突然一一被重兵包围,将这些叔祖、叔叔、兄弟们一网打尽,“尽杀群公子”,只有少数漏网的,潜逃到虢国,以伺机复仇。

从此,晋国没有了公族的威胁,并立誓设规,制定“晋无公族”铁律,直接抛弃了宗法分封制度,同时,又开创了尚贤尚功,利用异姓贤能辅政的新用人机制,具有双重的社会进步意义。

当然,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此风一开,虽避免了宗亲篡权的风险,可又逐渐形成异姓卿士势力,以致200年后,姬叔虞天下沦丧,韩赵魏三家分晋。

桐叶封弟画

四、晋献公开拓疆土,灭国55

前1033年,周成王“桐叶封弟”,将叔虞封为晋侯。晋侯开国,方圆百里,“其土又小,大国在侧”,“偏侯也”。

300多年后,献公志大心雄,不甘心小国寡民。他看到齐桓公南征北战,争霸图名,很受启发,于是,在前661年,他实行军制改革,打破“晋拥一军”限制,扩充军事编制,组建上下两军,也开始征战,但他不图争虚名,只求获实利,扩大领地版土。

从此,献公亲领上军,太子申生领下军,父子二人,分兵出征,四方作战,消灭邻国,开拓疆土,而从无败绩。他在位26年,并国17,服国38,平均一年灭两国以上,使晋国版土扩大了三倍,一跃而成为雄踞中原,与齐秦楚并列的强国,为其子文公的霸业,尊定了雄厚基础。

晋献公,他对新的公族公子铁面无情,对老的同宗之国也毫不客气,“灭同姓之国,绝先族之裔”,在他灭掉的诸国中,已有耿魏霍〔分别在河津、芮城和霍州〕三个姬姓封国。

晋国南边的虢虞两国〔分别在三门峡市和平陆〕,也是同宗姬姓国。

当年,献公剿灭公族势力时,有些公子侥幸免难,逃亡到虢国。先前,老虢公林父,身兼王室卿士〔相国〕,他坚守周礼,在“曲沃代晋”时,屡次干涉晋国内政,还曾率领王师,讨伐过曲沃武公,两国关系一向不睦;而现在,虢公姬丑又打抱不平,收留晋国逃犯,旧恨加新仇,让献公非常脑火。

前667年,他就想讨伐虢国,而大夫荀息出谏,虢公玩火,势必惩罚,但他势大,不宜急攻,等其内乱时,我们趁虚而入,既可除余孽,又可灭其国,开拓疆土,永绝后患,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五、晋献公假途灭虢〔典故本事〕

前658年,为了夺取崤函要地,献公重提旧话,要兵伐同宗仇敌虢国。

虢国在晋之南,两国之间为中条山所阻,还隔着一个虞国。要南下伐虢,必须穿过中条山口,经过虞国,才能抵达虢国下阳关。献公害怕两国联合抗晋,用荀息计,打算各个击破。

假途伐虢示意地图

于是,献公命将军里克整军伐虢,而派荀息先到虞国借路。荀息说:“虞公目光短浅,贪图小利,如用垂棘之璧和屈地之乘为礼物,向虞公借道,虞公没有不答应的。”献公心有不舍,他说:“你要用的这两东西,都是我国国宝,如果他接受宝物,又不借路,怎么办?”荀息说:“您放心好了。我们是大国,而他是小国,如果他不借路,一定不会收我们的重礼;如果他借路,而收了我们的重礼,也不要紧,这就好像把美玉从内府转藏到外府,把良马从内厩牵出到外厩,还怕拿不回来吗?”

献公听了,觉得有道理。不过,他还有一重担心,他说:“虞大夫宫之奇素有贤名,他一定会出面阻拦的,这样一来,我们就办不成事了。”荀息说:“这事难说。宫氏性懦,不会强谏。他跟虞公年纪相仿,关系又好,即使强谏,而虞公不听,也不会闹僵的。”

献公遂派荀息,携带着两件宝物,出使虞国。虞公看到美玉和良马,一口就答应荀息要求,借道晋军,还派兵带路,让晋将里克突袭虢国,攻克下阳邑,打开虢国北大门。

六、虞公唇亡齿寒〔典故本事续〕

前655年,献公先策动骊戎人骚扰虢国西境,后趁机派里克领兵,要再次借道虞国,去消灭虢国。

虞大夫宫之奇劝谏:“虞虢两国,都是小国,互为屏障,彼此依靠,才能生存。俗话说,唇齿相依,唇亡齿寒,这正是虞虢两国关系的写照。虢国不被消灭,靠的是有虞国;虞国不被消灭,靠的是有虢国,如果借路晋国,虢国早晨灭亡了,那么晚上,虞国也就跟着灭亡。上次借道,为之已甚,岂可再次答应借道,让晋军去消灭虢国,而自取灭亡之祸呢?”

虞公贪得重宝,拒绝纳谏,执意借道。宫之奇不愿看到国破家亡,便携家带口,逃离虞国,隐居避祸。临行时,他对身边人说:“虞国亡无日矣,等不到今年过年了。晋国不必专门发兵,里克将在这次借道灭虢后,顺手牵羊,灭掉虞国。”

洞若观火,明察秋毫!这是一个智者惊人的历史预见!

唇亡齿寒画

入冬后,晋将里克灭掉虢国,虢公姬丑逃亡王都。里克撤军回国途中,奉命让虞国分享虢国战利品,虞公大喜,以东道主身份请驻兵城外,以资犒劳。

届期,献公亲领卫队,准时赴虞致谢,并邀约虞公田猎。虞公非常高兴,为显露身价,他倾都城卫兵陪同,以壮此行。

可是田猎归来,却见吊桥扬起,都门紧闭,城头上晋国大旗下,里克将军戎装挺立,笑嘻嘻地拱手致谢,他对虞公说:“谢谢虞公!借道又借国!”说话之间,献公挥军包围上来,虞公只好解甲投降。

这时,里克陪同荀息,从虞国府库里取出垂棘之璧,到虞公马厩中牵出屈地之乘,让献公验收。献公认真地审视两宝后,以胜利者的口气,不无骄傲地说:“美玉,还是我的垂棘之璧;宝马,也仍是我的屈地之乘,只是马齿徒增而已。”

而虞公及其大夫百里奚,被献公作为女儿伯姬男媵,陪送她出嫁到秦国。〔在秦国,这对落魄君臣,因为贤愚有别,百里奚成了秦国贤相,史称“五羖大夫”,而虞公则仍为佣人。这是后话。〕

七、晋国开疆而虞国亡,历史的必然

春秋战国期间,礼崩乐坏,大国争霸,弱肉强食,致使“周之所封400余〔含姬姓53〕,服国800余”,越并越少,越少越大,最后,寥廓周疆,仅存七雄。

晋国领土扩张前后对比地图

不过,虞国成为晋国吞并目标,其根本原因,并不是它弱小,而是虞公本人昏聩庸劣,毫无政治家的远见卓识,他既贪图小利,以为天上掉馅饼,又不懂唇齿相依,唇亡齿寒道理,而让晋国假途灭虢,结果,盟友虢国灭亡了,虞国自己也葬送了,落得害人又害己的悲剧下场。

从另一角度来看,晋国开疆拓土,争雄逞强,兼并邻国,时势使然。

献公灭国55,周边弱小国家都被吞并了,几乎无一幸免。他的根本目的,是扩大版土,巩固政权;他的基本手段,是铁面无情,六亲不认。他消灭耿魏霍同宗国,毫不手软;剿灭桓庄近亲势力,斩尽杀绝;他的儿子申生重耳们多么优秀,仅仅怀疑不跟他同心,就疏远他们,最后不是逼其自杀,就是无情讨伐,累累事实,斑斑血泪,无不证明,他没有温情亲情,只有铁血刀剑;没有礼义廉耻,只有利益好处,为了实现战略理想,从来都不择手段。

而在假途灭虢时,献公还采用了荀息计谋,讲究一点斗争艺术。他利用虞公弱点,诱之以利,又用借道假象,掩盖灭国真象,从而,花最小成本,获最大利润,又快又好的达到了弱肉强食的战略目的。

换句话说,虞公不贪利不愚昧,尽管是献公的同姓宗亲,也是要被灭亡的,只是灭亡的方式有别、时间的早晚不同罢了。总之,强大晋国要开疆,弱小虞国要灭亡,不以人们的个人意志为转移,这是发展的趋势,历史的必然。

陈存选2022、04、05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晋献公假途灭虢,而虞公唇亡齿寒〔131〕https://www.donglinet.com.cn/407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