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大清禁烟火上浇油,鸦片贩子盼望禁烟 | 英国广州海丝路㊱

大清禁烟火上浇油,鸦片贩子盼望禁烟 | 英国广州海丝路㊱

大清禁烟火上浇油,鸦片贩子盼望禁烟 | 英国广州海丝路㊱

黄埔文化遗产

挖掘黄埔文化遗产

传播文化黄埔

道光帝登基伊始,又重申了嘉庆帝时代的禁烟令,还展开过空前的全国大禁烟,从东南沿海到西北各省,府县村都要排查,各级官员都分摊指标,必须限制上缴鸦片,谁要是交不上,就罢官查办。

综上可知,清朝自雍正以来,至鸦片战争爆发前,历代皇帝都执行禁烟政策,各种谕旨文告先后有四十余份之多,其态度都是相当认真的,然而鸦片非但没有禁得下去,反而越禁越多。

▲ 吸食鸦片

鸦片贩子盼望禁烟?

雍正开始禁烟的时候,每年大清输入鸦片只有两百箱,嘉庆年间再禁时,每年已有四五千箱,道光皇帝铁腕禁烟时,每年竟然猛增到数万箱。

以下是鸦片战争爆发前鸦片进口的统计数量:

▪ 1820到1824年每年平均输入7889箱

▪ 1825到1829年每年平均输入12576箱

▪ 1830到1834年每年平均输入20331箱

▪ 1835到1838年每年平均输入35445箱

▪ 1838年一年里竟然输入40200箱

更为讽刺的是,英国鸦片贩子马地臣声称,身为一个鸦片贸易从业者,最盼望的就是清政府禁烟,每次一有禁烟行动,风头过后鸦片贸易就飙升,赚得更多!

如此禁烟的结果的确荒唐至极。为什么屡禁不止?为什么越禁烟,鸦片贸易越火爆,火到连鸦片贩子都盼着禁烟?

一禁烟就涨价

鸦片之所以禁不住,原因之一就在于市场有巨大需求,而且需求是不断上升的。19世纪初,吸食鸦片一般还是富裕人家,到了30年代,几乎各个阶层的人都染上这种恶习,尤其是沿海地区更为严重。“衙门中吸食者最多,如幕友、宦亲、长随、书办、差役,嗜好者十之八、九。”

1831年刑部奏称:

“现今直省地方,俱有食鸦片之人,而各衙门尤甚,约计督抚以下,文武衙门上下人等,绝无食鸦片者,甚属寥寥。”

▲ 清代人吸食鸦片场景

按照市场规律,供求决定了规模和价格。当鸦片被禁时,表面上是对进口商的打击。但是换一个角度看,禁令的出台,使贸易的风险大于原先合法贸易的风险,而另一方面,鸦片具有使吸食者产生依赖性的特点,因而具有类似生活必需品的特性。当鸦片供应者的风险增加,而消费者的需求并未减少反而增加的时候,禁烟的法律无形中提高了供应者的市场地位,使其有提价的理由。

每次禁烟后,鸦片需求量激增,鸦片价格就水涨船高。像道光帝禁过两次烟,禁完后鸦片价格都高涨三四倍,鸦片贩子们先前亏多少钱,都能赚回来。

在这种情况下,鸦片贸易更是成为一种暴利的行业,进一步刺激鸦片商人的违法欲望。

港脚商人粉墨登场

1796年嘉庆帝下令严禁鸦片以后,英国东印度公司就不再直接出口鸦片。东印度公司毕竟是一个官商性质的公司,明面上不合法的事情不能做。

但是面对巨大的经济利益,东印度公司不可能白白放弃,他们采取了双标的作法,自己不亲自下场做,但把特许执照发给小弟们做,肥水不流外人田。一些英国私商和与东印度公司关系好的印度巴斯人获得了特权许可,代替东印度公司操刀买卖,这些人被称为港脚商人,是鸦片走私的承办者。

▲ 清代广州

鸦片演变成走私后,鱼龙混杂,那些港脚商人都是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江湖,猴精猴精的,没有官商招牌做起事来反而不用畏手畏脚,他们做起走私,手法灵活,无所顾忌,防不胜防,因而发展十分迅速,鸦片贸易于是不降反升。

随着东印度公司的退出与港脚商人的兴起,港脚贸易渐渐成为对华贸易的主力,到19世纪三十年代,港脚贸易占英中贸易总额一半以上。

做大了的小弟不再甘居附庸,他们呼应自由贸易思潮,要求打破东印度公司的对华贸易垄断,并最终取得了成功。英国政府于1813年和1834年先后废除了东印度公司对印度和对华的贸易垄断权。

如果说东印度公司是英国新兴工业资本的第一代商人代表,那么这些后来涌向中国、号称“自由商人”的港脚商则属于第二代商人。应对来源复杂的私商,清政府显得更加有心无力。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清禁烟火上浇油,鸦片贩子盼望禁烟 | 英国广州海丝路㊱ https://www.donglinet.com.cn/4073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