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建文帝和明武宗都曾被抹黑成荒淫之君,庆幸的是,建文帝已被洗白

建文帝和明武宗都曾被抹黑成荒淫之君,庆幸的是,建文帝已被洗白

建文帝和明武宗都曾被抹黑成荒淫之君,庆幸的是,建文帝已被洗白

稍微了解一点明朝历史的人都知道,明朝皇帝中最荒淫昏庸的就是明武宗朱厚照。

明武宗的荒唐劣迹,当然先是明朝官修史料的记载,然后是清朝《明史》的总结评定,再经过各种小说、戏曲、演义的生动演绎,最终在广大群众的脑海里定格。

明朝官修史料是怎么记录明武宗的荒唐劣迹的呢?

我们摘一段《武宗实录》上的记载来看:正德十四年载,刑部主事汪金上疏谏武宗饮酒过量,疏后附有史臣的一段话:“上嗜饮,常以杯杓自随,左右欲乘其昏醉以市权乱政,又常预备瓶罂,当其既醉而醒,又每以进。或未温,也辄冷饮之,终日酣酗,其颠倒迷乱,实以此故。”

看看,明武宗嗜酒如命,杯不离手,“终日酣酗”、“颠倒迷乱”,绝对是个纣炀式的无道之君。

但是,同样是来自明朝官修史料对明朝第二任皇帝建文帝朱允炆的记载,建文帝的形象比明武宗还要坏得多:“时诸王坐废,允炆日益骄纵,焚太祖高皇帝、孝慈高皇后御容,拆毁后宫,掘地五尺,大兴土木,怨嗟盈路,淫佚放恣,靡所不为。遣宦者四出,选择女子,充满后宫,通夕饮食,剧戏歌舞,嬖幸者任其所需,谓羊不肥美,辄杀数羊以厌一妇之欲。又作奇技淫巧,媚悦妇人,穷奢极侈,暴殄天物,甚至亵衣皆饰以珠玉锦绣。各王府宫人有色者,皆选留与通,常服淫药,药燥性发,血气狂乱,御数老妇不足,更缚牝羊母猪与交。”

看看,建文帝无法无天、数典忘祖,竟然焚烧明太祖朱元璋和马皇后的画像,还非法拆除后宫,掘地五尺,大兴土木,违章建筑。又广猎民女,通宵淫乱,服过量春药,连老年妇女都不放过,甚至还让来缚来母猪母羊以败火。

关于建文帝的这段污秽记载,出自明成祖朱棣底下御用文人之手《奉天靖难记》。

就由于这个原因,史家多不采信。

道理明摆着,朱棣属于乱臣贼子、非法篡位。他为了洗白自己,彰显自己取帝位的正义性,必须无限抹黑建文帝。

可是,很多人没有想过,明武宗身后的遭遇和建文帝是有几分相似的。

明武宗死后无子,皇位由他在湖北当藩王的堂弟朱厚璁继承。

明世宗朱厚璁与明武宗没直接的血统关系,一则贬抑前朝可以凸显继位天子之圣明;二则在“大礼仪”之争中,恚怒于群臣要他依礼以明武宗父亲明孝宗为皇父,而不能以其生父兴献王为皇父,那么,他在指导史官在修《武宗实录》时,不但不“为尊者讳”,还刻意大暴其丑,满书都是堂兄的丑行和淫暴。

实际上,细读《武宗实录》,想想发生在明武宗正德年间的诛刘瑾,平安化王、宁王之叛,大败蒙古王子,多次赈灾免赋等大事,明武宗实不乏可取之处。

由此可见,读史,不但要读通史书上字面所记载的意思,还要透过史料结合著史者的心态,方能更加客观地评论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建文帝和明武宗都曾被抹黑成荒淫之君,庆幸的是,建文帝已被洗白https://www.donglinet.com.cn/4074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