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看了《白鹿原》原著才知道:逼孙媳借种的白赵氏,到底有多狠

看了《白鹿原》原著才知道:逼孙媳借种的白赵氏,到底有多狠

看了《白鹿原》原著才知道:逼孙媳借种的白赵氏,到底有多狠

导读:过去都是历史,再也不回去了,最后还是学会了不打扰哪怕很喜欢

当孙媳的肚子一天天隆起时,白赵氏对她的厌恶也一天天增长,几乎不用正眼瞅那肚子,更不瞅她的脸,甚至发展到一看见孙媳端来的饭食就恶心,却又说不出口骂不出声。

白赵氏日渐消瘦,麦收后,在三伏酷暑的闷热气浪里咽了气。

《白鹿原》原著里,白孝文的奶奶白赵氏因为逼孙媳“借种”,最后“恶心”死了自己。

《白鹿原》电视剧和原著的不同是,电视剧里,白赵氏只有两个孙子:孝文和孝武。

电视剧里的白赵氏给人们的印象还不错,虽然封建自私,有时不讲人情,但还算慈祥和善。她最后死在田小娥给白鹿原带来的那场瘟疫里。

原著里,白赵氏有三个孙子,除了孝文和孝武,她还有一个孙子——白孝义。

原著里的白赵氏和电视剧里的大不相同,这个嘴巴利索,行事果决的女人,不仅自私冷酷,而且极其不尊重女人。

在她眼里,儿媳形同糊窗纸,孙媳是手中的提线木偶,她们都是白家传宗接代的工具。

这个被封建制度彻底麻痹、扭曲了的女人,忘了自己也是女性。她对待儿媳和孙媳的态度,不仅暴露了自己的自私冷酷,还让人们看清了她的心到底有多狠。

白家门楼里的冷酷女人

白嘉轩的父亲秉德老汉过世前撂下一句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让白家绝了后就是大逆不孝。

看着儿子垂头丧气,一副活不下去了的模样,白赵氏态度坚定,神情决绝地对他说:

白赵氏的决绝和冷酷,让儿子白嘉轩感到十分惊异:母亲办事的干练和果决不仅超过父亲,还比父亲少了一些瞻前顾后的忧虑,表现出认准一条路只顾往前走而不左顾右盼的专注和果断。

白赵氏一听到“缓缓”二字,便气不打一处来:“为什么要缓?二十几岁了还敢再缓”!

白赵氏对儿子的话很不以为然,她只担心白家的子嗣如何延续,只考虑将来自己腿一蹬,到了阴地里怎样向秉德老汉,还有白家的列祖列宗交代。

别人家女子的死活与她何干!

只顾白家子嗣的传承,将儿媳当作糊窗纸,把女人的命看得比一头骡子还轻的白赵氏,是白家门楼里,一个被封建制度驯化得冷酷且心理扭曲的狠女人。

护犊、不讲情面的自私女人

《白鹿原》原著里的白赵氏,是个很会护犊子,不讲一点情面的女人。孙辈之间的事,自己的孙子永远是对的,孙媳永远是错的。

“你比马驹(白孝文乳名)大,你十九他才十六,你身子披挂雄实,马驹还是个嫩秧,你要处处抬协他,听下了没”?

孝文的媳妇大姐儿,比孝文大三岁,生得身强体壮,健康结实。听阿婆说得在理,她满脸羞红地应答:“婆,我知道”。

怕孙媳当面答应,过后把自己的话当作耳边风,白赵氏又加重语气,用漏风撒气的嘴,连劝带吓地说了一番让孙媳难堪不已的话:

“你黑间别跟马驹睡得那么欢......你要是夜夜没遍没数地引逗他......把他的身子亏空了,嫩撅了,你就得守一辈子活寡”。

被白赵氏训斥得羞臊无比的大姐儿,当天晚上就冷冷地拒绝了白孝文的求欢。知道真相后的白孝文,恼恨且不解地说:“我婆怎么连这事也管”?

因为白赵氏的干涉,孝文生出逆反心理,他更加贪恋男欢女爱,一吃过晚饭,就关门上炕纠缠大姐儿。

这次,白赵氏表现得更加过分,她冷着脸,狠声恶气地对大姐儿说:

“马驹那儿回头再说,你先把自己管住,你要是管不住,我就拿针把你的碎......缝了”。

“妈越老说话越不会拐弯了”。

其实,白赵氏哪里是不会拐弯,她根本就不想拐弯,在她看来,孙媳就是她手里的提线木偶,她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自私到可笑的白赵氏,生为女人,却从不知设身处地为女人着想。

大姐儿在白赵氏的训斥羞辱下,心理留下了阴影,她在孝文面前的躲躲闪闪,又不知不觉中给孝文造成了心里障碍,两人的感情因此越来越淡。

作为阿婆,白赵氏丝毫不讲情面,恶意训斥羞辱孙媳的行为,让人们看到了一个自私冷漠的狠心女人。

为达目的豁出性命的狠女人

《白鹿原》原著里,白孝义结婚的时候,母亲仙草已经去世,他的婚事是阿婆白赵氏一手操办的。所以,白赵氏认为,三个孙媳中,孝义媳妇是令她最称心如意的一个。

这个孙媳不但有教养,而且心眼活泛,是个无可挑剔的女子。

可这个白赵氏千挑万选来的孙媳,却有个致命的、无法启齿的缺陷——婚后多年仍没给白家生下一男半女。

从来不赶庙会,不准白家的女人到处胡乱求神烧香磕头的白赵氏,为此领着孙媳求遍了原上各个祠庙的所有神灵,但最终都毫无结果。

白赵氏也若干回的领着孙媳去求过白鹿原上的名医冷先生,可吃下冷先生配的无数汤药后,孙媳的肚皮还是不见动静。

在使尽所有办法后,白赵氏仍然很坚决地表示,白家绝对不能容忍在孝义这里就此绝门。

听了老娘的话,白嘉轩来到冷先生的中医堂,绝望地对他说:“看来不休孝义媳妇不行了”。

向来不苟言笑的冷先生,破天荒地笑着问他:

最后冷先生建议白嘉轩,让孝义媳妇去一趟“棒槌会”。

冷先生的话虽然让白嘉轩难堪,却给了白赵氏启发,她由此想到一个办法——让孙媳“借种”。

白赵氏是个做事从不瞻前顾后,为达目的可以豁出一切的女人。她不必征求孙媳的意见,更不管她是否愿意,独断专行,不容商量地一人敲定了“借种”方案。

一天晚上,她炸了一盘酥脆的馍片,又打了五个荷包蛋,亲自到马号去叫长工鹿三的小儿子兔娃吃晚饭。

《白鹿原》原著里,鹿三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黑娃,小儿子兔娃。

兔娃是个诚实憨厚的碎娃子,看着白赵氏做了这么多好吃的,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婆叫我做啥只管吩咐就是了,还做这么些好吃的干啥”。

白赵氏看着吃得热汗腾腾的兔娃,很亲热地对他说:

“你三嫂得下病了,神说要找个童男陪睡作伴驱邪才能好,你给你三嫂做两夜伴”。

兔娃从小被鹿三严厉管束着,对男女间的隐秘浑然不通,他想都没想,就痛快地答应了。

兔娃吃完饭,白赵氏又压低声音对他说:

“陪你三嫂睡觉作伴的事,对谁都不敢说一个字,说了神会拔你的舌头”。

白赵氏的确是个不简单的女人,逼孙媳“借种生子”一事,她一切都安排设计得天衣无缝,毫不拖泥带水,更不留一丝间隙。

那天,她把所有人都合情合理地打发出门,晚上,家里只剩下她和孝义媳妇两人。听见兔娃轻快的脚步声走进孙媳的屋门后,她才在院子里咳嗽了一声,然后重重地关上街门

怕青涩、呆愣的的兔娃万一不从或者叫喊起来把事情弄糟,她一直老猫似的伏在孙媳的窗台上屏气静听,随时准备采用紧急措施。

直到听到孙媳得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脸孔烧辣辣地回到自己屋里。

三个月后,孝义媳妇出现呕吐现象,白赵氏让儿子白嘉轩给冷先生送去了一张上好的皮袄。

行事周到的白赵氏,要让冷先生接受奉承和酬谢的同时,也接受一个弄虚当真的事实,以便封上冷先生的嘴。

可是,当孝义媳妇的肚子一天天隆起时,白赵氏的内心却发生了变化,于是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白赵氏因为孙媳“借种”恶心死了自己。

这种出尔反尔的行为,充分暴露了白赵氏的自私和无情。

有人说,白赵氏为了让孝义有后“恶心”死自己太不值得,可他们忘了,白赵氏是个为达目的可以豁出一切的人。

一个为了白家的子嗣可以搭上老命的女人,不必多说,你也知道她到底有多狠。

写在最后:

身为女人,白赵氏外表看上去是个面善心慈的长者,可实际上,在封建礼教日复一日的麻痹下,她早已忘记了自己女性的身份。

不知不觉中,她让自己成了男尊女卑思想的拥簇者,丧失了自我反省的能力。

视儿媳为“糊窗纸”,逼孙媳“借种”,心理已经变得扭曲的白赵氏,俨然成了禁锢、操控弱者的压迫者。

她用封建礼教和男尊女卑,冷酷无情地扼杀了孙媳的天性,不仅让她们在白家门楼这方天地里失去了人格和自由,还禁锢、掌控了她们的身心。

悲剧的发生都有其根源性,从一个被压迫者变成压迫者,直至搭上自己的性命,白赵氏已经麻痹的心灵,永远也逃不开封建制度的压制和愚弄。

她始终都是封建礼教的傀儡和牺牲品!

作者简介:我是小梁,一个眼里有光,心里有梦想的90后爱奋斗的青年。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欢迎各位点赞、评论+关注哦!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看了《白鹿原》原著才知道:逼孙媳借种的白赵氏,到底有多狠 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