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明朝治理西藏的高明手段:拉一派打一派,用战争维护和平

明朝治理西藏的高明手段:拉一派打一派,用战争维护和平

明朝治理西藏的高明手段:拉一派打一派,用战争维护和平

在许多人的眼里,明朝是中国所有大一统王朝中疆域最为狭小的一个王朝。不仅不像汉唐那样开拓西域,把势力范围延伸至中亚地区,还在北方对付蒙古部族的战争中节节败退,以至于不得不“天子守国门”。

放弃大宁之后,直隶与辽东地区的联系也仅剩一条狭长的辽西走廊,万历之后更是在后金/清军的进攻之下丧失了几乎整个关外,从此只余汉地十八省。

正是因为如此,许多人认为如今的中国领土的奠定,包括东北、新疆、西藏都是清王朝带来的“嫁妆”,与明朝的毫无关系。

实际上,这种说法仅为片面之词,对于新疆来说,在西北方向采取收缩态势而不再像汉唐那样开拓经营西域的明代确实至多仅占领哈密地区,然而东北和西藏虽不是明王朝能够直接管辖的“汉地十八省”,却毫无疑问也是明帝国羁糜统治之下的疆土之一

自从元朝将西藏纳入中国版图之后,元明清三代对于西藏的统治可谓是一脉相承、逐步强化,最终使得西藏成为了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明朝对元朝对藏统治的继承

如今许多人对西藏是否应该纳入明朝版图产生了极大的争议,认为只有驻扎军队、派遣官员、征收税赋才能实现真正的统治,从而使这一地区有划入版图的资格。这种观点不仅盛行于国外(许多国家出版的明朝版图均将西藏排除在外),在国内也相当有市场。

实际上,按这种“驻军即版图”的观点,地方独立性始终较强的罗马帝国的疆域其实只有意大利半岛一带,而非囊括整个地中海地区;南京国民政府统治初期,中国的版图也仅有长江中下游一带(因为当时蒋介石南京政府实际控制的土地就有这么大),因此这种观点无疑是极为荒谬的。

在现代领土概念形成以前,我们对古代王朝疆域的计算除了按驻军实控计算外,还应考虑其在政治、经济乃至文化上是否与中原王朝存在依附关系。

早在元代,青藏地区的政教领袖就必须要经过中原王朝的册封才具备统治合法性。洪武四年明军攻入四川之后,青藏地区的藏族首领们开始承认明朝的正统性,奉明朝为正朔,纷纷接受明王朝的册封。

譬如1370年正月,当时控制乌思藏(青藏)大部分地区的帕木竹巴第悉(帕竹政权首领的称号)释迦坚赞在洪武帝朱元璋册封他为灌顶国师后遣使入朝,向明朝进贡佛像、佛书、舍利,随后一大批藏族地方首领也开始接受明帝国的封号,成为名义上的明朝地方官员

公元1373年,洪武帝在青藏地区设立朵甘都司与乌思藏都司,这也标志着明朝对青藏地区的羁糜统治正式确立。

以朝贡贸易辖制-明朝治藏经济方略

为巩固对少数民族地区的羁糜统治,中原王朝往往会以朝贡贸易的经济方式予以牵制,从而达到用经济实现间接控制的目的,明朝自然也不例外。

洪武帝朱元璋就曾严厉禁止汉地人士随意与藏区进行茶盐贸易,就连驸马欧阳伦也因违反这条禁令而被自己的皇帝岳父处死。洪武五年,洪武帝设立茶马司与茶盐转运司,将内地对藏贸易纳入官方掌控之下,而盐和茶往往是藏族最缺乏的物资,通过对这些物资进藏的管制,明朝在经济上实现了对青藏地区的钳制

平衡藏区各方势力

为防止青藏地区走向彻底独立,甚至反过来对明王朝构成威胁,明代对西藏地方政权往往采取拉一派打一派的手法以平衡各方势力,防止任何一派在青藏高原上一统天下。

譬如元代支持的西藏地方势力为藏传佛教的萨迦派,明朝建立之后为削弱北元对青藏地区的影响力刻意扶持萨迦派的对手噶举派,由此朱元璋才册封噶举派首领释迦坚赞为灌顶国师。

到了永乐时期,永乐帝朱棣册封噶举派第五世活佛哈立麻为大宝法王(这也是元朝曾给予萨迦派首领的最高封爵),同时为防止噶举派势力在青藏高原上一家独大,永乐帝又册封萨迦派首领宗巴斡为护教王,思巴儿将藏为赞善王。永乐十一年又册封令真巴儿吉坚藏为必力工瓦阐教王,南克烈思巴为思达藏辅教王。

这四位都是在藏区有领地的政教领袖,明朝先后册封他们为王就是为了让噶举、萨迦两派之间相互牵制。

为进一步控制噶举派政权,永乐十年永乐帝派遣宦官杨三宝出使青藏,命令噶举派政权首领将萨迦大殿交还给萨迦派,而噶举派在明帝国强大的军事实力面前也只得乖乖就范。

如此一来,不仅是噶举派政权无力彻底掌控整个青藏地区,萨迦派的领地也是各自为政。不受噶举派政权的威胁,以至于整个青藏高原都没有出现能够一统天下的强大势力,从而威胁到明朝在青藏地区的羁糜统治。

随后直至明末蒙古固始汗入藏为止,明帝国对青藏地区的羁糜统治一直比较稳固,也为今日中国对青藏地区的主权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明朝治理西藏的高明手段:拉一派打一派,用战争维护和平https://www.donglinet.com.cn/406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