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知青往事:一想到当年放在知青点院门口的那个土筐,她心里就难受

知青往事:一想到当年放在知青点院门口的那个土筐,她心里就难受

知青往事:一想到当年放在知青点院门口的那个土筐,她心里就难受

北京知青刘小燕是1969年3月16日到达陕北延安地区的赵家沟大队插队落户的,她在赵家沟大队插队落户生活了五年多,幸运地被推荐为工农兵大学生,才离开了陕北农村,步入了大学的校门。在插队期间,刘小燕曾经捡到过一个弃婴,时隔近五十年的时间,每当想起那个可爱又可怜的娃娃,她心里就难受。

刘小燕清楚地记得,那天是1972年的3月21日傍晚,刘小燕和她的几名同学从北京探亲回来,还没到知青点院门口,突然听到了婴儿的哭声。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的一棵老枣树下放着一个土筐,婴儿的哭声就是从那发出来的。刘小燕跑过去一看,只见土筐里放着一个包裹着的印花粗布棉被,被子里包裹着一个婴儿。

大家急忙四下里寻找,四下里却不见一个人影,刘小燕就把那个包裹着的婴儿抱回了知青点,放在土炕上,打开包裹一看,里面是个女婴,不是刚出生的,应该有几个月大了,那个女婴的脚趾都是长在一起的,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指也是连在一起的,尿布应该是刚换上不久的,还没尿湿。

看那个女娃一个劲哭,刘小燕赶紧烧了一点热水,慢慢给娃娃喂了几口,娃娃才止住了哭声。可过了一会,娃娃又哭了起来,刘小燕赶紧把娃娃抱起来,慢慢摇晃着,娃娃不哭了。大家都坐下休息了一下,突然觉得这个事情不是小事情,刘小燕就让一名女知青和一名男知青去找赵队长。

很快,赵队长和他婆姨跟着两名知青来到了知青点,看看襁褓中的娃娃,赵队长两口子都摇着头说:“咱大队没有这么大的娃娃,这娃肯定是外村的。”赵队长思谋了一下,没想出好办法,他就找大队书记赵允明去了。

也就一袋烟的功夫,大队书记赵允明倒背着胳膊来到了知青点,听知青们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摇着头说:“这个事情不好办哩,咱大队没听说谁家有这么大的娃娃呀。要不这样,允礼(赵队长的名字)你先把娃娃抱回家,哦(我)赶明(明天)儿去公社汇报一下情况,让公社往各大队下发一个通知,兴许能找到娃娃的爸妈。”大队书记和知青们拉谈(聊天)了几句,就回家去了。赵队长的婆姨伸手来抱那个娃娃,那娃娃竟然大哭起来。娃娃可能是饿了,赵队长的婆姨赶忙回家拿来一点小米面,熬了一点糊糊,给娃娃喂下,等娃娃睡着了,她要抱娃娃回家,可那娃娃又大哭起来。没办法,只好把娃娃留在知青点,赵队长和他婆姨先回家去了。

第二天一早,赵队长两口子又来到了知青点,刘小燕正抱着那个娃娃,一名女知青在给娃娃喂米糊。等喂完了米糊,赵队长的婆姨把几块旧布(不能穿的破旧衣服)放在土炕上,给娃娃换下了尿湿的褯子(尿布),重新包好,她刚把娃娃抱在怀里,那娃娃又大哭起来。刘小燕赶紧接过娃娃,那娃娃立马就不哭了。

一晃就是十多天,大队书记往公社跑了好几趟,还是找不到娃娃的爸妈。就在赵队长为此事愁肠时,村里又传出了闲话,说知青点的那个女娃分明是知青们生的娃娃,还装模作样给娃娃找家,真是笑话。

听到这样的风言风语,知青们还真怕了,特别是女知青,她们都怕坏了自己的名声,都劝说刘小燕赶紧把这个娃娃送走,不要让大家平白无故受连累。看着可爱又可怜的娃娃,刘小燕也很为难,这是一条生命呀,总不能扔了吧。

赵队长也听到了这样的风言风语,他还去找了那几个传闲话的婆姨,生气地对她们说:“可不敢乱说,人家知青可都是好娃娃哩,人家以后还要活人哩。”

那天傍晚,赵队长和他婆姨来到知青点,赵队长苦笑着说:“这娃娃的爸妈不好找呀,总把娃娃留在这,对你们影响不好,这样,娃娃先抱到哦(我)家,咱大家再慢慢想办法。”就这样,赵队长的婆姨把娃娃抱走了,听着娃娃揪心的哭声,不光是刘小燕流泪了,其他女知青也都流泪了。

因为这个女娃,大队书记和大多数社员都夸北京知青,都说刘小燕心地善良是个好娃娃。也有个别心怀叵测的人,还是认为那个娃娃是知青生的,还有人指名道姓说是刘小燕和一位男知青生的。为这,性格坚强的刘小燕还哭过鼻子。

找不到娃娃的爸妈,那个女娃只好暂时寄养在赵队长家,知青们隔三差五常到赵队长来看那个娃娃,还给那个娃娃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爱爱。从那以后,知青们都省吃俭用,给娃娃买营养品,给娃娃买衣服,大家还把剩余的粮食都送到了赵队长家,因为赵队长的婆姨要照看爱爱,她就不能出山劳动挣工分了。爱爱差不多一岁的时候,开始说话了,也会走路了,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妈,看到谁都叫妈妈。小爱爱也越长越好看,越来越漂亮。

1974年秋天,刘小燕被推荐为工农兵大学生,是大队书记赵允明极力推荐的,他说就凭刘小燕能把一个弃婴抱回知青点,就说明这个娃娃善良有爱心,她就有资格去上大学。可在政审的时候,公社知青办说接到举报,说刘小燕作风有问题。赵书记拍着胸脯说:“哦用党性和人格担保,刘小燕是个好知青,谁要说她作风有问题,就是他人品有问题!纯粹胡说八道嘛。”

在赵书记和赵队长的证明下,刘小燕顺利通过了政审,顺利迈进了大学的校门。离开赵家沟那天,刘小燕抱着爱爱哭了老半天,她把十斤全国粮票和十块钱偷偷压在了赵队长家的炕席下面,等到了公社汽车站,刘小燕才把这事告诉了为她送行的赵队长。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刘小燕第一个月开了工资,她留下自己的生活费,把钱都寄给了赵家沟的赵队长。大约过了十多天,刘小燕接到了赵队长的来信,他说以后不要寄钱了,爱爱让人领养了。

从那以后,就没有了爱爱的消息。

2003年秋天,刘小燕退休后专程去了一趟陕北,见到了年近八旬的赵队长老两口,赵队长说爱爱被邻村一家没有孩子的夫妻领养了,听说他们一家在多年前就带着爱爱去了延安,暂时联系不上了。

之后的日子里,刘小燕经常和赵队长联系,可一直也没有爱爱的消息。后来赵队长老两口先后去世了,寻找爱爱的线索也就中断了。联系不上爱爱,刘小燕心里很难受,她一直在牵挂着那个可爱又可怜的女娃。

今年初夏(2021年5月22日),刘小燕他们十几名北京知青重返第二故乡看望了乡亲们,旧地重游,看到村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看到乡亲们都过上了小康生活,大家都很感慨,都很开心。最令大家开心的是有了爱爱的消息,去年爱爱回赵家沟给赵队长老两口上坟来了,听说爱爱在西安生活,她都快当奶奶了。有人还把爱爱的电话号码给了刘小燕,只可惜那个号码变成了空号。

前两天,刘小燕终于和爱爱取得了联系,她真的在西安,在西安帮着儿子看孩子。接到刘小燕的电话时,爱爱哭了,她说赵奶奶(赵队长的婆姨)说起过她是北京知青捡到的弃婴,也听赵奶奶说起过刘小燕姑姑,只是她记不太清楚了。刘小燕已经跟爱爱约定好了,等疫情彻底结束了,她就去西安和爱爱相见。刘小燕说,虽然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可一想到那个叫爱爱的弃婴,一想到当初放在知青点院门口的那个土筐,她心里就难受。时隔几十年,她一直思念着那个弃婴,好在目前终于有了爱爱的消息,这令刘小燕倍感欣慰。

多么善良的人啊,一个小生命能延续下来,多亏了北京知青爱心的奉献。我今天讲述这个故事,就是为了让爱心传递,让世间充满爱和美好。

北京知青和一个弃婴的故事暂时讲到这吧,等刘小燕老师和爱爱见面后,我再继续给大家分享后面的故事。

作者:草根作家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知青往事:一想到当年放在知青点院门口的那个土筐,她心里就难受https://www.donglinet.com.cn/406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