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秦琼儿子墓出土,揭开唐第一猛将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迟恭

秦琼儿子墓出土,揭开唐第一猛将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迟恭

秦琼儿子墓出土,揭开唐第一猛将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迟恭

有人说,“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可这重复他人言语的背后,何尝没有人类那近乎天然的好胜心。因为这种好胜心,东施曾经效颦,燕国人曾去邯郸学步。也是因为这种好胜心,历代功臣的排名都吵得不可开交。尤其是在人才辈出的李唐,到底谁才是第一猛将的问题让后人吵了上千年。不过就在上个世纪,这个争论终于因为一座墓碑的出土而尘埃落定。

一、李唐第一猛将之“争”

在你的印象中,堪称李唐第一猛将的都有谁?是在隋唐故事里叱咤风云的李元霸,还是又帅又飒的薛仁贵?是开国的老将李勣(即李世绩),还是已经化作了门神的尉迟恭(即尉迟敬德)或秦琼(即秦叔宝)?或许你原本曾有一个答案。但当这些猛将被放在一起,你反而又不知道该把谁排在第一位。

这种纠结不仅困扰着你一个人。贞观十七年(643),唐太宗李世民为褒奖唐初诸位功臣,精选二十四人,将其画像供于凌烟阁。这其中排名最靠前的武将是大名鼎鼎的鄂国公尉迟恭。但李勣、秦琼等亦在榜上。虽然这三人在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中的排名有先后,但李勣曾被赐国姓,秦琼又与尉迟恭成为并列的门神。所以硬要比较,他们又着实难分高下。

而稍晚些时候,即贞观末期至唐高宗时期,朝中最威武的武将又非薛仁贵莫属。虽然相比于李勣、尉迟恭等晚了一辈,薛仁贵的战绩却丝毫不差。“良策息干戈”、“三箭定天山”、“神勇收辽东”、“仁政高丽国”、“爱民象州城”、“脱帽退万敌”……就民间知名度而言,薛仁贵甚至完胜李勣等。

可若比较名气,活跃于各个隋唐故事的李元霸又成了薛仁贵的对手。虽然李元霸是一个文学形象,并不是李勣、薛仁贵一般曾真实存在的武将。可因为被以李唐第一猛将的形象塑造,李元霸成为隋唐故事中武将群体的重要象征。一定程度上来说,他甚至就是人们因无法抉择李勣、尉迟恭、薛仁贵等到底谁更强而塑造出来的新的李唐第一猛将。可话又说回来,李元霸毕竟不是真实历史人物。所以李唐到底谁是当之无愧的第一猛将,被后人讨论了上千年也没个定论。

二、秦琼后人墓志铭的发现

可正如那句俗话,“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上个世纪末,人们在山东发现一座唐代早期的墓葬,并在其中寻得墓志铭。这篇名为《唐故常州义兴县令上柱国秦府君墓志铭并序》的墓志铭,虽然并非出自什么知名大墓,却为我们回答前述问题提供了一个重要支撑。

这方墓志铭属于秦怀道,一个乍一看毫不知名的人物。可他的父亲便是大名鼎鼎的秦琼。在秦怀道的墓志铭中,有关秦琼生平的记录多达百余字:“考叔宝,隋龙骧将军,从高祖神尧帝擒尉迟敬德,拜上柱国、兵马总管,授秦府右三统军,又除左武卫大将军,食益州实封七百户,改封胡国公,赠徐谯泗三州都督,陪葬昭陵。备勤劳于叶赞,运韬略于军伍。功绩之美,朝野所推;宠禄之荣,缙绅所重。生前雅望,坐膺茅土之封;殁后徽章,累授藩城之赠”。

而不仅秦琼之子的墓志铭讲述着秦琼的勇猛。秦琼之孙秦晙的墓志铭亦用了不小的篇幅赞颂祖父的威武。秦晙墓志铭的出土时间不详,而今实物收藏在河南郑州的大象陶瓷博物馆。相比于秦怀道的墓志铭,秦晙的这方墓志铭出自僧人之手,用典颇多,因而不易理解。可其中对秦叔宝的赞誉之情却跃然纸上:“天生德业,赞兴王属,吟啸之辰,合风云之契,功成缔构,赏誓山河,画像名勋,没而不朽”。能让一个没有什么世俗欲望的僧侣都“吹”出这样的“彩虹屁”,秦琼在时人心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三、秦琼何以成为第一猛将

从秦怀道、秦晙父子的墓志铭来看,秦琼的开国之功与李勣、尉迟恭等一样“没而不朽”。这也是其与另二人一样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的基本条件。但秦琼却有一点更胜于另二人——“从高祖神尧帝擒尉迟敬德”。

这场拉开秦琼与李勣、尉迟恭等的战斗发生在武德三年(620)春。彼时与李渊为敌的宋金刚因粮草不足而败退,李世民即派出秦琼、李勣等与其展开决战。而尉迟敬德正在宋金刚军中效力。战争以李世民军队大胜收尾,宋金刚仓皇逃走,尉迟敬德无奈投降,令世人留下秦琼“从高祖神尧帝擒尉迟敬德”这笔记载。

尉迟恭被秦琼擒拿,而非被李勣,这三人之间的比较即可通过秦家后人的墓志铭尘埃落定。至于爵位只至平阳郡公的薛仁贵,以及根本没真实存在过的李元霸,在擒尉迟恭的翼国公秦琼面前就更加不够看了。

参考资料:

[1]何一昊;原瑕;何飞.秦琼嫡孙秦晙墓志与唐代高僧湛然[J].中原文物,2015,(06):92-98.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秦琼儿子墓出土,揭开唐第一猛将身份:不是李元霸,更不是尉迟恭https://www.donglinet.com.cn/4070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