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晋国(5):父子两庄伯——曲沃庄伯娶了平王姊

晋国(5):父子两庄伯——曲沃庄伯娶了平王姊

晋国(5):父子两庄伯——曲沃庄伯娶了平王姊

一部《左传》,半部晋史。匪夷所思的是,当今考古专家竟然把晋国大小宗考证成了戎狄、怀姓九宗、鬼方。从文后所附“太庙”注解也可知道,怀姓九宗不可能有太庙。山西考古负责人之一谢尧亭,在翼城大河口M1017墓的考古报告中列出了大量外地文物与之比较,内行人一眼就能看出翼城大河口是典型的周人墓。

其实,运用一点逻辑思维也可否定当今专家的诸多说法。史书中仅有《春秋左传》提到“唐叔始封,受怀姓九宗,职官五正”,怀姓九宗的地位最高只可能是晋国大夫。西周时期的倗伯能娶周王姊,葬八鼎,其地位要高于西周晋侯(大多葬五鼎),这能是怀姓九宗吗?绛县横北男性高级墓中,葬八鼎与五鼎各一座,四鼎一座,其余是三鼎至一鼎;翼城县大河口墓地三鼎及以上的大墓共有六座,其中一座为女性。从已报道的两座男性大墓来看,鼎数“严重超标”。两地大墓数目根本不支持两国从周初到春秋早期的说法。规模超过曲沃晋侯墓群的倗国与霸国墓群,部分墓葬规格奇高,处于晋国的核心区域,却无史籍记载,也不符合逻辑。

一、曲沃庄伯娶了平王姊

考古资料显示:绛县横北最高等级的M2158墓主倗伯葬八鼎娶了周王姊,其夫人却不葬在横北,我推断此墓主人就是史书中的庄伯。在史书中,此庄伯的儿子是晋武公(名为称),与桓叔一样也记作曲沃伯。《史记》只说庄伯儿子任晋侯时“更号曰晋武公。”

在横北毕姬夫妇墓中有倗伯称所作的青铜器,铭文有“唯王二十三年”。在西周早、中期,没有史籍满足:在相近的时期内,存在——少年周王嫁姐姐,唯王二十三年,芮伯、芮公。只有我提出的曲沃代翼时期完全满足这些条件,即桓叔长子庄伯娶了周平王的姐姐。

绛县横北墓群有庄伯(倗伯鱓)与晋武公(倗伯称),翼城墓铭文中有芮公。绛县庄伯墓中出土有芮伯嫁女媵器,翼城有父子庄伯的助丧礼器。陕西韩城梁带村有芮太子、芮太子白、芮公铭文,三地出现的芮伯与芮公,均在春秋早期。芮伯万(芮太子)与晋武公同期,上述芮伯与芮公应在芮伯万奔魏前后(春秋时期各国诸侯僭称为公)。据《竹书纪年》,周厉王时的芮国国君是芮伯良夫,有专家把横北铭文中的芮伯说成是芮伯良夫,并说他是西周早期人物,实在难以想象!

2019年新公布的横北M2158墓部分青铜器铭文

如果庄伯娶的是周平王的姐姐,从两人年龄及所处形势来看是存在可能的。这也能理解曲沃系为争夺晋侯之位而有恃无恐了。如果桓王上位后,庄伯夫人回到了周王室,则能解释横北没有葬八鼎“倗伯”的夫人墓葬,属于夫人的青铜器全埋在“倗伯”(庄伯)墓中了。

验证倗伯即庄伯的其它方法:八鼎倗伯墓中,与倗姬倗伯嫁娶有关的礼器,应该来自拥立平王的诸侯国(申、鲁、郑、秦、许等),而没有西虢等拥立周携王的诸侯国。如果有晋国,则横北一定是倗国。反之,新郎一定是晋公族。因为晋国是平王这一派的,其他诸侯送了礼器,晋侯没道理不参加。别说平王姐姐嫁文侯的侄子太掉份儿,幽王死后,周朝二王并立,除了申侯等拥立的平王,还有虢公等十多个诸侯拥立的周携王(史书称作王子余臣)。谁是最后的胜利者还说不定呢,所以周平王只得拉拢晋秦等国。那时的秦国地位并不高,实力远不如晋国。在周平王二十一年,晋文侯杀周携王,帮助平王实现了周王朝的统一。可以想象,此前清除周携王的势力是非常艰难、漫长的。桓叔与文侯年龄相近,在帮助平王统一周王朝的过程中,应该也发挥过重要作用,所以文侯死后桓叔在晋国的威望很高。

平王姐姐嫁庄伯的年龄推算:幽王在位11年,24岁就去世了,就算他15-16岁生育(幽王性早熟,在宣王丧礼期间,他就与父妾胡来),平王即位时约9岁,此时桓叔约32岁。平王姐姐出嫁约在平王6年前后,年约15岁,此时庄伯年近20岁。这与此后孔子、齐恒公、墨子主张“男子二十而室,女子十五而嫁”是相符的。因此,平王姐姐嫁给桓叔长子,从年龄上讲是完全可能的。

《竹书纪年》记载鲁国支持平王,倗伯墓铭文表明鲁国参与了周王姊出嫁,我因此推测庄伯娶平王姊。最近还有人试图说明“王姊”不是指周王姐姐,这说明部分专业人士竟然不知道鲁国代周王嫁女的礼制。此前一直不在大陆公开这个内容,可能与此有关。此外,绛县与翼城墓铭文中的芮伯和芮公,分别处于芮国内乱前后(芮伯万与晋武公同期),这有助于厘清河西韩城的芮毕两处墓地主人(晋献公灭魏国封给毕万在先,魏国移至安邑在后)。

我推测毕姬是庄伯与周王姊所生的女儿,所以墓葬规格很高,毕万后来封国也与此有关。在庄伯去世前两年,周桓王组织大军伐曲沃,“武公求成,至桐而返”。横北没有倗伯夫人墓,我怀疑武公求和成功,是周王姊随虢公回去面见周恒王,并且没在再返回晋国,所以横北没有庄伯夫人墓。庄伯夫人倗姬是周平王的姐姐,是周恒王的姑奶奶。

二、倗伯霸伯毕姬是同族

史书中,除了桓叔之子为“庄伯”,晋景公时也有“晋士庄伯”,名巩朔,也称巩伯,姬姓。在晋平公时期,还有一位“晋士庄伯”,名士弱,也称庄子,是晋国主狱大夫。毕姬墓青铜器铭文有一位“倗伯称”与晋武公同名,这就是史书中庄伯的儿子,晋武公被周釐王正式封为晋侯之前也是庄伯。

从晋国三处墓群文物可知:倗伯给霸伯助丧,倗、霸均给曲村墓主作器助丧,曲村墓属于晋国无疑;曲沃晋侯M91墓与绛县葬8鼎的倗伯M2158墓,都是头朝墓道,这和其它晋侯都不同;晋侯M91与毕姬墓同期是考古文献中说的,曲沃与绛县横北墓中只有晋侯M91(桓叔)和横北M1(毕姬)墓主口含玉籽,翼城墓也有少量口含玉;还有同形联裆鬲、铜人像等,都能说明这些大墓同期、有关联。更不用说太庙用品——鸟尊,分别在曲沃、翼城、绛县及此后的赵国墓中出现,而且全国仅有这四件。正常人都会联想到它们对应同一支人口。

在翼城大河口M1017墓中,两位倗伯为霸伯助丧送了一对双凤鸟纹青铜盆,其中倗伯称即晋武公,另一倗伯之名模糊不排除是鱓(左單右鱼),在曲村墓也出现过疑似庄伯之名的铭文(清晰图片待补)。《释例》称“赗赙襚含,总谓之赠”。丧事有赗,车马曰赗,货财曰赙,衣被曰襚。助丧一般发生在同族或同姓、至亲之间,曲沃曲村墓也应如此,专家说的倗霸与晋国曲村墓主应该就是这种情况。两位庄伯同时给晋国大宗助丧,唯一对应晋鄂侯。

父子两庄伯为霸伯助丧的青铜对盆

曲村墓地6197号出土霸伯簋

在横北M1墓有倗伯称为毕姬作器,铭文是“倗伯作毕姬宝尊彝”。横北M2158墓出土的青铜鼎有铭“倗伯乍姬宝旅鼎”,是倗伯为其夫人所做。与翼城大河口M1017墓相似的是,绛县横北M2158墓也出现了两个字形不同的倗伯。其中大倗伯(广下朋)是史书中的庄伯,是他娶了周王姊及芮伯女儿;小倗伯(广下土)是史书庄伯的儿子(晋武公),他作器铭为“倗伯作旅鼎”,是儿子为父所作的旅祭之器。

毕姬丈夫M2墓中还出土了如下铭文的青铜器,其中有“唯王廿又三年”及“朕考”。这三人是什么关系?倗伯称即晋武公,他在封诸侯前能与“唯王二十三年”对应的只有周桓王末年(桓王于此年三月去世)。从毕姬墓的高规格看,她应是倗姬所生。毕姬与武公是姐弟或兄妹关系,这可以从如下铭文得到印证。

庄伯称铜簋铭文,袝祭毕姬,朕考同朕文考

《礼记·杂记下》有“虞祔”,是指虞祭与袝祭,虞为葬后之祭,袝为合于先祖庙之祭。郑玄注“袝祭,袝犹属也”。《礼记.丧服小记》载“妇之丧,虞,卒哭,其夫若子主之,袝则舅主之。”晋侯M91墓伯喜父(桓叔)以儿子名义为亡妻作器,是让亡妻“享孝于王宗”,称亡妻为倗母(庄母),这是虞祭或虞袝无疑。以上图示铭文说明,倗伯称是以娘舅身份代外甥作器举行袝祭,因此有“朕考”二字,前文追忆益公蔑历倗伯称,或是遵益公瞩托所为。在称呼上,我国某些地方几十年前仍有类似风俗,比如大人抱着小孩遇到大人的同辈或长辈,大人以小孩身份称呼对方。我认为横北M2墓主即毕氏益公,虞袝祭器不随死者葬入墓中,所以出现在毕姬丈夫墓中。倗伯称作器是在周桓王二十三年春,这涉及毕氏初吉不书月的两处例证,可以准确推算到哪一天。同年三月周恒王也去世。

有关倗伯的倗字考证与说明,详见《释倗》、《楚叔之孙倗》、《鄬子倗不是薳子冯》等文。翼城墓中的格伯与霸伯应该是大宗分国阶段两代国君的自称,目前不排除格伯是桐伯的误释。出土青铜器《倗生簋》有倗生、格伯,我推测这个倗伯的外甥是毕万,因为这个倗字与倗伯称的倗相同,金文中的生要作甥解,毕万是毕姬所生。汉武帝之前的桐乡在绛山以南,至今仍说毕万是闻喜县人并非空穴来风。

三、晋国小宗庄伯的Y基因

新浪博主兵策儒剑(刘光保)根据发表的多篇专业论文,分析得知绛县横北M2158墓的倗伯Y基因是Q1a1(也记作Q-M120)。本人通过八篇文章,全面证实晋国曲沃代翼期间大小宗的墓地,其中横北M2158墓主就是史书中的庄伯。这样,春秋晋国及战国韩国的国君Y基因就有了。第一次揭示周王族是什么人种,其意义不言而喻。

吉林大学DNA研究论文摘录

在曲阜孔氏一千多人的Y基因检测中,C类型占46.06%,Q1a1占27.01%。当今国人检测的Q基因比例仅有2.67%,其中Q1a1或Q1a1a1独占93.5%,Q-M120产生年代约在五千年前,在河南灵宝市晓坞仰韶遗址中也测出了Q1a1a1基因。曲阜孔氏、匈奴、印第安人的Y基因检测,支持司马迁《史记》以及部分印第安人的传说,比如,古籍或传说夏商周王族同为黄帝后裔,匈奴是夏遗民;美洲有一部分印第安人传说是商末渡海过去的,后者与周武王灭商后十万大军消失相符。不过,匈奴及印第安人中的Q基因,与国内Q-M120分离时间远在五千年以上,疑似匈奴墓中测出的是Q1b。

附:有关【太庙】的解释

《国语辞典》:天子為祭祀其祖先而興建的廟宇。

《释例》:大祭于太庙,以审定昭穆,谓之禘。禘于太庙,礼之常也。各於其宫,时之为也。虽非三年大祭而书“禘”,用禘礼也。

禘:古代帝王或诸侯在始祖庙里对祖先的一种盛大祭祀:“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晋国(5):父子两庄伯——曲沃庄伯娶了平王姊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4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