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他是雄才大略的帝王,晚年被架空成太上皇,惨被自己儿媳折磨

他是雄才大略的帝王,晚年被架空成太上皇,惨被自己儿媳折磨

他是雄才大略的帝王,晚年被架空成太上皇,惨被自己儿媳折磨

27岁登基坐上龙椅

28岁开元盛世万民敬仰

他就是唐玄宗李隆基

唐朝最后的盛世因他而起

也因他而陨

一曲霓裳羽衣曲

舞出的是李唐帝国最后的繁华

一曲终了

留下的也是一代帝王最后的挽歌

少年风流策马扬鞭血洗长安

老年苍颜白发忧郁寡欢 孤独伶仃

壮年时将儿子爱妻强夺进宫封为贵妃

谁知晚年时期

又被自己亲手所抬举的儿媳磋磨

可以说唐玄宗一生的大起大落

都跟女人有关

唐玄宗李隆基最初拿到的

并非是一个极好的剧本

纵然母亲窦氏出身名门

自己的父亲李旦更是刚刚登基为帝

但是垂帘听政的武则天

永远是悬在李旦头上的一把大刀

为了让自己可以完全将权利掌握在手心

这位冷血的千古女帝

甚至不惜代价从李旦兄长们

自己的亲生骨肉手中辣手夺权

值得庆幸的是 听话的李旦

最终没有遭遇同哥哥们一样的命运

父亲从皇帝变成了武周王朝的太子

而李隆基也成了女帝的皇太孙

尽管伴随着李隆基的长大

李唐臣子们的有意无意的亲近

让李旦一家遭受了女帝不少的猜忌

但日子也可以平平静静地过下去

直到李隆基的母亲窦氏

被诬陷使用巫蛊之术 诅咒武则天

被秘密杀死在宫中

甚至尸骨都无法找到的时候

李隆基才觉得后背发凉

这位看起来慈眉善目的祖母

好似阴狠的毒蛇一般

要将他们一家的脖颈紧紧缠绕 生吞入腹

李隆基开始积蓄力量

废寝忘食熟读诗书

闻鸡而起练习武艺

甚至可以分神去钻研自己所喜欢的音律

寒来暑往 春去秋来

一直隐忍当做缩头鸵鸟的李隆基终于等到了机会

二十六岁的时候

在得知韦后与安乐公主竟想效仿武后

联合毒死了李隆基的叔叔时任皇帝的李显

李隆基知道时候到了

他立马联合自己的姑姑太平公主

合力发动了政变

在唐隆元年的六月

李隆基带着自己的部下血洗长安城

将韦氏集团的人员清除殆尽

随后发生的一切似乎都那么顺风顺水

推父亲李旦上位

自己也被封为太子

李隆基忍辱负重二十多年

终于在这一刻吐气扬眉

等到登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皇位位

李隆基又开创了自己的太平盛世

成为了这个帝国的主人

登基之后李隆基励精图治

关心百姓民生

将军权也牢牢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面对扶持自己上位的太平公主

李隆基却也没有手软

他立马绞杀了太平公主的党羽

一如往昔对韦后一般

只是饱暖思淫欲

看着逐渐充足的国库

唐玄宗越发的需要心灵的慰藉

公元737年

一直陪伴着唐玄宗的武惠妃去世

他迫切的需要一个女人来充盈自己空虚的内心

幼年经受武帝高压

只能弯下腰苟且偷生的他

需要一个自己可以完全摆弄在手心

又别具风情的女子

来填补自己自小缺失的母爱与安全感

此时 一个风姿绰约的少妇

走到了唐玄宗面前

让唐玄宗的心彻底融化

她就是儿子李瑁的媳妇杨玉环

曾经恨毒了武则天专权蛮横的少年

最后也有样学样

抢走了自己的亲儿媳

在男权的世界里

纵使高位女性可以与皇权有着一争之力

平民女性却也依旧是可以被掠夺的玩物

新婚燕尔的玉环被迫与自己的夫君分离

甚至成为了他的继母

世人知道环肥燕瘦艳绝无双

谁能真正了解到

被牛郎困囿的织女内心是何等的悲凉

回眸一笑百媚生 六宫粉黛无颜色

华清池中 那个新出浴娇柔扶衣的女子

仿佛成为了唐玄宗最为出名的标签

一曲霓裳羽衣曲为世人所惊叹

从此君王不早朝

杨贵妃如同褒姒 妲己一般

成为了唐玄宗昏庸的挡箭牌

云鬓花颜金步摇 芙蓉帐暖度春宵

唐玄宗倾尽财力去装饰自己的新宠

不论是千里飞骑送来的荔枝

还是不惜巨资制出的绫罗绸缎

玉环好似宠物一般

接受着主人的装点

也乖巧的替唐玄宗阻挡着士族大夫的谩骂

同时为了家族的荣宠

更吹枕边风让自己的兄长身居高位

沉迷享乐的唐玄宗

亲手将自己充盈的国库又耗费的一干二净

为了减轻自己的负担

他甚至直接把权利下放给了李林甫

这位口蜜腹剑的一代奸臣掌权高达十九年

在此期间 李林甫排除异己 扶植党羽

让整个朝堂对自己彻底效忠

甚至为了不让边疆战士回到朝堂来与自己夺权

直接叫玄宗立胡人为节度使

放任他们拥兵自重

为李唐后来的战乱埋下了伏笔

而随后上台的杨贵妃的哥哥杨国忠也有样学样

公行贿赂 借着杨贵妃的权势不可一世

当时的太子李亨面对他甚至都要低眉折腰

过度的纵欲总不会有什么下场

趁着长安城沉迷于声色犬马

安禄山带着自己培养多年精锐揭竿而起

直逼大明宫

玄宗皇帝在长安陷落前

带领剩余的人马仓惶出逃

马嵬坡上相伴多年的美人香消玉殒

随着玉环的离去

唐玄宗所构建的权力帝国终于彻底崩塌

群臣直接拥护了太子李亨称帝

唐玄宗则是被有意无意地被丢到了一边

时隔多年李隆基再次尝到了

被丢弃的不受重视的感觉

许是对着从前的日子还存着许多怀念

明明自己心中清楚

玉环早已在马嵬坡香消玉殒

却依旧听从道士的话

觉得玉环是去了仙岛等待自己

真是可悲又可笑

一切却在冥冥当中自有定数

从武周时期翻身而起

从韦后与太平公主手中抢夺到龙椅的他

终究也是在晚年遭受了儿媳的挫磨

曾经的他把玉环当玩物一般强夺到手

之后的他 也被自己的亲儿媳把弄于掌中

只能与秋风野草红叶为伴 度过残生

前有武则天称帝

后有韦后 太平公主等人夺权

唐玄宗的儿媳张氏虽然没有前几位有名

却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狠角色

唐玄宗的生母窦氏身处名门

而他的小姨也在政变之时立下了大功

所以在唐玄宗登基之后 立刻投桃报李

赐予小姨一家高官厚禄

而张氏也以窦家小姨孙女的身份

被送到了太子李亨的宫中

被封为良娣

时值太子妃韦氏犯错失宠被幽禁

张良娣开始被太子专宠

张氏虽不是正妻

却坐实了女主人的身份

开始独掌东宫

纵然张氏的荣华富贵都是唐玄宗的手笔

但是她却没有对玄宗感恩戴德

在听到唐玄宗马嵬坡事变之后

立马向软弱的太子咬耳朵

教唆其立马与唐玄宗分道扬镳 直接称帝

李亨称帝后

张氏先是被封淑妃

很快又进位成皇后

在后宫开始一家独大

而李亨之前长期生活在

唐玄宗强权与漠视下

登基之后也没有很大作为

成为了继李治之后又一任软弱的皇帝

张皇后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为了稳固自己的权利

张皇后与李辅国联手

彻底将李亨掌控在自己手中

成为了二代武则天 权倾朝野

懦弱的李亨根本没有勇气与张皇后夺权

只能对其唯命是从

前朝的事情解决完了

该去清理一下宫中的威胁了

张皇后把矛头

直指在宫中养老的太上皇李隆基

按理说李隆基和张皇后有亲属关系

张皇后也是因为李隆基才有机会进宫

而且两人还是公公和儿媳

张皇后理应好好孝顺他才对

但是让李隆基没想到的是

张皇后的野心如此之大

她心中清楚

自己这位公公可不是省油的灯

纵然年迈昏庸一度失去民心

但是身在皇位多年

养出的政治嗅觉依旧让张皇后忌惮

在李隆基被奉为太上皇后

他并没有老老实实

如张皇后所想的去养老 退居幕后

反而是下了一纸诏书

命令皇帝处理军国大事的时候

必须要和自己汇报

再加上唐玄宗回到大明宫后

闲暇时常常喜欢去长庆楼观赏长安景观

百姓们看到之后都会高呼万岁

而公主 内侍 甚至一些大臣

也频频出入唐玄宗的宫殿

李辅国趁机向帝后进言

捏造李隆基要恢复帝位的消息

让唐玄宗去大明宫中偏远的太极宫去居住

直接切段其与外界的联系

这个时候唐肃宗因为内忧外患

已经生病卧倒在床

根本无心去追查此事

很快 张皇后自作主张趁机假传圣旨

将公爹幽禁在西宫

然后周围又派人监守

跟坐牢差不多

还把李隆基的亲信陈玄礼

高力士等人全部驱逐出朝

谁能想到一代雄主的唐玄宗

晚景如此凄凉

竟然被自己的儿媳妇轻易给撂倒了

事后 张皇后又禁止

李亨去探视玄宗

李亨虽然很不满

却也是无可奈何

对此也没有办法

只好装作没有看到

儿子都管不了事

自然儿媳妇的手段也是越来越狠

越来越多的欺辱

让李隆基逐渐失去了斗争的欲望

只盼望可以平平安安地

度过自己的晚年生活

不敢再奢求其它

只能唯唯诺诺的在宫中苟且求生

谁能想到 曾经创造出开元盛世的李隆基

在晚年的时候却过得如此可悲

不仅经常受到儿媳的折辱

儿子也不管他

在762年的时候

在寝宫中悄然逝去 享年78岁

可以说唐玄宗成于女人

也败于女人

不知道在他弥留之际

会不会想到青年时意气风发

初坐龙椅时的自己

如果晚年的唐玄宗

没有松开心里的那一根弦

估计也不会有最后的下场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他是雄才大略的帝王,晚年被架空成太上皇,惨被自己儿媳折磨https://www.donglinet.com.cn/4066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