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婉拒《长津湖》的张译,曾陪伴植物人初恋10年,如今她怎么样了

婉拒《长津湖》的张译,曾陪伴植物人初恋10年,如今她怎么样了

婉拒《长津湖》的张译,曾陪伴植物人初恋10年,如今她怎么样了

如果张译出演胡军在《长津湖》中的角色,会更好吗?

百亿影帝张译一直是历史军旅题材作品的常客,从最初的《士兵突击》到去年的《八佰》,他出演《长津湖》本该具有绝对说服力。

更何况,《长津湖》的编剧之一就是写出《士兵突击》的兰晓龙。以往只要是他的作品,张译都会参演,像大家熟知的《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生死线》,都让二人互相成就。

手头有《长津湖》这样一部史诗巨作,兰晓龙怎么会忘记当年的“史今”呢?

由于张译的无暇分身,《长津湖》剧组反而找到了更贴切的人选。

剧组在翻找资料时意外发现,另一位影帝胡军的父亲,当年正是亲身参与战斗的一员。

而胡军本人也主动找到《长津湖》剧组,希望能够参与这部电影的拍摄,以此向自己的父亲致敬。

兜兜转转之后,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长津湖》是一部群像大戏,但胡军的到来,显然让“雷公”这个角色孕育出更加夺目的光彩。

有多少人被雷公牺牲前的那段戏击中灵魂?这个催泪片段还是胡军临场改的戏。

在原定剧本中,一直把战友们当孩子的雷公牺牲前说了许多话,还嘱咐千里要把兄弟们全部或者带回来。

但胡军对此并不赞同,他认为雷公牺牲前遭受的痛苦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简单朴实的表达反而更合适。

于是,“哎呦,疼死我了”和“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成了全片最大的泪点,胡军改的戏也让吴京都觉得心服口服。

说回张译,《长津湖》已经上映,他出演雷公的假设当然是不成立了。

而张译再得张艺谋垂青,曾被调侃说自从《悬崖之上》后,老谋子逮到了会演戏的张译就使劲儿用他。

毕竟,这年头,靠演技吃饭的好演员是真的很少了。

有人捧着百万一集的酬劳请他去当表演节目导师,他说:“点评几句培养不出好演员,梦想不必引导。”

在流量为王的时代里,他好像一直不想让自己太有热度,就像他的感情生活,也一样低调。

当年20岁的张译,一心想要成为播音员,误打误撞爱上了表演,却因为长相不过关四处碰壁。他好不容易考进了北京战友话剧团的学员班,穿上军装,可没想到比事业更早到来的是刻骨铭心的初恋。

那个女孩是张译的战友,也是同乡,一来二去便成了朋友。

彼时的张译虽然是话剧团的一份子,却没有多少实际演出的机会,但私底下他的那份对表演的热爱,让他和这个女孩有了许多话题。

他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后来终于有机会在《雷雨》这部剧中同台演出,感情更加亲厚起来,就连领导都觉得这两个孩子是不是已经开始谈恋爱了。

事实上,当时张译和女孩之间还是纯粹的友谊,领导的担心在后来才慢慢变成了现实。

因为组织有纪律,不允许战友之间越界,张译的初恋只能谈得小心翼翼,就连约会都要选在隐蔽性极强的地方。

不但当时的环境不允许张译大大方方地谈恋爱,女孩的家长也看不上他普通农民家庭的出身,甚至埋汰张译这张脸是被人一屁股坐过的。

张译这张脸,在演艺这一行当里的确算不上有多出挑,当初他们班上评选三大丑男,一个后来成了《武林外传》中的燕小六,还有一个就是张译。

啼笑皆非的事情比比皆是,可张译对女孩一往情深。

这段不被看好的恋情最终在2000年落下帷幕,然而不幸的是,这个女孩遭遇车祸,被撞成了植物人。

尽管分手已有4年,张译还是在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从那以后,张译经常去医院陪着她说话,希望能唤醒她。

最终还是天不如人愿,女孩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而此时,已经默默无闻演了10年话剧的张译,却迎来了事业的转机。

到剧组拜码头被拒绝对于当时的张译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史今”这个角色还是剧组因为看他态度好才给的。

出去拍戏就得告别战友话剧团,曾经想过自己离开部队就将无处谋生的张译陷入了纠结,最终他还是迈出了这一步。

《士兵突击》中史今退伍的杀青戏份拍完时,张译的转业申请正好批了下来,眼前展开的是未知,也是无限可能。

这一次,张译押对宝了!

成名15年以来,张译一直没有改变,他还是执着于剧场式的那种沉浸式表演方式,哪怕这在科技日新月异的影视剧行业里显得有些“笨拙”。

正是这种“笨拙”,突显了这个行业日渐稀少的“真诚”。

拍《生死线》的跳海戏份时,张译身上被保鲜膜裹得严严实实,以至于落水后动弹不得,差点被淹死;

第一次接到张艺谋伸来的橄榄枝时,张译只花了20天就减掉了20斤,强忍着胃痛拍吃戏,把14碗面条吃得精光,一下戏又全吐了出来;

或许是这样的“真诚”,打动了在电影行当里见惯敷衍的张艺谋,他在连续两年、三部电影的班底中都写上了张译的名字。

除了用“笨方法”演戏,张译的感情生活也一如既往的低调。

2004年,还在穷困中挣扎的张译和大他6岁的钱琳琳,因为一场大雨相识。

对于张译和初恋的过往,钱琳琳一直表示理解,可她的父母依然不同意女儿和比自己小且事业上一无所有的张译来往。

结婚后,张译把家里的经济大权交给钱琳琳,工资卡也绑定了她的手机,让她时刻知道自己的动向,有足够的安全感。

2014年,张译的初恋还是去世了,那时候他已经在事业上有所建树,远在法国参加活动,没能回来参加葬礼。从此,钱琳琳就这样成为了张译生命中唯一的陪伴。

或许是经历过人间冷暖和生离死别,张译和钱琳琳选择了丁克生活,用7只小猫代替了子女的慰藉,一样过得很幸福。

4年前,凭借《鸡毛飞上天》,40岁的张译斩获金鹰奖影帝。

他的人生就像这部剧一样,曾经不被人看好,却靠自己的“笨拙”和“真诚”完美逆袭,而飞上天之后,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双脚需要踏实地站立在大地上。所谓的“不忘初心”,不过如此吧!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婉拒《长津湖》的张译,曾陪伴植物人初恋10年,如今她怎么样了 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