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这对父子明明是清官,为何墓中却有价值上亿的珍宝?

这对父子明明是清官,为何墓中却有价值上亿的珍宝?

这对父子明明是清官,为何墓中却有价值上亿的珍宝?

在我们的印象中,上海就是现代化的一个代名词。这里有高楼大厦,有繁华街道,有各色人种……传统,尤其是带着浓厚神秘色彩的古代墓葬,好似与这座城市毫无关联。然而1993年春,人们在上海徐汇区肇嘉浜路附近因房屋建设而发现了一片明代墓葬群。其中一对父子与各自妻子的合葬墓,价值甚至难以估量。

一、上海四百年前的古墓

作为江南地区的一部分,明代的上海城市化和商业化进程都不断加快。再加上明代中后期上海一带受到倭寇的严重侵扰,大量士绅便从风光宜人的乡野移居到城市。"郡邑之盛,甲第入云 ,名园错综,交衢比屋,闤闠列廛,求尺寸之旷地而不可得。"

城市之中的士人密度如此之大,这便让上海在当时的城西门外,也就是今天的肇嘉浜路、肇周路一带形成了一片明代墓葬群。徐光启、潘恩、陈所蕴、顾从礼等当地望族的家族墓葬就分布于此。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至今,由于城市的发展,肇嘉浜路一带的明代墓葬就已被发现并清理三十余座 。顾定芳夫妇、顾从礼夫妇的合葬墓亦已得到整理。

2、 鼎鼎有名的清官父子

顾定芳,又称顾世安、顾东川,南直隶松江府上海县人。他的高祖顾友实世居青浦松泽里,通过经商为家族积累起了一笔不小的财富。而顾定芳的父亲顾澄也是一个善于理财的聪明人,后迎娶了上海浦东显赫豪族出身的陆氏。(浦东陆家嘴正得名于该家族。)至于顾定芳本人,也求娶到了上海江湾旧族闺秀李氏。

早年,顾定芳也希望通过科举入仕,因而拜师文定公张邦奇。结果二十余年过去,顾定芳屡试不第,反倒是成了上海赫赫有名的金石书画收藏家和"置学田,建义塾"的慈善家。嘉靖十七年(1538),在好友,也分别是新旧内阁首辅的夏言、李时,以及太医院院使许绅的共同推荐下,顾定芳才入朝成为了太医院御医。

顾从礼,字汝由,顾定芳长子。相比于父亲,顾从礼的仕途要顺利许多。他曾奉命巡视承天府,后又参与编纂《承天大志》和皇室谱牒,并因擅长书法而摹抄《永乐大典》。嘉靖中后期,顾从礼升任光禄寺少卿,位列从四品上。

在担任光禄寺少卿期间,顾从礼还做了一件与上海息息相关的大好事 。嘉靖三十二年(1553),上海在一年内被倭寇接连侵扰多达五次。为此,上海市民决定筑城抗倭。可当地财政一如既往地不能支撑修筑防御工事。因而顾从礼决定越权上书,请求朝廷拨款。同时,他还捐出粟米四千石,助力修筑小南门。

将当时的计量单位折算,四千石就是今天的572928斤,基本上是光禄寺少卿16年的俸禄。而顾从礼并未担任这一职务如此之久。再加上当时上海的米价比其他地区更高,因而可知顾从礼捐出的着实不是一笔"小钱"。

顾定芳、顾从礼父子,虽身处政治黑暗的明代乱世,却始终秉持着仁善之心。他们虽不是什么朝廷命官,却恪尽职守,担起了士绅的社会职责指责,实践了父母官的清廉爱民。

3、 夫妇合葬墓的价值

不过正如光禄寺少卿工资不高但顾从礼能捐出一笔巨款,顾定芳、顾从礼父子虽为官没挣多少钱,但毕竟出自上海名门望族。父子俩在与各自妻子的合葬墓中,就按照他们的出身放入了不少珍宝。

因为顾定芳御医的身份,顾定芳夫妇的合葬墓中有不少与中医息息相关的物件。墓中有一紫檀镶玉插屏,上层嵌有镂雕孔雀牡丹和灵芝纹白玉嵌饰,且白玉长接近六厘米,宽接近五厘米。因为牡丹、灵芝在中医中皆可入药,因而此插屏非常符合顾定芳的社会身份。

墓中还有银制鎏金镶玉鸡心形香坠和多边形香坠,可用于盛放香丸以杀菌除秽。另有一枚白玉圆雕执荷童子扇坠,童子雕刻灵动活泼。此外,顾定芳的发间还插有一枚玉簪 。对一般人来说玉簪只是一个常规物件。而对于中医而言,玉簪还是治疗耳聋的医疗用具。

在顾从礼的墓中,除了有精美的玉器,还出现了上海历史上的一个"第一次"——第一次出土保存完好的明代古尸。当缓缓打开顾从礼夫妇的棺椁,人们见到顾从礼的皮肤呈黄白色,口唇微启,眉毛胡须分毫毕现,身上的冠服整洁如新。

通过后来的解剖和病理学研究,我们还得知顾从礼是于81岁高龄才逝世。虽然他生前患有多种疾病,但这个年纪更有可能是寿终正寝。且他棺椁的构成,以及用于防水的生漆、纺织品,甚至厚达二十厘米的糯米浆等,为我们研究古代湿尸提供了重要实例。因而这上海第一具明代古尸,具有尚无法定量的巨大研究价值。

可以说,顾氏父子在生前为上海的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在死后又为我们留下了重要的"遗产 "。他们是上海的历史名人,也成为了今日繁荣上海的"见证者"。今日上海如此安乐,顾氏父子大抵也会感到欢欣了。

参考资料:

[1]王连根.上海明代古尸顾从礼的解剖与病理研究[J].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学报,2002,100-101.

[2]俞宝英.顾从礼与上海城墙的修筑[J].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2,29-31.

[3]叶舟.明代上海地区家族的变迁与发展[J].史林,2018,No.173,96-103 163 224.

[4]孙维昌.上海出土明代玉器珍品鉴赏[J].收藏家,2010,No.169,44-49.

[5]高毓秋.明代御医顾定芳及其随葬品[J].中华医史杂志,2001,37-39.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对父子明明是清官,为何墓中却有价值上亿的珍宝?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1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