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从长安“铁憨憨”崔器,到大白社恐青年,他演的小人物“太抢戏”

从长安“铁憨憨”崔器,到大白社恐青年,他演的小人物“太抢戏”

从长安“铁憨憨”崔器,到大白社恐青年,他演的小人物“太抢戏”

还记得长安城里,有个叫崔器的铁憨憨么?

没错,就是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多次阻碍张小敬办案的陇右崔器。

每每说话都是歪着嘴、皱着眉,带着不可一世的混痞。

总是穿着厚厚的甲,时常将自己的兵器——两把锤子,架在脖颈后面。

虽然长得不帅,但辨识度绝对高。

为了功名,崔器背叛了靖安司。

为了情义,崔器最终还是选择了守护靖安司。

但崔器没有怕,长剑穿过了身体,利斧劈裂了肩胛骨,肚子都险些被生生划开,他,还是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直至龙波都动容,眼瞅着李必离开,大声喊道:“长安,崔器!”。

崔器回归初心,舍命护城,在军牌上沾着血写下“长安”二字,不知弄哭了多少人。

他是陇右崔器,亦是长安崔器。

崔器是长安城里的一个小人物,他能够来到长安打工,还是靠着阿兄的关系。

立足、升迁、扎根……崔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当今无数年轻人在他乡闯荡的模样。虽然是部古装剧,却还是有很多观众在崔器的身上看见了自己打拼的身影。

崔器的深入人心,很大程度要归功于演员蔡鹭的投入。

据说拍摄时,蔡鹭每天要花两个小时的特效妆才能开始拍戏。他还给自己设计了一个“手搓名牌”的动作,以此来体现崔器的自卑和想要磨去“陇右”的决心。

蔡鹭总是能赋予角色极强的仪式感。

在《海上牧云记》中,他和周一围演对手戏,气场一点也不弱,赫兰的霸气甚至胜过了硕风和叶。

汪鸣刚开始进入剧情的时候,镜头几乎都没有给到他的脸,可是他独特的性格却一下子抓住了观众:一个因“怕见领导”而出名的修理工。

和领导迎面走过来,汪鸣会迅速躲到船舱门里;正在修理天花板上的设施,被领导撞见,汪鸣会在梯子上以标准的军姿立正答“到”。

如果说“毁容式”演技已经够绝了,那么蔡鹭“没容式”演技更绝,只靠身影和脖子一下,就让很多观众被圈粉了。

有观众戏称:汪鸣是全剧的搞笑担当吧。

在“优雅号”船员被救上大白之后,一位患者的床头灯坏了。汪鸣接到电话准备出工,可前脚刚踏出去,后脚就缩回来了,他想了想,戴上了一个头盔。

胆小,或许是贴在汪鸣身上的第一个标签,但很快,他便撕去了。因为隐藏在胆怯本性之下的善良,才是汪鸣最可贵的闪光点。

汪鸣不善表达,用现代词语形容,就是社恐症。

难民不知道汪鸣去干什么了,可上帝视角的观众看到了,他离开后立刻去给孩子做了婴儿床。

另一位难民婆婆的儿子在救灾中牺牲了,医生们给婆婆做白内障手术,想让她还能有机会看到儿子的照片。

手术之后,又是汪鸣悄悄地把照片放进了相框,又把相框摆在了婆婆的床头。

当大白靠岸,所有人下船休整时,只有汪鸣选择了留在船上。

这一刻,许多观众或许已经隐约感觉到汪鸣身上,是有故事的。

汪鸣对着船舱玻璃向外望去,即便刺眼,他还是呆呆地望了一会儿。随后,他拿起了一个小本本,对着落日余晖陷入了沉思。

9集,蔡鹭cut的时长恐怕也不到40分钟,然而蔡鹭的表演层次却相当丰富。

作为演员,蔡鹭的相貌并不是一眼就能让人记忆深刻的那种,甚至放在人堆里也毫不起眼。但他一直怀揣着对演戏的信念感和使命感,在专研演技的道路上不断努力。

多年来,蔡鹭饰演了很多的角色,有喜剧人物的鬼马搞笑,也有悲剧人物的肝肠寸断,他纯熟独特的表演风格成为了荧屏中较为亮眼的存在。

在某采访中,蔡鹭曾说,他没有把自己看做是明星,而是一个努力的演员。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从长安“铁憨憨”崔器,到大白社恐青年,他演的小人物“太抢戏”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