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潘金莲负责貌美如花 武大郎负责赚钱养家(21)

潘金莲负责貌美如花 武大郎负责赚钱养家(21)

潘金莲负责貌美如花 武大郎负责赚钱养家(21)

l

潘金莲是清河县张地主家的使女,那个时候的使女有点象现在的保姆,是有钱人家雇佣的丫环。虽然当时的朝廷制定了使女不能随意转卖、几年后必须出嫁等法律法规来保护她们的合法权益,但事实上和奴隶差不了多少。她们一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雇主可以随意打骂或转卖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黄毛丫头十八变,潘金莲越长越漂亮。成天看着一朵水灵灵的花儿在面前晃来晃去,张地主有了新想法,没想到潘金莲坚决不从。按理说他应该服从,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主人收养丫环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很多丫环都希望当主人的小三。但潘金莲态度坚决不仅不同意还告诉了地主婆。母老虎大怒,骂的老家伙说不出一句话鼻涕流了三尺长。

潘金莲刚和武松见面时已经22岁,武松在家时武大还没有结婚,武松逃亡在外不到两年时间,因此潘金莲结婚时的年龄应该在20岁以上。宋朝法律规定男女结婚年龄为男年满18岁女年满16岁,按照当时的习惯她属于晚婚。古代的大户人家,夫妻俩人睡觉的时候丫环也要守在旁边伺候,潘金莲经常零距离伺候男主人,虽没经过多少花花事但看过的快乐事不会少。作为一个资深剩女她应该通晓风情不可能情窦初开。她好象没有理由不同意,想来想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老太婆太厉害,潘金莲不敢惹才主动告诉了地主婆。母老虎有随意处置她的权力,万一惹的老家伙不高兴灭了自已都有可能,因此在没搞清楚老太婆的意思之前不敢答应。

张地主看着这个水灵灵的刺猬难受极了,心里拔凉拔凉的,最后干脆不要一分钱的彩礼倒贴嫁妆把她送给了武老大。一般人只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而这个老地主却是吃不到葡萄后把葡萄树都砍了。

武老大是个侏儒症者,人称三寸丁谷树皮“面目丑陋,头脑可笑”。丁谷是阿拉伯语中洞窟的意思,形似三寸洞窟中一棵树的皮,矮小丑陋可想而知。一个人即使长的特别难看但只要家财万贯也不会太难受,武大不仅长的难看而且家徒四壁,父母早死和一个土匪兄弟相依为命。这样的男人肯定天天难受那有女人喜欢,要不是张地主施舍恐怕要当一辈子光棍。

男人都喜欢漂亮的女人,同样女人也都喜欢帅哥。潘金莲如花似玉、貌美聪明,成天想着能够嫁给一个英雄好汉当老婆。但身为下人的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任由别人摆布,虽然一万个不同意最后还是嫁给了武老大。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养份充足鲜花道是越开越漂亮但牛粪却变的越来越干枯,周围的人看着这朵妖艳的花都想把他摘下来。

我负责漂亮如花,你负责赚钱养家。潘金莲长的漂亮超额完成了任务,武大却赚不了大钱完不成任务。窈窕淑女嫁给一个又丑陋又窝囊又没钱的废物,自然有说不尽的委屈。内心烦燥经常苦思冥想却总是想不通、嫌弃武大但还得和他一起生活、希望改变现实却无能为力只能维持现状,凑活的日子久了,慢慢的她的思想发生了变化“若遇风流清子弟,等闲云雨便偷期”,只要遇到喜欢的汉子就和他约会。

嫁给武大非他所愿,潘金莲脑子里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一个又矮又丑的男人成为夫妻。潘金莲对自已的婚姻失望透顶,为了惩罚不争气的武大、为了报复不公平的社会、为了得到理想中的浪漫生活,她选择了出轨通过占有更多的男人麻醉自已,获得内心的满足。

相好的人太多,互相争风吃醋搞的乌烟瘴气。武大软弱没办法应对只好避而远之,两人迁到阳谷县租了一个门面房做起了小生意。虽然赚不了大钱,日子勉强过的去。

潘金莲安分了很多,生活又恢复了平静。但此时的平静预示着更大的不平静,下一次大潮马上就要降临。

武松游手好闲经常喝酒闹事,弟兄两个成了当地派出所的常客,武松经常去派出所报到每次出来都需要武大担保,害的他每周也得去派出所报到几次。后来武松出逃,武大才轻松了一些。事实上也没轻松多少,婚后官府倒是再没找他的麻烦但地皮流氓们却经常欺负他们。

以前老是惹事生非害的武大不得安宁,近来虽然发迹但也没帮过什么大忙,武松总感到有愧于哥哥因此特别尊重他。刚一见面“武松当下推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行郑重的大礼用非常尊敬的礼义拜见嫂子,在他的心目中哥哥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嫂嫂也是自已的亲人。

潘金莲对武松却不是这样的看法“不想这段因缘,却在这里”,见武松长的英俊潇洒她动起了歪脑筯。武松搬到武大家后“那妇人常把些言语来撩拨他,武松是个硬汉直汉,却不见怪”,男女有别,武松应该敬而远之免生事端。但他并没有这样做“武松取出一匹彩色缎子与嫂嫂做衣服”反而送布料做衣服。虽然武松只是出于亲情才这样做,但潘金莲却不这样认为她还以为武松也有类似的想法。

中午时分武松回到家中,潘金莲激动万分揭起门帘把他让进了家门,接过衣帽挂在墙上,递过凳子问他怎么不来吃早饭,武松说他在外面吃过潘金莲又说那你赶紧烤火。对他特别关心感觉有点过头,事出反常必有妖肯定另有打算,作为一个成年人武松不应该迟钝的不知所以然。但武松没有反对“掇个杌子自近火边坐地”,拿过一个凳子坐在炉边烤火。叔嫂二人围着火炉烤火,时间一长肯定热的汗流浃背。

“那女人把前门上了拴,后门也关了”,前后门都关了拿出酒并摆了些下酒菜放在桌子上。大白天的关上门肯定心怀不轨,孤男寡女坐一起喝酒想不发生点什么都难。武松既然没有想法就应该及时拒绝:早上刚喝过这会实在喝不了,谢谢嫂子。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今天闲着我先休息一会,等我哥回来了帮他干干活。哎呀闷的很,嫂嫂你把门打开透透气。潘金莲肯定不开门,武松说话的同时站起来把门打开。特别尊重又比较自然的拒绝,潘金莲明白了他的想法也就不再纠缠。

武松只是烤火不说话,无形中鼓励了潘金莲:他肯定也有想法只是不好意思表白,看来是个瓜蛋还得老娘主动挑逗。

刚开始武松本可以很自然的了断这分情缘,成本最低效果最好。但武松却要装糊涂给对方造成了错觉,从而出现了更大的麻烦。武松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一直没有搞明白。各位看官肯定比我聪明,你们分析一下其中的原由吧。

武松问“哥哥那里去未归”,我哥在哪呢,他不在家吗;“你哥每日自出去做买卖”,你哥天天出去卖炊饼,他不在家;武松又说“一发等哥哥家来吃”,等哥哥来了咱们一起喝吧;“那里等的他来”,他早出晚归回来迟的很,放心喝你的酒,你哥不会回来有的是做案时间;嫂嫂你先坐,我给咱热酒;潘金莲很高兴“叔叔你自便”,坐在子凳上等着武松热酒。

看来有情况,这个瓜蛋想明白了,潘金莲的心里乐开了花。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潘金莲负责貌美如花 武大郎负责赚钱养家(21)https://www.donglinet.com.cn/407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