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对话 | 考古机构自己建了博物馆,其他博物馆是否会面临展品“断供”?

对话 | 考古机构自己建了博物馆,其他博物馆是否会面临展品“断供”?

对话 | 考古机构自己建了博物馆,其他博物馆是否会面临展品“断供”?

考古机构自己建了博物馆,其他博物馆是否会面临展品“断供”?4月19日,华商报记者就此采访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陕西考古博物馆馆长孙周勇,他明确表示“这种担心不必有”。

绝大部分发掘品,还是会回到各个层级的展出机构

孙周勇说:“陕西考古博物馆是以展示考古学科的发端发展、考古发掘技术、考古工作理念与方法,以及考古人的生活、考古重要发现、科技保护为主要内容,旨在向公众展示考古调查、勘探、发掘与现场保护、实验室修复、考古学研究及反映考古学科发展史的专题博物馆。这些展品的选择,更多关注展出文物的器型、纹饰等典型时代特征、器型及器物组合承载的社会意义,以及其在构建中华文明“基因图谱”中的时空价值,并非只关注展品的完整性及精美程度。同时,这些展品多数没有脱离考古发掘揭示的出土环境,并且与多学科研究结合起来,体现了当时的社会形态及思想意识。考古博物馆展出的所有发掘品,均标注了出土单位,如房址、灰坑、陶窑、墓葬等,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考古标本。比如我们展了很多的陶瓷碎片,还有一些古代的生活遗迹。这些展品在过去历史类博物馆一般是不会去展览的。”

“关于博物馆展品供给,这种担心是不必有的。考古机构实际上就好比是博物馆的生产者或孵化器。陕西考古这么多年,给社会贡献了一大批已成为文化名片的著名博物馆,比如秦兵马俑、汉阳陵、法门寺等,早年的半坡遗址博物馆,现在的周原遗址博物馆、雍城秦公一号大墓博物馆,马上要开放的统万城博物馆,还有石峁遗址博物馆等。”

“并不是说陕西考古博物馆成立以后,这些展品就不会给其他博物馆了。《文物保护法》及《考古发掘管理办法》允许考古机构留少量的科研标本,我们正是出于这个理念的指导下,提取了部分能够反映文化谱系、展示历史脉络、学科发展进展的科研标本,绝大部分发掘品还是会回到各个层级的展出机构比如博物馆等。”

“我们不仅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比如,韩城梁带村芮国博物馆展出的所有文物,都来自于2004-2005年陕西考古研究院承担的考古发掘工作,95%以上的文物都回到了这个博物馆去展出。因为它反映了当地的发展历史,当地政府也建了一个大规模的博物馆。我们这几年对高陵、凤翔、靖边、华阴、宝鸡等地市区县博物馆,包括陕西历史博物馆,在考古资料整理完毕后移交了大量新出土的文物来补充他们的展览。”

不仅不会影响博物馆展品的充实,相反会促进展品的移交

孙周勇表示:“不会出现考古机构建了博物馆以后,发掘出土文物不给各级博物馆移交的情况。恰恰是考古博物馆成立以后,我们会再系统梳理早年发掘的、或者考古发掘报告整理完成的一些文物,会向各种有需求的博物馆比如秦遗址博物馆——现在西咸新区建了一个很大的秦遗址博物馆,他们的展馆没有展品,将来我们肯定会有大量的展品来充实他们的展览。”

“近几年国家文物局也在号召,我们陕西的考古机构也是先行先试、率先作为,把过去已经整理完成、出版了正式考古报告的文物,我们把它整理出来以后,会把这些标本文物移交给有展示需求、有保管能力的地方文博机构。拒不完全统计,近五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向地方移交文物共计4380组(6986件)。当然所有的调拨要向省级文物行政主管部门报备、核准以后才能调拨,充实地方文物博物馆的展品。概括来说,考古机构建的是一个展示考古学科发展史的博物馆,它并不会影响博物馆展品的充实。相反会促进展品的移交,充实地方博物馆的展品移交。”

考古不是挖宝,修复拼对整理研究和解读需要比较长的过程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省内有多个考古基地,各基地存放的新出土文物要到博物馆来展陈需要经过什么样过程?

孙周勇介绍,考古发掘品刚出来的时候很多是破碎的,只有个别保存比较好的墓葬里头的东西多数比较完整,但也有因被盗或后期塌毁而压坏的。这就需要进行修复、整理、绘图、照相等工作后,编撰考古发掘报告。由于野外工作任务繁重,一般来说这个周期较长。考古学就是研究古人垃圾的学问。除了墓葬资料以外,考古人还要做都城、聚落、一般的手工业作坊、宫殿遗址等各种类型的古人的遗迹单位。这些遗迹出土的文物,绝大部分是碎片。

“我们把大量人力财力投入到了发掘完以后需要进行的修复拼对工作,这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完了以后还要去整理研究它、解读它,这就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考古工作不是一个挖宝的过程,而是一个考虑怎样从历史碎片里头去解读更多的信息,以复原古代人类社会的过程。一般来说,一个遗址从发掘到整理到认识,中间要经过修复、绘图、照相和多学科的研究,比如古植物的、古动物的、DNA的、测年的、地质环境的等,多个学科的学者来共同参与研究。等真正形成科学意义上的报告,周期就要长一些。”

立足陕西放眼全国,与国内外一流考古科研机构开展全方位合作

“百万年的旧石器遗存揭示了人类起源的别样图景,延伸了历史轴线;绵延数千年的新石器文化勾勒了文明脉络,增强了历史信度;周秦汉唐盛世文明丰富了历史内涵,活化了历史场景。”孙周勇说,未来陕西省考古研究和陕西考古博物馆将坚持开放、合作、共享、共赢的理念,立足陕西,放眼全国,与国内外一流考古科研机构开展全方位合作,为建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考古学贡献陕西力量。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和陕西考古博物馆将以发掘实证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历史脉络为方向,以展示中华文明灿烂成就、坚定文化自信为己任,组织实施重大课题,探索未知、揭示本源;开展跨领域多学科研究,阐释历史、以史育人;加大理论研究和学科能力建设,完善中国考古学理论体系;促进优秀考古成果转化,展示中华文明,讲好中国故事;加强人才队伍能力建设,形成具有国际影响和话语权的专家团队。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建成在人才培养、学术研究、基础建设、资源互享、成果展示等方面达到国内一流、世界领先的考古科研机构。

来源:华商报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对话 | 考古机构自己建了博物馆,其他博物馆是否会面临展品“断供”? https://www.donglinet.com.cn/407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