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宋江太擅权了,梁山发起三种对外战争,看似赢了,实则成为梁山最大隐患

宋江太擅权了,梁山发起三种对外战争,看似赢了,实则成为梁山最大隐患

宋江太擅权了,梁山发起三种对外战争,看似赢了,实则成为梁山最大隐患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宋江想成大事,如果没有聚义梁山的兄弟们,他的个人理想很难实现。

为了增强梁山实力,他带领梁山好汉们进行了三种不同种类的对外战争,而且在他看来都达到了预期的效果,使得梁山实力大增。

但诡异的是,招安后在攻打同道中人方腊时,梁山好汉们却损兵折将,仿佛一夜之间被打回了原形。可以说,与招安前的梁山形象判若两人。这其中有多重原因,但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宋江太擅权了,由他组织发起的三种对外战争,看似赢了,但实则成为梁山的最大隐患。

第一类战争:防守反击战

这类战役主要是指朝廷大军主动发起的对梁山的征讨,主要有三场,分别是双鞭呼延灼率连环军征讨梁山;大刀关胜趁梁山军围攻大名府时,采取围魏救赵之法,率军偷袭了梁山大本营;圣水将军单廷珪与神火将军魏定国带队征讨梁山。

对于这三场由朝廷主动发起的战争,在人员配置上几乎是一致的,都是一个主将外加两个副将的模式。比如呼延灼配百胜将军韩滔、天目将军彭玘;再如大刀关胜配丑郡马宣赞、井木犴郝思文。

史家有言“为将不过三代,三代必折,伤天和故”,尽管有宿命的成分,但从呼延灼和关胜的表现来看,二人虽然顶着名将之后的光环,但在武力值上远不能与其祖先相比。

更何况,在北宋的历史上,公认的将门世家,如折家将、种家将、杨家将和姚家将,并没有包括呼延灼和关胜的家族在内。即便呼延家族有后人,想必也早已沦为三四流的兵丁,与名将根本沾不上边。

但有趣的是,这三场战争的主副将与梁山好汉战来战去,最后都站到了宋江这一边,全部背叛了朝廷,而且在梁山排座次时,都得到了不错的位置。

他们对朝廷的背叛,不得不让人反思一个问题。固然宋朝不尚武而崇文,但即便武将待遇不如文臣,也还沦落不到要投靠土匪的地步吧。而这些将领投靠梁山,也就代表着认同了梁山的价值观,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乐享生活。所谓的梁山“忠”和“义”并不适合用在这群投降的朝廷派上。他们不是被逼上梁山,而是主动选择放弃了正道。

粗略统计一下,在这群人当中,除去林冲、花荣和杨志外,大刀关胜、双鞭呼延灼、霹雳火秦明、双枪将董平、金枪手徐宁、急先锋索超、没羽箭张清、“镇三山”黄信、“病尉迟”孙立、“丑郡马”宣赞、“井木犴”郝思文、“百胜将”韩滔、“天目将”彭屺、“圣水将”单廷、“神火将”魏定国,都是投降派。

这群人在归顺梁山之后,几乎代表了梁山的军事实力,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梁山的对外战争,那么这群人的实力到底如何?实际上并没有得到真正有效的考验。

在招降这些人时,宋江一眼看上,就怕梁山人伤了对方,对其百般保护,根本没有经过真正的生死较量。所以,一旦遇上真正的对手,他们的破绽就会被放大,最终不堪对手致命的一击。

通过小说情节,我们也发现,这群人在招安后的征讨战争中,特别是在征服方腊的战争中,其伤亡率也是最高的。这足以说明两点:其一,他们的实力确实堪忧,其二,方腊才是土匪中的霸王,在历史中也是有记载的农民起义,其实力远超梁山。

因此,从表面看,尽管宋江通过与朝廷的较量,证明了自己多么厉害,收编了一批朝廷军官增强了梁山的实力。但实际上,梁山的军事实力水分很高。

第二类战争:主动出击战争

这类战争主要是以救人或复仇为目的的对外战争。比如为了救宋江和杀黄文炳两次大闹江州,为了救柴进而发起的高唐州之战,为了救史进、鲁智深而攻打华州,为了救卢俊义、石秀而攻打大名府,等等。

在这些主动出击的战争中,除了攻打大名府之外,其它的战争基本可以归入“为了救兄弟而赴汤蹈火”的情怀之战。

而攻打大名府的战争纯属宋江作出来的,他为了壮大梁山的名气,不惜恶毒地去陷害卢俊义,搞得人家破财灭妻。弄巧成拙后,又假装善心大发,集结大批人马去营救卢俊义。

对于情怀之战,可以归结于巷战一类,谈不上规模性的战争,江州、高唐州、华州等这些地方相当于一个小县城,在古代县城的面积很小,人口也不过几千人。

梁山人在当时人们的眼中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人见人躲,按理说一伙贼人打劫一个州县并没什么难度。但宋江的攻打并没那么顺利,比如在高唐州栽了跟头,如果没有公孙胜也难拿下此战,而在华州则只敢智取。

相较而言,只有大名府算得上是一线城市,守备力量强大也在情理之中。所以,宋江攻打大名府是费了不少功夫的。

像这样的战争,并不能证明梁山好汉有多么的厉害,只能说明他们的胜利带有某种侥幸的成分。但是所有的胜利,对梁山好汉来说,都是他们沾沾自喜,得意忘形的资本。这样一来,难免在他们中间会有浮躁之气产生,并不利于梁山的长远发展。

第三类战争:霸权主义战争

这类的战争纯属由梁山发起的掠夺性战争,纯粹为个人而战,为山头而战。比如三打祝家庄、攻打曾头市、攻打东平、东昌二府等。

拿三打祝家庄来说,祝家庄与李、扈两家联手护院,并未主动冒犯梁山。即便抓了时迁,也是因为他偷了人家的报晓鸡。而宋江攻打祝家庄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祝家庄也算得上是一个家族式的黑帮组织,但他们有白道的身份,有着良好的政商关系,多年经营下来积累了不少财富,而这些财富要是夺过来足够梁山吃上好几年。

因此,财力雄厚的祝家庄自然也就没那么好打,经历了两次失利,第三次才取得成功。当然,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梁山攻破祝家庄收获了无数金银财宝,粮食就有50万石。如果按宋代一石粮食2贯钱来算,100万贯相当于5千万人民币,就这样到手了,这等于晁盖等人劫十次生辰纲了。

可见,梁山这一次洗劫的回报率有多高!纯粹就是一场为利益而战的霸权主义战争。在这样的战争下,难免会出现滥杀无辜的场面,比如李逵血洗扈家庄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诸如这样的战争,只会加深梁山与朝廷的矛盾,只会让朝廷对他们恨之入骨,永远把他们钉在土匪的耻辱柱上。

其实,宋江自打有了招安的想法之后,他本人对于梁山的走向是完全清楚的,只不过作为老大,他强行把自己的个人意志压在所有梁山好汉身上,实际像林冲、鲁智深、武松这类被朝廷逼得走投无路的好汉,并不愿意走招安之路。

招安就像他所发起的这些霸权战争一般,都是强权的表现,试问朝廷怎么能放心呢?

综上,通过梁山对外的三种战争,并不能证明梁山队伍有多么强大。所以,当他们遇上真正的对手时,比如实力起义派方腊,造成损兵折将实属正常。而梁山招安后的悲剧命运,除了宋江的强权主义是一大原因之外,梁山招安前的胡作非为也是朝廷的重要参考指数。

难怪金圣叹要将《水浒传》腰折为七十回本,这样一来,所谓的“忠”和“义”,就聚集在梁山内部,也有一定的道理。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宋江太擅权了,梁山发起三种对外战争,看似赢了,实则成为梁山最大隐患https://www.donglinet.com.cn/407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