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联军讨伐董卓之后,东汉政府实质上已提前退出了历史舞台

联军讨伐董卓之后,东汉政府实质上已提前退出了历史舞台

联军讨伐董卓之后,东汉政府实质上已提前退出了历史舞台

第二次党锢之祸和黄巾起义后,摇摇欲坠的东汉王朝已被逼迫到了毁灭的边缘。

黄巾起义的主力军虽然历经九月就被镇压了下去,但各地的黄巾余党活动仍非常活跃。在以后的几年里,常山盗禇飞燕聚众百万,横行河北一带;凉州汉化胡人边章韩遂也纠合羌众,同东汉王朝分廷抗礼;此外,还有益州的马相、长沙的区星,仍打着黄巾的招牌盘州踞府:眼见中央朝廷业已沉沦,民变四起,地方官员又无力平乱,致使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更加困难。对此,太常刘焉向灵帝建议道:“刺史、太守,货赂为官,割剥百姓,以致离叛。可选清名重臣以为牧伯,镇安华夏。”

汉灵帝正对各方的激烈叛乱,已束手无策,乃同意其建议,积极甄选人才,任用为州牧,并加重其军权,以图达到靠地方武装来镇压人民叛乱。然而,昏庸的灵帝并未觉悟到民乱之本是源于朝廷内部,还一味追求奢华,甚至召集各处兵马在京演练做戏。可见,平乱要治本,各方州牧的镇压虽能一时弹压住叛乱,但不会给中央带来任何好处,甚至会有着更大的隐患……

早在西汉武帝时,为了有效统治大汉帝国,就将全国分为十三个州,每州置州刺史,代皇帝监察地方郡县长官行政的利弊,是既无兵权也无治民之权,也就是说所谓的州实际上是直属朝廷的机构。但随之时间的推移,州刺史开始有了权力。尤其是从汉灵帝中平五年时,为了加强地方招抚或讨剿,灵帝将重要州的刺史或一些颇有名望的大臣任为州牧,正式赋予军权及行政权。

此后,州牧们便借剿贼名义大肆组建私人武装,并将投降的盗匪编入自己的军团。眼见州牧们尝到了甜头,未改称牧的刺史也有学有样的掌握本州军权及民政,使州成为地方级最高行政的机构。这种作法,削弱了中央集权,地方州武装却日益强大,逐渐形成了朝廷无法控制地方的尴尬形势,最终导致了后期的群雄割据。

朝廷采取了这一饮鸩止渴的措施后,倒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刘焉进益州之后同郡县长官一同,逐渐消灭了川中的黄巾势力;孙坚南下讨长沙区星,连战获捷,先诛区星、后斩观鹄,平定了荆南民乱;公孙瓒北伐伪天子张举,平定了幽州。此外,禇飞燕蒙朝廷招降,只活跃在黑山;韩遂与边章起初大战张温的西征军获胜,后因自家窝里斗,边章被杀,韩遂降汉:地方大的叛乱已基本平定。但代之而来的是州牧州刺史们却开始扩张强大自己的势力,俨然成了独霸一方的军阀。

中平六年,正值壮年的灵帝因病崩于永安宫。十四岁的少帝即位,清流派党人同外戚头领大将军何进结合,企图诛杀他们的死对头宦官。司隶校尉袁绍错误地请何进调雍州刺史董卓来治乱,何进不顾众属下的反对,轻信了袁绍的说法。结果在一系列的误导下,引发了两派人马在深宫内火并事件,何进被杀,整个皇宫陷入一片屠杀的惨剧中。由于司隶最高军事首领皇甫嵩有效压制了外围军团的涉入,因此宫中以西园八校尉为首的禁军占有绝对优势,将宦官一网打尽,张让投河而死。但清流派党人最终的做法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外藩中的董卓率军借何进召入之名,堂而皇之地进入了洛阳。

董卓最初进京时步骑仅三千兵,为了服众,他在夜深时派属下兵马悄悄潜出城去,等到第二天一早又大张旗鼓地进营,让人产生兵马又到的错觉。纸是包不住火的,董卓在等纸着火之前就召揽了原何进属下的部曲,进而又诱使并州主簿吕布杀掉刺史丁原,尽数吞并了他的部下。是以董卓的势力越发强大起来。

素来凶悍的董卓早已有僭越之心,早在张温西征之时,董卓就无视主帅,独断专行。刚烈的孙坚当即请张温以主帅的身分处死董卓,柔弱的张温没答应他;后来连声望崇高的皇甫嵩元帅,也忌惮他三分。

骄横的董卓凭借自己雄厚的实力,不久就废除少帝,拥立傀儡政权汉献帝,统治达四百多年的汉室自此沦为名存实亡的境地。废少帝时,早已眼红不已的袁绍立刻摆出大汉忠臣的模样出来反对,大怒之下的董卓竟拔剑置案,一副山野匹夫的模样,骂道:“竖子敢尔!岂谓董公刃不利否?”袁绍怒道:“天下健者,岂独董公?”一面横引佩刀而出,投冀州而去。蔡东藩先生撰《后汉演义》至此,不由嘲讽袁绍道:“引狼入室,不为狼吞,还算幸事!”

董卓横行京畿,曾纵兵屠杀百姓,掠取财色,焚尸灭迹,真可谓无恶不作。不久,拥有军权的州牧由于不满董卓揽政,在袁绍、袁术及曹操的鼓动下,函谷关以东的州刺史及郡县太守,共同组成了反董卓联盟,虽然他们打出了勤王诛奸的旗帜,但除了曹操、孙坚、鲍信等寥寥几人外,其他诸侯多半勤王是假、诛奸才是真。而诛奸的原因,不过是自己想去取代董卓的位置而已。

这些军团长包括:后将军袁术、渤海太守袁绍、河内太守王匡、陈留太守张邈、东郡太守桥瑁、兖州刺史刘岱、山阳太守袁遗、冀州刺史韩馥、济北国相鲍信、豫州刺史孔伷;曹操弃职逃脱后,也组成私人军队,自号奋武将军,带着满腔报国的热情,参与了这一联盟。

反董卓军事联盟虽然声势浩大,但也只将董卓吓得忙将京都迁往长安,把函谷关以东作为战略用武之地而已。各地诸侯各怀他志,又缺乏直系从属关系,因此他们虽将司隶区东、南、北三面包夹,然而除了曹操的私人军团及袁术部属长沙太守孙坚及河内太守王匡曾和董卓军团有接触战外,关东联军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的作作势而已。

董卓却被联军的表面威风吓怕了,又源于司隶内部皇甫嵩、朱儁对己不满的压力,他主动地放弃了半壁江山——迁都;他这一错误决策给洛阳百姓又带来了灭顶之灾,不但要放弃美丽的家园、劳苦奔波,而且董卓属下还趁机掠夺财物,洛阳的富户被以通贼的罪名被杀,他们的万贯家财、娇妻美妾,哈哈,对不起了,尽归那硕大无朋的淫贼享用。

但反董卓联盟的关东军团并没采纳曹操的建议乘胜追击,曹操大怒之下亲自率兵追赶,陈留太守张邈碍于老友的情面借兵一千给他。曹操在汴水同荥阳太守徐荣大战,终因兵力不济被挫败。曹操回到酸枣盟军大营后,怒斥逡巡不近的各路诸侯,同时他也看出了反董卓联盟极为脆弱的一面,曹操于是带兵东往扬州而去。众诸侯再没有追击董卓的心思,反而为争夺领地自相交战起来。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兖州刺史刘岱带兵攻袭东郡太守桥瑁的人马,并杀掉了桥瑁。此后,反董盟军散去,由此可知,这支名存实亡的盟军当初组建起来完全是为了各人的利益而已。

袁术部属长沙太守孙坚带兵挺进,孤军战卓,数次鏖兵,除初次以寡敌众受挫以外,其后屡获大胜,董卓败走长安,临走时纵火烧毁了历经数百年建设的洛阳城。合法性的公权力正式消失,割据一方的军头早已忘却了当年“勤王”的响亮口号,公然自相争斗,恃强凌弱地征伐起来。而其中,又以袁家的两个兄弟的强大势力,争得最火。

孙坚没有乘胜追击董卓,后同袁术大败袁绍部将周昂,退回了长沙。不久后死在和荆州刺史刘表的争战中,也种下了日后东吴和荆襄间的世仇宿敌的关系。

董卓在一段时间后也被最信任的司徒王允和义子吕布除去,但西凉军团在李傕的带领下攻入长安,杀死王允,逼走吕布,窃据了朝政。

自此以后,东汉王朝空挂着名号,实质上已提前退出了历史舞台。历史的主角换成了为成就大业而攻伐争夺的各州郡的军阀们。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联军讨伐董卓之后,东汉政府实质上已提前退出了历史舞台 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3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