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唐朝时期的日本,也有一位“女天皇”,而且比武则天“乱”太多了

唐朝时期的日本,也有一位“女天皇”,而且比武则天“乱”太多了

唐朝时期的日本,也有一位“女天皇”,而且比武则天“乱”太多了

唐朝时期的日本,完全是大唐的翻版。由于当时汉唐文化的大量引入,日本人在各方各面都在效仿中国,连风气也不例外。

日本孝谦女天皇,就有可能是受了武则天、韦皇后的影响,她的感情观非常开放。别看孝谦天皇主政时还没结过婚,但她却靠着女人的资本,玩转政治场,将群臣牢牢地操纵在手中。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常年玩弄感情的孝谦天皇,也难免会情场失意。

有记载,在她人到中年,最需要情感慰藉的时候,偏偏被她最崇信的表兄仲麿辜负。移情别恋的仲麿让孝谦天皇心灰意冷,患上了抑郁症。孝谦天皇一气之下,干脆出家为尼,遁入空门寻求解脱。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的下一段缘分就隐藏在寺庙中。

道镜和尚就这样闯进了孝谦的情感生活,孝谦天皇与道镜的相遇,恰似久旱逢甘霖,填补了她空虚的心灵。道镜敲开了孝谦的心扉,让这位已退位的女天皇重新振作起来,重返政坛,以称德天皇的新身份再次上位。孝谦被年轻英俊的道镜和尚迷得无法自拔,五迷三道的她竟将道镜封为太政大臣(相当于宰相),让他以和尚的身份参政。面对议论纷纷的朝臣,孝谦解释道:“朕是一个出家的天皇,所以应该由出家的大臣辅佐。”

孝谦与道镜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消弭,反倒与日俱增,愈发如胶似漆。孝谦觉得自己给予道镜的恩宠还不够,干脆将他封为与自己平起平坐的法王,让他享受天皇一样的待遇。道镜和尚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能与天皇共乘凤辇,还能穿着只有天皇才有资格穿的锦袍。有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道镜和尚的家人也得到了孝谦天皇的恩宠,个个封任显要。孝谦将道镜和尚的弟弟净仁任命为内竖省长官,内竖省相当于唐代的禁卫军。孝谦天皇大笔一挥,净仁便成了手握禁军的关键人物。

可以说,孝谦天皇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了道镜和尚。

从道镜和尚勾搭孝谦天皇这件事来看,这个和尚的信仰非常不虔诚。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个和尚非但信仰不虔诚,还有着极大的野心。道镜被孝谦宠信到这种地步,按理说早该烧高香了,可这个和尚并不满足,他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如今道镜已成为地位等同天皇的法王了,若“更进一步”,那就只有当天皇了。为了达成这一目的,道镜找上了当时的神道教主神官阿曾,教唆阿曾向天皇递交奏章。于是,阿曾打着宗教的幌子,蛊惑起孝谦:“八幡大神说,如果由道镜法王来继承天皇,江山一定会长治久安。”

孝谦非常迷信,当晚便做了一个关于“八幡大神”的梦,梦里八幡大神果然对她说,让她把江山社稷交给道镜。为了确定这一预言,孝谦派自己最信赖的宫女法均前往宇佐,请示“八幡大神”。法均在孝谦身边服侍多年,十分忠诚,原本她是前往宇佐祭神的最佳人选,不过从王宫前往宇佐路程太远,法均一介女流孤身前往未免有些不妥,何况这位宫女年事已高,经不起舟车劳顿。法均思来想去,觉得自己无法完成这个任务,便向孝谦提出换一位使者。孝谦并未为难法均,将前往宇佐祭神的重任交给了法均的弟弟清麿。

清麿临行之前,道镜别有用心地密会了清麿,向他交待了一定要按照主神官的指示回报。不过,在清麿出发时,道镜的师父丰永法师却对他说:“如果由道镜继承了天皇之位,老僧此生再也无颜见人,只能学伯夷那样,绝食自尽了。”清麿听完后,备受感动,他的心里有了答案。

抵达宇佐后,清麿斋戒了数日,然后在“八幡大神”前虔诚祈祷,果然见到了神迹。大神身高三丈,浑身散发着金光,清麿不敢直视八幡大神,跪在地上听神灵的指示。只听八幡大神说道:“自国家开辟以来,君臣有别,臣子不能成为君王。天皇之位,理应由皇统血脉继承,妖僧道镜大逆不道,妖言惑众,应即刻将其诛杀。”说完这番话后,八幡大神凭空消失。

得到了八幡大神的指示后,清麿马不停蹄地回到都城,将自己此行的见闻全部汇报给姐姐法均。法均面见孝谦后,将弟弟得到的神旨一五一十地转达给天皇。女天皇听说八幡大神称道镜为“妖僧”后,怒不可遏,称法均姐弟二人说的绝不是大神的旨意,是他们串通好了编造出来的故事。于是,孝谦天皇不顾法均多年侍奉的功劳,直接将姐弟二人发配充军。

甚至于,为了羞辱这对姐弟,孝谦将清麿的名字改为秽麿,法均的名字改为广虫。道镜生怕姐弟二人会将神旨泄露出去,干脆派人埋伏在姐弟二人流放的必经之路上,准备将这对姐弟杀之而后快。孝谦与道镜万万没想到,这番荒唐举动竟惊动了一个有勇有谋的英雄藤原百川。藤原氏的祖先是著名的藤原镰足,藤原镰足曾帮助天智天皇统一天下,成为开国元勋。

镰足的后人藤原不比等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同样是日本历史上的风云人物。不过,正所谓“富不过三代”,藤原家族传到藤原仲麿手中时,便已家道中落。藤原仲麿仗着家族势力,创下弥天大祸,使藤原家族险些被灭门,自此一蹶不振。因此,藤原百川童年悲惨,过着十分清苦的生活。不过藤原百川非常聪明,凭自己的本事考取功名,跻身仕途。

道镜得势后,藤原百川受到道镜的重用,成为道镜的心腹。道镜的弟弟净人虽身居高位,但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饭桶,为了让净人能够执掌内竖省,道镜安排藤原百川在弟弟手下担任大辅。净人仗着道镜的势力位极人臣,其实他根本没有本事。藤原百川能力不俗,将内竖省的政务打理得井井有条。有藤原百川这样能干的人担任副手,净人干脆做起了甩手掌柜,将内竖省的大权托付给藤原百川,自己一心一意地享乐去了。

就这样,藤原百川成了内竖省实际的“一把手”,掌握着禁卫军的大权。当然,仅凭藤原百川一个人的力量,尚无法扳倒道镜兄弟。恰巧,当时藤原百川的堂兄藤原永手在朝中担任左大臣,另一位堂兄藤原良继也当上了内大臣。可以说,藤原氏在朝廷的势力还是非常可观的。不过,道镜鬼迷心窍,一心想成为天皇,并没有察觉朝中大权已经逐渐被藤原氏把持。

当时,各界对道镜的行为已颇有微辞,孝谦天皇也逐渐失去了民心。此外,藤原百川十分赏识法均姐弟忠义的表现,决定要救下这对姐弟。在藤原百川的安排下,道镜的阴谋没能得逞,法均姐妹在流放的途中被藤原百川救下,逃过道镜的暗杀。

次年,孝谦天皇旧疾复发,卧病在床。在道镜看来,当天皇的事八字没一撇,若孝谦天皇驾崩,一切准备将付诸东流。为了医治孝谦天皇,道镜不遗余力地寻访名医,延续孝谦天皇的生命。然而,道镜所做出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孝谦天皇的身体每况愈下,终于在深秋八月一命呜呼。

孝谦天皇终生未嫁,没有留下子嗣,便甩下烂摊子离开人世。直到孝谦天皇殡天,道镜也没能成为继任者,此时的道镜终于看清了形势,他与弟弟净人失去了倚仗,成了众矢之的。随即,藤原百川联合两位堂兄,发动政变,将道镜、净人逐出皇宫。失势的道镜生活困顿,没过多久便稀里糊涂地死了。

由于孝谦天皇膝下无子,所以群臣只能召开会议,挑选合适的继承人。女官吉备真备及少量大臣拥立文室大市、文室净三,不过藤原家族则拥立钠言白壁王,双方争得不可开交。眼看这场政治风波越闹越大,藤原永手等人及时拿出一份孝谦天皇的遗诏,成功地将白壁王扶上天皇大位。

显然,藤原氏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拿出孝谦天皇的遗诏,所以这份遗诏极有可能是伪造的。总之,藤原家族通过暗箱操作,消除了孝谦天皇殡天的政治影响,使一切回到正轨。

孝谦天皇一生中先后两次成为天皇,周旋于旧贵族与崛起的藤原家族之间。说起来,孝谦天皇与我国女帝武则天的境遇有些类似,在武周一朝同样出现了男宠乱政的情况。

从孝谦天皇执政初期的能力来看,她的执政水平还是比较高的,至少能维持朝野上下的稳定,让各派系在相互倾轧中保持微妙的平衡。不过,由于孝谦天皇笃信佛教,宠信奸佞小人道镜,后人给她的评价并不芬芳。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唐朝时期的日本,也有一位“女天皇”,而且比武则天“乱”太多了https://www.donglinet.com.cn/407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