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再看《人世间》:才懂为秉昆求情的冬梅妈,从未认可过周志刚一家!!

再看《人世间》:才懂为秉昆求情的冬梅妈,从未认可过周志刚一家!!

再看《人世间》:才懂为秉昆求情的冬梅妈,从未认可过周志刚一家!!

在103010年,最明显的阶级联姻是周秉义和郝冬梅。周秉义出生在广子影业,家境贫寒。州长的女儿郝冬梅,从小就营养丰富。尽管郝冬梅受到父母的牵连,但他多年来饱受上山下乡之苦。但她从小的气质和眼界,可以和周秉义考上北大时相比

当我第一次看电视剧《人世间》时,我被周秉义和郝冬梅,跨越不同阶层的爱情所感动。我一生都和两个人在一起,三餐四季黄昏。所谓的爱也不过如此。但是当我再看《人世间》的时候,我意识到婚姻和人性息息相关。

00-1010 冬梅是郝,州长的女儿,她是大家眼中的大家闺秀。虽然她是周家的媳妇,但在周志刚的眼里,这个媳妇可不是一般的媳妇。他不能指导她做饭洗碗,更不能指望她像郑娟一样,在不省人事的时候为李素华背屎背尿

就像在春节期间,当大家聚在一起包饺子时,李素华唱道:“这家人在一起多好啊。唉,只剩下冬梅了。我知道冬梅是冬梅家的独生子,过年要陪父母。”你说那冬梅家要是我们说一句好话就好了,过年的时候我们两家多热闹,省得他们娘俩被冷落。

李素华见秉义脸色不好看,急忙解释她没有嫌弃冬梅的意思。周志刚冷笑道:你还嫌弃人家,你哪有那资格呀,人家不嫌弃咱们就行了。

冬梅的家离广子胶片不远。过年大家一起忙,很正常。作为周家的媳妇,按照惯例,冬梅过年吃住都在周家,而冬梅则和父母呆在家里。虽然郝冬梅是家中独生子,陪伴父母无可厚非,但这也说明郝冬梅并没有完全融入周的大家庭

冬梅,省长的女儿周志刚认为,这辈子能和省长交朋友是一件荣耀周家族祖先的事情。他不指望冬梅像郑娟,一样努力,他只希望得到对方的尊重,尤其是冬梅父母的尊重。但周志刚就在这上面摔了一个大跟头。

冬梅的父母平反后,官复原职,当时冬梅和秉义已经结婚了,按照规矩,双方父母应该见个面,弥补之前没能见面的遗憾,顺便谈谈孩子之间的事。但冬梅的父母从未提过见亲家的事,为了避免见面,周秉义还住到了冬梅家,免得冬梅的父母想女儿了,还要去光字片看望。

在农村人眼里,住在婆家的丈夫和上门的女婿没什么区别,是最被鄙视的。周秉义是周志刚最有希望的孩子,但现在他最看重的孩子是上门女婿,越想越有反应。但是冬梅和秉义已经结婚了,他除了生闷气什么也改变不了。生活会照常进行。他只希望秉义在冬梅家里会有一些自信和家庭地位。

可惜秉义还是让他失望了,在冬梅家,秉义压根插不上话。他说话做事,都要看郝省长的脸色。过年时秉义应该回自己家过年,可他却留在冬梅家陪冬梅的父母招待客人。身体不好,但秉义大部分时间都在和冬梅的母亲交谈,忽略了他自己的。周只是守口如瓶,但他很清楚,秉义如此奉承冬梅父母,足见他在国内的家庭地位是多么低下。

周志刚想不明白,他家出了周秉义和周蓉两个高材生,这是他这一生最骄傲得意的事,凭什么秉义娶了省长的女儿,这份骄傲反而变成了自卑,低到尘埃里了呢?

人们通过寻找“我”与“我们”的区别来认识“我是谁”,从而获得个体认同;人们通过寻找“我们”和“他们”的差异来感知“社会认同”,获得群体认同。

所以在没有谁不渴望被认同,周志刚也一样,他认为,只有郝冬梅的父母和他们见面,才能证明他们之间是平等的。,过年期间,冬梅告诉周的父亲,当她的父母要来看她时,周志刚非常兴奋,他告诉家人一大早就打扫房子和厕所。为了不让屋里有异味,中午不允许他在家做饭。

不幸的是,冬天

梅的父亲来之前哮喘病犯了,去了医院,自这以后,冬梅的父母再也没有提过双方家长见面的事。冬梅的父亲去世,没有通知周志刚家人参加葬礼。周志刚直到去世前,也没能和亲家见上一面,这是他的心病,也是他半生的隐痛。他晕倒住院,醒来前医生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周志刚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坚持要回家,他要给三个孩子交代遗憾,与其说是三个孩子,不如说主要为了周秉义,因为周志刚临终前,说的最多的就是关于他的话题。

他告诉秉义,他晕倒时秉昆没有给冬梅打电话帮忙是对的。如果打了电话,冬梅的妈妈是来还是不来?来了,大家都不认识,双方都尴尬,不来,周志刚毕竟是冬梅的公公,人情礼节上说不过去。

这些年,他一直想不明白,冬梅的父母为什么不愿意见他们?为此,他心里还对冬梅家有意见了,但现在他想通了,他们家和冬梅家完全不是一个阶层,不是一个阶层的人硬往一块凑,人家难受,他也不好受。

他活了一辈子,从来不愿意求人。冬梅妈有能耐,可以一通电话就把汽车叫来,他也不差,他能让光字片的孩子们心甘情愿,拼了命把他送到医院去,这是他的造化呀。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

周志刚说这些,是真的不在乎这件事吗?如果不在乎,怎么会用冬梅的妈和他作比较,证明他虽然穷,但不比别人差呢?如果不在意,怎么在去世前,提起这件让大家都尴尬的事,让秉义感到自责,觉得他做得不够好,不然两家亲家离得这么近,二十几年不见面呢?

其实周志刚这么说,既是表达了和解,也是料到秉义会这么想。他想安慰他,事情发展到今天这样,不是他的错。如果这件事不说开,将会是秉义的心病,就算秉义再善解人意,也会在无意间用情绪化对待冬梅,他不想看到儿子和冬梅之间有嫌隙。

这些年,他对冬梅一直客气而疏离,保持一定的距离,就是心里有怨言。冬梅的父母高高在上,打压了他好不容易积攒的自尊心。冬梅的存在,就好像在告诉他,不管他家出了几个高材生,也跨越不到她的阶层。

他对冬梅疏离,也因为冬梅的父母高高在上,始终不肯平等地对待他这位亲家。虽然周志刚没有表达这些想法,但冬梅已经敏锐地感觉到了,所以她才会难过地对秉义说:不管我做什么,你爸都不喜欢我。在他眼里,只有郑娟。

秉义笑道:你还想和人家郑娟比啊?

秉义说得没错,在周志刚心里,郑娟比冬梅更好,也更被认可。因为郑娟和周家没有阶层的差别,他们是同一类人,无论说话还是做事,思维都类似,他们更容易理解彼此,也明白对方心里想什么。

冬梅不同,她的身份和地位,早已和周家人拉开了差距,思维上的差距虽然是隐形的,却是最不容忽视的。冬梅会为了照顾李素华辞掉工作吗?她会心甘情愿当一个家庭主妇,把丈夫当成半边天吗?她会在家里人需要帮助时,没有原则地力挺家人吗?

周志刚正是知道冬梅做不到这些,所以他对冬梅的态度,始终客气又疏离。他明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临终前也只是问秉义,晚上还回去吗?而不是让秉义喊冬梅过来,说说体己话。在他心里,只要三个孩子在身边,郑娟在身边,就足够了。

冬梅妈至死不见亲家

冬梅母亲,一直都是智慧又聪明的女性,胸有城府,做事有分寸有度量。她和郝省长一样,都不看好这门婚事,毕竟冬梅是他们唯一的女儿,谁不想让女儿嫁得更好呢?只是她不像郝省长,许多事都摆在脸上。

冬梅母亲心思细腻,自从知道冬梅不能生育后,就悄悄为她联系许多专家,想治好她的不孕症。在试过了很多偏方都没有用时,冬梅妈知道,秉义或许是冬梅婚姻上最适合的人选。所以她开始做秉义和郝省长之间的润滑剂,郝省长不想见亲家,她主动问秉义,周志刚什么时候回来?

冬梅和秉义回家过年,冬梅妈看出冬梅脸上有埋怨,特地说服郝省长去见周志刚,还准备了厚礼,虽然郝省长因病没去成,但冬梅妈的心意是好的。

郝省长是男人,不知道女人在婚姻中扮演的角色有多心酸,男人只需要完成事业,女人却要事业和家庭都兼顾,身心乏累。冬梅心思单纯,不懂得察言观色,她不想让冬梅夹在父亲和丈夫之间为难,所以很多事,能帮冬梅处理,就帮她处理好了。

郝省长在世时,冬梅妈从未帮衬过秉义。但郝省长去世不久,冬梅妈就趁着还能说上话,向组织提议,让秉义离开文职工作,下基层做实事。

郝省长在世时,冬梅妈不提这件事,是担心提了以后,郝省长更加看不起秉义,觉得他和冬梅结婚就是为了往上爬,到时候大家见面都尴尬。郝省长不在了,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掌握最终的话语权,她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再也不用顾忌这么多。

冬梅妈这么做,秉义深受感动,对冬梅也更加体贴。秉义心里清楚,冬梅妈这么帮她,是看在冬梅的面子上。

后来秉义被调到兵工厂,那里工作压力大,人员难管理,好几次秉义都想放弃,是冬梅妈一直支持秉义,为他出主意,克服一个个接踵而来的困难。冬梅妈心思通透,秉义虽然是她女婿,她却比冬梅更了解秉义心里在想什么。

为了女儿,她愿意在事业上成全他。恩情的话比利益的更加娓娓动听,也更沉重,心存感恩之人,都会想办法一点点偿还,秉义偿还的办法,就是对冬梅更好。

秉义在兵工厂做出成就,事业上有了口碑,前景也更好。只是责任越大,面临的诱惑也越大,有时候不仅仅是金钱上的诱惑。

秉义去国外拉投资时,遇见了一位外国医生奥利娅。当时他每天忙着应酬,喝酒喝到胃出血,奥利娅是他的主治医生,她懂文学、热情又善良,两人有聊不完的话题。相处久了,奥利娅知道秉义现在遇到难处,特地拜托外公帮忙,解决了秉义的大难题。

秉义回国前,奥利娅在家里为秉义举办了饯行宴,秉义和奥利娅不知道这次分别,以后还能不能再相见,便借着酒意,在周围人的起哄中,热吻了。

冬梅妈知道,如果不是她无意间看到了报纸上报道了这件事,奥利娅将会成为一个秘密,永远埋在秉义的心里。秉义这个人,活得太精明,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有选择地说,既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又没有一句假话。

秉义足够圆滑,可这也是她最不放心的地方。冬梅是她的女儿,她太了解她的性格,毫无城府、盲目乐观,丈夫心里有了别人,她都不一定会察觉。

冬梅不能生育,已经让秉义造成了人生的一大遗憾。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里几十年,如果因为秉义的这件事,让冬梅和秉义离婚了,秉义可以快速走出伤痛,固执又一根筋的冬梅,也许一辈子都走出来,甚至严重被这件事伤害。

作为母亲,她能做的就是将这份伤害减到最小。秉义这个人,总体而言还是不错的,不至于因为这件事就一棍子打死,让他们离婚。再者,冬梅妈也考虑到秉义这个人爱面子,重仕途,她帮秉义隐瞒这件事,就是卖给秉义一个人情,弥补冬梅不能生育的遗憾,扯平了。

冬梅妈这么做,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婚姻内开小差的男人不再少数,有的人被发现后,以离婚收场,有的人愿意回归家庭,但夫妻俩再也回不到当初的甜蜜。冬梅妈选择帮秉义隐瞒这件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秉义对奥利娅动情,真的只是荷尔蒙作祟吗?冬梅活得自我、性格温柔单纯、不懂人情世故,秉义在家里被郝省长看不起,事业上又遇到难关,他需要一个出口,发泄这些憋屈。冬梅性子太直,不懂人情世故,告诉她,也只会徒增烦恼。

奥利娅不同,她热情大方,善解人意,比冬梅更容易走进他的心,也更知道他想要什么,在事业上不留余力地帮助他。所以冬梅妈问秉义是否对奥利娅动了真心时,他没有回答,却也没有否认。秉义活得太压抑了,他在以这种方式报复之前在冬梅家受的委屈和那些不被尊重的苦楚。

为了冬梅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冬梅妈只能选择隐瞒。她相信奥利娅和秉义跨越国家,即使动过真心,也会在时间的流逝中淡忘彼此。只要时间足够久,很多事,都会回到原点的。

秉义对奥利娅动心,侧面也说明了冬梅在他心中的位置不是那么重要。如果他真的爱冬梅爱到骨子里,我相信他一定能管住自己的心,哪怕动了情,也会洁身自好。他对奥利娅动心,却选择和冬梅过日子,是因为感激。

如果不是冬梅妈在事业上帮助他,如果不是冬梅毫无怨言支持他的工作,或许他们早就分道扬镳了。苟富贵勿相忘的前提不是彼此相爱,而是彼此有恩情在。

冬梅妈正是察觉到这一点,才会选择帮秉义隐瞒。她知道,周家是秉义的心病,周志刚去世时没有见过亲家一面,是周志刚的遗憾,也是秉义的心病。这些年,他每次看到冬梅,都会恨自己无用。

冬梅妈为了减轻秉义的痛苦,去世前没有为秉义和冬梅求事业,而是让领导提前几天让秉昆出狱,和家人团聚。冬梅妈想卖一个人情给秉义和周家人。她知道秉昆和郑娟仁义,虽然秉昆和郑娟从未见过她,但是有这份人情在,秉昆和郑娟一定会在她去世后,多关照冬梅的。冬梅妈帮秉昆,就是在帮秉义,秉义看在她的面子上,也会善待冬梅,和她一起白头。

不得不说,冬梅妈很有心机,只是帮秉昆提前出狱的一件小事,却让秉义和秉昆都感激他。秉昆人到中年,经历了太多起起伏伏,又怎么会看不透冬梅妈的心思呢?只是冬梅妈这么做,只是隔靴搔痒,如果当年冬梅妈肯见周志刚夫妻俩一面,何必用现在的人情来交换?

如今父母不在,她这么做,意义已经不大了。冬梅是秉昆的嫂子,看在秉义的面子上,他也会善待冬梅的。只是这份善待,始终保持着距离,他们不会像朋友一样,在一起喝酒聊天,也不会像家人一样,无话不谈。他和冬梅的关系,高于朋友、低于家人,有困难互助,却无法交心。

但事情走到这一步,并不是冬梅的错。都说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冬梅和秉义的婚姻不仅是两个家庭的事,还跨越着阶层。有些阶层,是不管再怎么努力都跨越不过去的,那是需要慢慢积累才能够达到的高度。所以不管周家人怎么努力,都跨不过那道隐形的鸿沟。

冬梅妈致死没见过周家的人,早已暗示了她的真实想法。她表面对周家人认可,其实是为了冬梅的幸福做出的妥协罢了。圈子不同,不必强融,冬梅妈不和亲家见面,不是鄙视穷人,而是维护她所处阶层的尊严。他们,注定了不是一路人,同行一段路,已经是不可多得的缘分。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再看《人世间》:才懂为秉昆求情的冬梅妈,从未认可过周志刚一家!! https://www.donglinet.com.cn/406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