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海叔读《国语》系列第1节:周穆王的“荒服者不至”

海叔读《国语》系列第1节:周穆王的“荒服者不至”

海叔读《国语》系列第1节:周穆王的“荒服者不至”

《国语》之第一章,是从周穆王开始的。

周穆王这个天子,是整个西周乃至东周时代最有故事、也最具有浪漫色彩的天子。关于周穆王如何浪漫,我们在后面还会读到。

西周与东周两代,对于天子诸侯之家,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个是祭祀,一个是征伐。《国语》以“穆王将征犬戎”开始,可以看出两个特点,一个是征伐自天子出,一个是周人对异族之态度。后来的东夷西戎南蛮北狄,大多即是周人征伐之对象。

但是,所谓东夷西戎南蛮北狄,很可能是后来人的观点。为什么这么说呢?

穆公为什么要“征犬戎”?理由其实并非犬戎是异族,而是“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观之兵”。这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犬戎不进贡周天子,因此周穆王要亲自带领大军攻打犬戎。

周人的政治体系中,有一套非常完整的分封制,就是天子在金字塔的最上面,其次是诸侯封君们,再其次则是卿大夫们,所有诸侯和臣民必须遵守的准则,就是向周天子朝贡。

“夫先王之制,邦内甸服,邦外侯服,侯、卫宾服,蛮、夷要服,戎、狄荒服。甸服者祭,侯服者祀,宾服者享,要服者贡,荒服者王。日祭、月祀、时享、岁贡、终王,先王之训也。有不祭则修意,有不祀则修言,有不享则修文,有不贡则修名,有不王则修德,序成而有不至则修刑。于是乎有刑不祭,伐不祀,征不享,让不贡,告不王。”

这即是周天子分封体制下的基本准则,王畿以内五百里的地方称甸服,王畿以外五百里的地方称侯服,侯服以外至卫服以内的地方称宾服,宾服以外的蛮、夷地方称要服,要服以外的戎、狄地方称荒服。“戎、狄”之族,也有朝见天子之义务。可见,在武王、周公时代,周人还是把戎狄部族生活区认定为周人权力覆盖范围圈,还不是所谓的异族。

周穆王“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观之兵”,可见这位天子还是非常认同祖先之法的。但是,他只是认同了朝贡之事,却忘记了威德并治的道理。按照周穆王的臣子祭公谋父的说法,管理天子诸侯和四方族群,应是有五大举措,即刑罚之辟、攻伐之兵、征讨之备、威让之令、文告之辞。

祭公谋父认为,治理天下之事,更多应是修德。只要天子有仁德、国政有仁德,天下就会出现“近无不听,远无不服”的情况。如周穆王这样的征伐方法,绝对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用仁德来感化臣民,这件事情是有先例的。

“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窜于戎、狄之间,不敢怠业,时序其德,纂修其绪,修其训典,朝夕恪勤,守以敦笃,奉以忠信,奕世载德,不忝前人”,周人的先祖不窋曾流亡戎狄族群之间,而且还把周人的仁德播撒到了戎狄族群之中,因此还得到了戎狄族群的拥护。再到后来的周武王,更是以仁德治国。所谓“先王非务武也,勤恤民隐而除其害也”。

显而易见的是,周穆王不仅是浪漫的天子,更是个很有主见的天子。“王不听,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周穆王攻打犬戎之事,很大可能破坏了文王、武王以来的大政方针,即是以仁德感化戎狄等荒服族群。

周穆王对犬戎这场战争,并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胜利,只是带了四白狼、四白鹿回到王城来。这场战争跟以前周成王、周康王乃至周夷王的征伐不同,前面几代君主的攻战之事基本都取得了阶段性胜利,而周穆王的胜利显然就要小得多了。或许,所谓四白狼、四白鹿,本身就是周穆王为自己亲自出征没有取胜所找的借口,至少自己还是带了战利品回到都城。

而戎狄族群,此战而后,或认识到周天子的削弱之势,“荒服者不至”的意思就是从此戎狄族群再也不来朝贡周天子了。分封体系,从周人政治体系的外围开始出现崩塌之势。周人之衰,势不可挡。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海叔读《国语》系列第1节:周穆王的“荒服者不至” https://www.donglinet.com.cn/407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