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同样是演疯傻之人,王宝强与金世佳的表演谁更胜一筹?

同样是演疯傻之人,王宝强与金世佳的表演谁更胜一筹?

同样是演疯傻之人,王宝强与金世佳的表演谁更胜一筹?

王宝强主演的《hello树先生》与金世佳主演的《一个勺子》,剧情中都有疯傻角色的演绎,他们的表演谁更胜一筹?

♦王宝强.树

先说前者,王宝强出演的树先生,是村里无所事事的二流子,没有工作,没有尊严,没有地位,是村里孔乙己式的人物,有他可以被人取笑几句,聊以打发无聊的时间,没他日子照旧。

唯一对树还不错的发小小庄,却不幸矿难去世,他唯一爱过的聋哑女孩小梅,却看不上他。树的一生平凡平淡,如一棵东北大地上冬天的树,死气沉沉。

影片结尾字幕写道“树,他的名字”,树连姓氏都不配交代拥有。

树,本该生命蓬勃的树,却活成了冰天雪地里萧瑟、毫无生机的模样,一如鸟蹲在树上,互相隐喻,同病相怜。

其实树在影片的32分41秒时,发小陈艺馨问树还在汽车修理铺干活吗,树对陈艺馨说:“不干了,干得没意思,活着没意思”。

树的眼神迷离,有泪滑落。

树作为正常人的生机从那时起就凋零了,成为了疯癫之人,以后的剧情绝大多数是疯癫树的幻想。

只有伸着两只胳膊,像鸟一样游荡在村庄中的树是真实的。

树一见钟情于聋哑女小梅,小梅却对提亲的树不屑一顾,疯癫之后的树就幻想小梅嫁给了自己,聋哑的小梅还开口说话了,这都是树对不完美小梅的渴望。

有外遇、家庭不和睦的陈艺馨,是树对陈艺馨不辞而别的报复,树对没文化自己的自卑,对在省会城市开着奥数学校、当着校长的陈艺馨进行了幸灾乐祸的幻想报复。

在幻想中树戴着眼镜,给小梅发着爱情诗,浪漫而温馨,这正是现实中的树所极度缺失的。

在幻想中,欺辱过他的二猪,卑微如以前的树,下跪在成为“大师”的树前,让树“成功”报了他给二猪的下跪之耻。

王宝强饰演的树,永远伸着两只胳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总会说一句口头禅“还有点儿事儿”,显得自己很忙的样子,实则想要面子的他总是很没面子,想显得自己很重要很忙碌的他,在乡亲口中,对树的解读是“他很忙,忙着瞎转悠。”

王宝强饰演正常时的树,永远伸着两只胳膊,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傻笑,他想成为落地行走的凤凰,处处想显露一下自己,不想惨淡的处境一次次把树打回他是乌鸦的现实。

既然树不能拥有凤凰的梦想,那就躲到白日梦境中,披着疯癫的外衣,自我幻想自己是凤凰,树是典型的新时代的阿Q,自欺欺人自我麻醉。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这是唐寅无奈的洒脱,也是树苟且人生活下去的唯一精神支柱。

树的疯癫傻,是最底层小人物树对抗社会不公的最有力手段,却不过是如酒般麻醉自己的精神胜利法,披着疯癫傻的外衣,站成毫无生机的树,才是“树”们该有的人生姿态。

阿Q从来没死,树们永远存在,树没有姓氏,树只是一个意象,无穷无尽。

♦金世佳.勺子

西北农民拉条子(马吉的外号)为了要回给大头哥办事未果的五万块钱,在要钱的途中被一个勺子(西北方言,勺子是傻子的意思)给纠缠上。

流浪在外的勺子为了能吃上饭,跟随拉条子形影不离,本来就很糟心的拉条子几次想赶走跟回家去的勺子,都被拉条子的老婆金枝子给阻挡下来。

拉条子怕勺子大冬天的冻死,把勺子安置在羊圈里睡觉。

后来,拉条子家里来了三拨人,都说是勺子的家属,真真假假,也不知道那一拨是勺子的家属,为此拉条子与金枝子有家不能正大光明的回,偷偷摸摸躲在家,做贼一样。

最终,拉条子把五万块钱要了回来,但此时的拉条子却成为了人们眼中的勺子。

金世佳饰演的勺子,在勺子出场绝大部分剧情里都是蓬头垢面、胡子拉渣、衣衫褴褛,表情近似于无地像行走的木头。

拉条子被村长言语侮辱了,拉条子没地方出气,把形影不离的勺子当成出气筒,胖揍一顿。

拉条子心情好时,给勺子点儿吃的;拉条子心情不好时,就赶勺子走。

勺子整个就是拉条子的工具人。

拉条子看不上的勺子,到最后拉条子却成为了世人眼中的勺子,其中荒诞的身份转换,不由令人深思。

金世佳饰演的勺子,没有表情,木木的,符合勺子的形象,剧中勺子说的一句台词,就是一个字“妈”,勺子为了能吃上饱饭,张口喊拉条子老婆金枝子为妈。

金枝子的儿子“精明”到坐了牢,听到勺子喊她妈,自然有些母爱的流露触动。

在拉条子眼中,勺子很可怜,吃住无着,饥寒无人问,是可怜虫,是出气筒;在乡亲眼中,在大头哥等认识拉条子的熟人眼里,拉条子也是一个勺子:卑微、懦弱、可怜。

勺子在拉条子眼里是另类存在,拉条子在世人眼里也形同勺子。

这就像诗人卞之琳在《断章》诗中这样写的: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勺子与拉条子都是可怜虫,都是卑微渺小地存在,都是别人眼里不受待见“活着有什么用”的生命存在。

拉条子与金枝子的一段对话颇耐人寻味。

金枝子感慨:“一个傻子活到这个世界上有啥用?还不是白白糟蹋粮食。”

拉条子回应:“你说得太对了,人活在这个地球上有啥用?把地球白白的都浪漫掉了。”

勺子与正常人有啥区别?都是活着而已,谁有用,谁无用?都是世人眼中的看法而已,对地球来说,人活着,不论精明或傻疯癫,都是一样的,都是一种生命的存在形式而已,都是只会依靠地球,消耗地球的存在。

人之于地球,好比蚂蚁对于人。

总结:王宝强饰演的树,形体语言别具一格,表情配合到位,把生无可恋的树诠释得形象生动,令人过目不忘。

金世佳饰演的勺子,表情麻木,形体语言近似于一根行走的木棍,把行尸走肉般的勺子诠释得令人心酸。

王宝强以高超的演技,把树的形象演绎得深入人心。

金世佳以无表演的表演,把勺子的麻木行尸走肉的形象“雕刻”得栩栩如生。

王宝强与金世佳同样是演疯傻之人,都很优秀,都很符合剧情需要,没有高下优劣之分,各有千秋,都很出色。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同样是演疯傻之人,王宝强与金世佳的表演谁更胜一筹?https://www.donglinet.com.cn/4070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