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在隋唐正史中,秦琼能打赢尉迟敬德,却可能打不赢自己的两个兄弟

在隋唐正史中,秦琼能打赢尉迟敬德,却可能打不赢自己的两个兄弟

在隋唐正史中,秦琼能打赢尉迟敬德,却可能打不赢自己的两个兄弟

秦琼是隋唐正史中的第一单挑悍将吗?这种说法已经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可,但是也有人提出:唐朝应该从公元618年算起,因为那一年是李渊称帝的武德元年,唐朝建立的时候,李密的瓦岗军未灭,王世充的大郑、窦建德的大夏并存,在这些军事集团中,胜过秦琼的大有人在。

来护儿和张须陀都曾做过秦琼的长官,他们的勇悍在正史中也是有目共睹,但是来护儿在大业十四年,也就是李渊称帝那一年,被宇文化及的叛军杀害了;张须陀也在大业十二年中了李密的埋伏,在徐世勣、单雄信等瓦岗将领的围攻下牺牲了。

张须陀牺牲,隋军正六品建节尉秦琼收拢被瓦岗军打散的队伍,撤退到虎牢关,归建于隋朝光禄大夫、河南道讨捕大使裴仁基。秦琼没想到的是,裴仁基居然领着他们投奔了瓦岗军——如果当时秦琼说得算,是绝不会向仇人投降的。

正史中的秦琼与演义小说有很大不同,他既不曾当过衙役,也不曾当锏卖马,更跟燕郡王罗艺没有半毛钱关系。咱们今天的话题,既不谈张须陀,也不谈来护儿,更不谈虚构战绩的李元霸,只聊能算瓦岗英雄的另外两位瓦岗出身的唐初名将——在正史记载中,这二人在战斗中的表现,透过纸面,都能让人感受到一种不寒而栗的杀气。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秦琼与尉迟敬德三鞭换两锏是假的,尉迟敬德被秦琼击败并投降,却是真的:

“破尉迟敬德,功最居多。高祖遣使赐以金瓶,劳之曰:‘卿不顾妻子,远来投我,又立功效。朕肉可为卿用者,当割以赐卿,况子女玉帛乎?卿当勉之。’”

李渊当皇帝的时候,秦琼受封上柱国、翼国公,尉迟敬德爵位勋位都是空白,大家都没有表示异议,说明有秦琼在,还真显不出尉迟敬德的重要性。

秦琼确实很能打,但要说秦琼是唐初第一单挑名将,似乎对另外两位瓦岗英雄有些不公平,尤其是被我们认为只会三板斧的程咬金,更是与演义小说描述的大不相同:他没贩过私盐,也没当过混世魔王,他一开始的职务,是济州府东阿县民团司令:

“程知节,本名咬金,少骁勇,善用马槊。大业末,聚徒数百,共保乡里,以备他盗。”

程咬金的原配夫人,就是东阿县令的女儿,续弦就更厉害了:出身于当时第一等门阀清河崔氏,父亲是隋朝齐州别驾(刺史的副手,出行时自有专车,故称别驾)崔信——在当时的门阀望族中,清河崔氏的地位远高于关陇李家。

善用马槊的程咬金打起仗来,真有一股子不要命的狠劲儿:

“行俨

(裴行俨,裴仁基之子,与程咬金秦琼并为瓦岗内马军四骠骑,也是小说中裴元庆的历史原型,却不是程咬金的小舅子)

先驰赴敌,为流矢所中,坠于地。知节救之,杀数人,世充军披靡,乃抱行俨重骑而还。为世充骑所逐,刺槊洞过,知节回身捩折其槊,兼斩获追者,于是与行俨俱免。”

看了新旧两唐书基本一致的这段记载,让人不由得浑身发冷:马槊的锋刃又长又宽,还有明显的破甲棱,什么鱼鳞锁子甲、明光铠,在马槊之下都是不堪一击,其杀伤力基本相当于超级五六军刺。被这样的马槊捅个对穿,还能撅断槊杆并斩杀追赶的敌将,这说明程咬金不但力大无穷,而且抗击打能力也是世所罕见。如果真拿三国名将来做比较,那么秦琼基本相当于赵云赵子龙,而程咬金则可比作赤膊战马超的许褚许仲康。

程咬金的身体素质,明显要强于秦琼:贞观元年,秦琼就开始休病假,在秦琼病休的三十年后,也就是显庆元年(656年),年近七旬的程咬金还以葱山道行军大总管(唐朝的行军大总管相当于方面军司令)的身份讨伐西突厥阿史那贺鲁,虽然漠北苦寒冻死了不少唐兵,但程咬金还是将阿史那贺鲁打得望风而逃。

我们细看程咬金的履历,就会发现他真的成名很早:加入瓦岗军的时候只有二十一岁,受封宿国公的时候也才三十岁。

武德年间的程咬金能不能打过秦琼可以画一个问号,而贞观年间的秦琼,肯定是不如程咬金能打了——当然,如果秦琼是看不惯李世民而装病,那就另当别论了。

程咬金是秦琼不离不弃的好兄弟,当初一起投奔大唐,就是程咬金给秦琼出的主意:

“世充器度浅狭,而多妄语,好为咒誓,乃巫师老妪耳,岂是拨乱主乎?”

在与秦琼并肩战斗的日子里,程咬金表现出了超人的勇悍和敏锐的眼光, 后世经常把秦、程并称,尉迟敬德跟秦琼一起当门神,程咬金不会服气,尉迟敬德也会很不自在:尉迟敬德是秦琼手下败将,但又是秦琼的姻亲长辈(尉迟敬德的孙女嫁给了秦琼的儿子),俩人整天大眼瞪小眼,有说不出的尴尬——秦琼管尉迟敬德叫世叔,他敢答应吗?

程咬金战斗力不弱,但我们也只能说他未必会输给秦琼,而秦琼的另一位好兄弟,也是瓦岗英雄出身的罗士信,笔者可以有把握地说:如果他不是被同为瓦岗出身的刘黑闼困住并杀害,是完全可与秦琼并驱争先的。

刘黑闼也是瓦岗出身,这一点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在《旧唐书·列传第五》和《新唐书·列传第十一》都有记载:刘黑闼跟窦建德是老朋友,但却“事李密,为裨将”,跟秦琼等人一起归属王世充后,秦琼受封龙骧大将军(当时王世充还打着大隋旗号,尊越王杨侗为帝),刘黑闼只是受封“骑将(马军总管)”。

说起来也挺搞笑的,刘黑闼曾受窦建德大恩,投奔王世充后,却对恩人窦建德开战,结果被另一位瓦岗英雄徐世勣(当时已投唐并改名为李世勣,被窦建德擒获后短暂归属过“大夏”)俘虏了:

“时李世勣陷于窦建德,建德使攻新乡,虏黑闼献之,建德用为将,封汉东郡公。”

在古代冷兵器战争中,大将的单兵作战能力并不能左右一场战斗的胜负,所以秦琼、程咬金、李世勣、刘黑闼、罗士信都曾力竭被擒过,要是真的兵对兵将对将,无论是刘黑闼还是秦琼,可能都奈何罗士信不得。

如果说程咬金的勇悍令人浑身发冷,那么少年英雄罗士信的狠辣,则会让人有一种如坠冰窟的感觉,因为用白话文翻译过来太过残酷,咱们还是看两唐书《忠义传》的原文吧:

“士信年十四,短而悍,被重甲,左右鞬

(装弓箭的皮囊)

,击贼潍水上,阵才列,执长矛驰入贼营,刺杀数人,取一级掷之,承以矛,戴而行,贼皆眙惧无敢亢。士信逐北,每杀一贼,辄劓鼻纳诸怀,暨还,验以代级。”

罗士信斩首太多不好携带,只好取敌人身上的零件来计数,这时候可能有很多人会很奇怪:割耳朵不是更好操作也更干净一点,罗士信为啥喜欢割鼻子?

在张须陀军中,秦琼的官阶比罗士信高,但打起仗来,张须陀还是更喜欢用罗士信,在隋炀帝眼里,似乎也是罗士信更强一些:

“每战,须陀先登,士信为副。炀帝遣使慰喻之,又令画工写须陀、士信战阵之图,上于内史。”

程咬金和罗士信的战斗特点展示完了,现在该由读者诸君下最后的结论了:秦琼与程咬金罗士信是并肩战斗的过命兄弟,他们一生不离不弃,都为大唐开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如果给这三位瓦岗英雄的单挑战力搞一个排行榜,谁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在隋唐正史中,秦琼能打赢尉迟敬德,却可能打不赢自己的两个兄弟https://www.donglinet.com.cn/4067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