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不翼而飞的脑袋,真凶出人意料-宋朝奇案

不翼而飞的脑袋,真凶出人意料-宋朝奇案

不翼而飞的脑袋,真凶出人意料-宋朝奇案

看得顺眼请点个关注~高频率更新中外历史故事,供君解闷~

宋朝年间,某个州的推官赵青,断案无数,有一个“青天”的名声,不光是他本州的管辖区域,甚至连周边地方的官员,也会慕名将一些疑难案件交给赵青。

这一天,赵青到了府衙,拿起案头的卷宗一一阅览,看着看着,他发现一个人命案颇为蹊跷。

说是下辖的某个县里面,有一个叫彭光的人和他的岳父岳母一起到县衙报案,说他的妻子王氏被杀,还被砍了脑袋!当地县令带着衙役和仵作验尸,毫无意外,验出来他杀的结论,也没有找到死者的脑袋。

查案的时候,彭光的岳母将县令拉到一边,说她女儿之前回娘家的时候,经常说彭光脾气暴躁,一点小事就会大打出手,而这次彭光是在外面打工了一段时间,昨天刚回家,他一回家,王氏就死了,所以,彭光的岳母有理有据的怀疑,是彭光跟王氏争吵,一气之下,杀死了妻子。

县令感觉这是条非常好的思路,他先让人盯住彭光,再派人到邻里走访,邻居们倒没说彭光跟王氏以前有什么家庭问题,但都证明了彭光是前一天回家,他回家前王氏还活的蛮好。

没的说了,一定是彭光冲动杀人。县令一声令下,将彭光捉到县衙,让他承认杀害妻子的罪过。彭光不肯,就大刑伺候。

·各种各样的刑具折腾了一圈,彭光承认了,是他杀了王氏,杀人动机就是俩人吵了一架,至于王氏的脑袋,彭光说砍下来后随手扔到了山里,估计被山中野兽叼走了。

县令认为案情真相大白,喜滋滋的将卷宗报上去,请州府审核,并给他记下一日内破获人命案的大功劳。

然后,赵青就拿到了卷宗,然后越看越不顺眼。没有人证,没有物证,口供是刑讯所得,连砍下的人头也没找到,就这么断了死罪?

这糊涂官不靠谱!赵青决定亲自出马,他当日就赶到了县衙,叫来县令,开堂提审彭光。

有了活命的机会,彭光上堂,就连声高呼冤枉。

赵青询问了一遍案情前后的经过,扭头对着县令问道:“可曾确认尸体就是王氏本人?尸体现在何在?”

县令一懵,说道:“尸体就在王氏的床上,穿着王氏的衣服,不是她还能是谁?尸体已经给王家人,昨日听说已经收敛安葬了。”

赵青嫌弃的瞪了一眼县令,再问彭光:“你妻子身上可有什么特别的标记?”

彭光想了一会,说道:“她右手上有一道很长的刀疤,是前年割草的时候,不小心被割伤的。”

赵青点了点头,便让县令带路,去埋葬王氏尸体的地方。

县令再傻也该反应过来,忙问道:“您是认为尸体可能不是王氏?”

赵青回道:“正是,如果是彭光杀人,他完全没必要砍头再扔掉。如果不是彭光杀人,那砍头的目的,很可能就是蒙蔽你们,让你们误认为尸体就是王氏,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王家人不愿意开棺验尸,但县令断喝一声,他们也缩头不敢吭声。

几个衙役吭哧吭哧将棺材挖出来打开,刚埋下去一天,天气也不热,尸体还保持完好,彭光和仵作上前验看了一番,都没有找到什么长长的刀疤。

彭光连声道:“这不是我妻子!这不是我妻子!”

死的不是王氏,又是谁?王氏又在哪里?

赵青判断,死者能穿着王氏的衣服躺在他们家床上,而且当日邻居们都没有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那这件事情,王氏很可能参与其中,甚至就是主谋之一!

他一边让人查探王氏的情况,一边让官府调查过去十天内,县城有没有年轻女子死去。

偌大一个县城,生老病死都是常事,衙役们回报,十天里面有二十余个符合条件的年轻女子报了病亡。

县令听了面露难色,二十多个,数量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一个个的调查下去,也是件大工程,而且他也没啥调查的主意,难不成将无头尸体一个个的搬到死过人的家里面,让他们自己辨认?或者将二十多个棺材一个个挖出来找手上的刀疤?

王氏的人际关系也不怎么好查,平时彭光长期在外做工,王氏一个人在家,要出门采买,出门的频率着实不算少,而且王氏是个活泼火辣的性子,跟邻居们的关系说好不好,说坏也不算坏,邻居们每个人都能给出一大堆王氏交际的线索。

看着不靠谱的县令,赵青只好自己出马,他留在县衙,汇总衙役们给出的调查结论。

一桩桩一件件,衙役们反馈了大量的情报,赵青在脑子里钩织了一张网,寻找这些情报间的关联点。

他找到了,王氏有一个表哥房掌柜,是当地的富户,王氏经常到表哥家串门,而房掌柜家中有一房正妻李氏,就在王氏死前两天刚刚去世。房掌柜称李氏是暴病而亡,染得还是传染性很强的疫病,所以没有停灵,很匆忙的就将尸体埋葬。

房掌柜嫌疑很大!连糊涂县令都很认同赵青的逻辑。

但怎么将他捉拿归案?房掌柜在县城不大不小是个名人,没有证据可不能随便抓人,而即便是猜到了王氏躲藏在他家中,现在风声正紧,王氏肯定不会出门,在门口蹲守估计也不会有啥收获。

赵青问了几句,得知李氏是邻县嫁来的,已经与房掌柜结亲多年,没有一儿半女,跟娘家似乎没啥联系。他就叫来县令,低声的嘱咐了几句。

第二天白天,县衙的登闻鼓被敲响,一个年轻汉子哭嚎着说:“我可怜的表妹,死的好惨!青天老爷做主啊。”

县令似乎是睡着了,一直没有出面,在鼓声吸引来了许多围观的好奇百姓后,县令才迟迟出面,升堂询问。

年轻汉子声称他是邻县来的,是本县房掌柜妻子李氏的远房亲戚,家里面遭了灾,特地前来投奔,没想到李氏居然死了,而且死讯连李家人都不知道就匆匆下葬!这其中,一定有蹊跷,难免是房掌柜见异思迁,下毒手杀害妻子!

县令听完年轻汉子的控诉,勃然大怒道:“岂有此理,夫妻至亲,居然辣手杀人?”

他当即传召房掌柜,当堂大骂一通,房掌柜自然不肯承认,跟年轻汉子大声争执。年轻汉子没有证据,房掌柜又不敢跟出名的不靠谱县令顶嘴,几个人吵的热闹,却始终没有进展。

围观百姓看的开心,一个人忽然喊了一句:“说这么多都没用,打开棺材看一看不就行了!”

话音一落,房掌柜脸色大变,县令却表现的很开心:“不错不错,这主意不错,为了房掌柜的清誉,想来李氏也愿意牺牲一下死后安宁。”

说着,他不顾房掌柜拼命地反对,径直带上衙役和看热闹的一干人等到了李氏的坟前,吭哧吭哧挖出棺材,打开来一看,嘿,棺材里面,赫然只有一颗脑袋!

有百姓认出来,那正是李氏的脑袋!

房掌柜瘫在地上,他无从抵赖,只得乖乖交代。

原来他跟王氏早有私情,借着彭光出门,二人时常私会,房掌柜时不时的会给王氏一些金银和布帛。但王氏却不甘心一直偷偷摸摸,她便经常撺掇房掌柜休妻,可李氏是邻县大族,跟房掌柜也多有生意往来,没有理由,房掌柜哪儿能休妻?更别说房掌柜平日里的相好不止王氏一个,他对王氏的枕头风都是当面应下,扭头就忘。

前面是房家的富贵生活,后面是彭家的穷苦日子,王氏下定了决心。

那一天,她接到了彭光的书信,得知彭光某日即将回家,便收拾了一下自己,揣上一把尖刀,主动上了房掌柜的门。跟房掌柜黏糊了一番后,她没有离去,而是绕到了李氏的房中,趁其不注意,一刀子捅进了李氏的脖子!

李氏当场身亡,王氏换了身衣服,去找来了房掌柜。房掌柜看到一地的鲜血,吓得大惊失色,王氏当场变脸,说如果房掌柜不配合她,她就去官府,说是房掌柜指使她杀了李氏。

房掌柜没了主意,只得听任王氏摆布,砍掉了李氏的脑袋,将尸体连夜搬到彭家,换上王氏的衣服放在床上,再对外宣称李氏得了疫病身死,匆匆下葬。

真相大白,彭光得以无罪释放,房掌柜和心狠手辣的王氏则被判了死刑。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不翼而飞的脑袋,真凶出人意料-宋朝奇案https://www.donglinet.com.cn/4073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