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晋文公的一次宽容,竟然感动仇人,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

晋文公的一次宽容,竟然感动仇人,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

晋文公的一次宽容,竟然感动仇人,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

晋文公虽说是春秋五霸之一,在历史上赫赫有名,但实事求是地说,他的心胸还是比较小的,对于怨仇几乎是睚眦必报。想当年曹国的国君曹共公好奇心十足,听说逃难来到自己国家的晋公子重耳(也就是后来的晋文公)的肋骨长得比较特殊,就不顾手下的劝阻,趁重耳洗澡时,偷偷趴在窗户上观看。重耳对曹共公的羞辱是牢记在心,等自己坐稳了晋国的国君之位,便出兵灭了曹国,俘虏了曹共公,报了当年的羞辱之仇。

其实在晋文公的人生低潮期,他受的磨难不止有羞辱,有两次还几乎丧了性命,而这两次危险都与一个名叫履鞮的宦官有关。当然,宦官是不敢随随便便去杀人的,让他干这事的是重耳的老爹晋献公和重耳的哥哥晋惠公。

原来,刚开始时,重耳作为晋国公子日子过得还是挺滋润的,生活上享受着荣华富贵,政治上深得老爹晋献公的欣赏和器重。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重耳过着平静的公子生活时,老爹晋献公又给他娶了个小妈——骊姬。别看这骊姬进宫晚,可她却是个既漂亮,又有政治野心的女人。她利用晋献公对自己的宠爱,便想让自己的儿子奚齐继承国君之位。为此,她设计害死了太子申生。

太子申生是死了,可骊姬想着申生的两个弟弟,夷吾和重耳在晋国的威望也很高,足以对自己的儿子构成威胁,便进一步给晋献公吹起枕头风,要置夷吾和重耳于死地。这弟兄俩原本是要上朝看望老爹晋献公的,可一看太子申生被逼死了,一打听骊姬又要对他俩下手,吓得是脚底抹油,赶快溜回了各自的地盘,猫了起来。

刚开始晋献公对骊姬的谗言是将信将疑:“要说这太子要害自己是有可能,自己不死他不能继承大统!太子之外的其他人可就不行了,他们没有继承国君的资格,我死对他们一点好处也没有,他们怎么会害我死呢?”这一点晋献公想对了,可就在晋献公还没表态时,骊姬得知夷吾、重耳兄弟俩溜了的消息后,便抓住这个把柄煽风点火对晋献公说:“好好的,他们为什么要跑呢?肯定和太子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

人都是经不住别人劝的,晋献公经骊姬这么一忽悠,心想:“夷吾和重耳这俩逆子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杀了吧!”

于是便派宦官履鞮带领人马去杀死重耳。

履鞮领命带领人马直奔重耳的根据地蒲城,传达晋献公的命令,让重耳自杀。谁不想活呢?重耳也不想白白死去,就立马跑路。履鞮一看,你跑了,我可就完不成任务了。于是一个跑、一个追,重耳拼命爬上墙头,履鞮赶上去就是一剑,吓得重耳“咕咕咚咚”连滚带爬往下跳。这一跳重耳的小命是保住了,可衣袂却被履鞮砍下了一大块,吓得重耳出了一身的冷汗。

从蒲城跑出来后,重耳逃到了狄国,在这里娶妻生子,生活算是安顿了下来。可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年,老爹晋献公就一命呜呼了,晋国的内乱也随之生起。这时晋国的大臣们想迎立重耳回国当国君,可重耳想想,当年自己没有当国君的想法,就差点被履鞮一剑给结果了。现在,自己的小日子过得也不错,可不去搅这趟混水,便对来人说:“他们谁愿意当国君谁就当,反正我是不当。”在这种情况下,重耳的哥哥夷吾回国当上了晋国的国君,这就是晋惠公。

夷吾虽然当上了国君,可总觉得自己本来没有当国君的命,反而意外地当上了国君。如果有一天重耳也想通了,想当国君,那不是要和自己争打起来吗?不行,得先下手为强,杀了重耳以除后患。这次晋惠公夷吾派出的杀手仍是履鞮。

得知晋惠公派履鞮带人来杀自己,重耳是心有余悸,选择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及早带人离开了狄国,从此开始过起了颠沛流离的生活,这才有了后来的曹共公对他的无礼。

人们常说,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这话虽是后人的言语,但在重耳身上真的应验了。晋惠公死后,阴差阳错,重耳在秦国的帮助下,真的回到晋国做起了国君,这就是后来鼎鼎大名的晋文公。

重耳当上晋国国君,早年跟随重耳流浪的人一个个欢欣鼓舞,等待着受封赏;可那些跟重耳做对过的人却一个个提心吊胆,不知什么时候就大祸临头,于是他们有的主动亲近晋文公,想以功赎罪;有的则决定暗中下手,想杀了晋文公一了百了。两次带领人马追杀重耳的履鞮就是前者,当他得知有人要害晋文公的消息后,便决定戴罪立功前去举报,想以此让晋文公放过自己。

晋文公一听是履鞮这个两次追杀自己的仇人要求见,恼恨之心顿起,说什么也不愿意见,并派人出去训斥履鞮说:“你现在想着来求我了,晚了!你想过你在蒲城砍我那一剑吗?你想过惠公让你三天赶到狄国去杀我,你一天就赶到了吗?你杀我的心咋那么地迫切呀?你现在来求我了!你好好想想吧!”

面对晋文公的质问,履鞮说出了自己的一番理由,他说:“我履鞮虽然是个下贱的身体不全的人,但我却有一颗忠于主子的心,我的主子让我干什么,我当然就要干好什么,这就是我的做人原则。想当年,我的主子让我去杀你,我当然得执行主子的命令,非要杀了你不可,这就是我的忠。现在您当上了一国之主,成了我的主子,难道就没有危险了吗?再说,从前管仲发箭射中齐桓公的带钩,齐桓公不仅不怪罪,反而委以重任,这样才成就了他的霸业。现在我有要事要禀报你,你却不见我,恐怕就要灾祸临头了!”

听完履鞮的话,晋文公心动了:“是呀!这小子讲得也在理,我这么多年遭罪受难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当上这个国君吗?现在我当上了一国之主,怎么还能再去斤斤计较过去的小事,自己应该像齐桓公学习才对,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干一番大事!当年这小子杀我是忠,现在这小子来见我也是忠,我还是宽恕他吧。”晋文公念头一转,宽恕了仇人履鞮,并亲自接见了他。

晋文公听履鞮报告完情况,是倒吸一口凉气,还好自己决定宽恕这小子,他可是宫中的老资格,他的消息肯定没有错。这回还多亏人家了,如若不然,自己让别人害死了,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呀。

为了以备不测,晋文公偷偷跑出晋国,跑到秦国找秦穆公寻求保护。果然,没过几天晋国的吕省等几个大臣就放火把王宫给烧了,想一下子烧死晋文公,可由于晋文公早就离开了王宫,他们赴了个空。等晋国国内的动乱平息了,晋文公这才又回到国都,开始了自己励精图治、成就霸业的新征程。

现在我们都知道晋文公是春秋五霸之一,但很少有人知道,从某种程度上讲,晋文公的霸业是当年那个曾一心要杀了他的人履鞮成就的,要不是晋文公宽恕了履鞮,从他那儿得到了准确情报,晋文公恐怕就成为晋国历史上昙花一现的短命国君,哪还会有被后世称颂的霸业。因此上,履鞮既是晋文公的仇人,也更是晋文公的恩人。

从“仇人”到“恩人”,虽只一字之差,但需要一个人有着多么宽阔的胸怀才能做到呀!由此可见,欲成大事者,必须有不同于凡人的容人之量。晋文公做到了,在关键时刻念头一转宽恕了履鞮,不仅让仇人变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还成就了自己的千古伟业。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赵倡文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晋文公的一次宽容,竟然感动仇人,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命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