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石勒俘获了“屠伯”苟晞,处死“皇太子”司马端,野心迅速膨胀

石勒俘获了“屠伯”苟晞,处死“皇太子”司马端,野心迅速膨胀

石勒俘获了“屠伯”苟晞,处死“皇太子”司马端,野心迅速膨胀

晋永嘉五年(公元311)六月,汉将石勒处死了“清谈大家”王衍及俘获的一系列王公、贵族、大臣,与刘曜、呼延晏、王弥等人会兵一处,顺利地攻陷了洛阳。

攻下洛阳当日,王弥一时高兴,纵兵大掠宫中宝物及宫女。

此举,惹起了刘曜大不快,斩杀了王弥的牙门王延。

由是,王弥与刘曜结下了梁子。

汉军撤离洛阳前,王弥向刘曜提出存留洛阳以为都城,刘曜拒绝了,四下举火,大焚洛阳城。王弥与刘曜彻底闹掰,一气之下,领兵东走项关。

至此,王弥已有自立之心。

眼看刘曜班师平阳,王弥便准备另起炉灶,举兵发难。

但刘曜虽然已去,石勒还在。且石勒的兵力原已遍布华北平原,新近又取下了黄河南部的南阳、宛城等地,自从破灭了洛阳,又相继攻下了襄阳、及江、汉一带的三十余个堡垒,雄据江汉。

王弥忌惮石勒了得,犹豫不决。

前思后想,他想出了一条“一石二鸟”的毒计:派人去联合青州的晋将曹嶷,同时又盛情邀请石勒入青州与自己会合。

他以为,这样一来,自己不但可以据青州得以自保,还可以趁此会合之机将石勒除掉。

恰逢石勒突袭仓垣得手,俘获了晋将“屠伯”苟晞,王弥便写了一封信给石勒,在信中虚情假意地吹捧道:“石将军擒获了苟晞,真是大妙!若苟晞为你的左长史,我王弥做你的右长史,何愁大事不成!”

可惜,他的奸计被石勒识破。

十月,石勒在己吾宴请王弥,趁王弥醉得七辇八素之时,将他杀死,并尽并其部。

由此,石勒的势力又暴增了不少。

石勒奏疏上所陈,便是斩杀王弥一事。

在奏疏中,石勒着重且反复地强调了王弥意图谋反的深重罪孽,然后轻描淡写地补了一句:他王弥反心若炽,罪恶昭著,我石勒只好先下手为强,把他法办了。

好你个石勒,遇事不请示、不汇报,先斩后奏,你、你什么个意思?!

刘聪的血管快要爆裂了。

偏偏,石勒的军事势力太过强大,在汉国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刘聪不敢发作,只能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下诏随便责备了几句,又加封他为镇东大将军,让他执掌幽、并二州军事,将此事拉倒,而将一腔怒气撒向了倒霉蛋司马炽。

司马炽的死讯传至长安,“皇太子”司马邺宣布继位,是为晋朝的第四位皇帝,晋愍帝,改元“建兴”。

建兴元年(公元313年)五月,晋愍帝司马邺发布诏书,声称要扫除邪恶的汉国,迎回怀帝司马炽的棺木,钦命幽州的王浚和晋阳的刘琨集结起两州兵马共三十万直取平阳,右丞相司马保率兵三十万前来充实长安,左丞相司马睿率兵二十万进攻洛阳。

晋愍帝司马邺诏书中提到的四个人,都是此时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先说司马氏中的两人。

右丞相司马保,其曾祖是司马懿的弟弟司马馗,父亲为南阳王司马模。

司马保的先天缺陷比较严重,他的身体奇胖,自称重八百斤,喜欢睡觉,有阳痿之症,不能御妇人,但有文采。晋永嘉五年(公元311年)发生永嘉之祸,父亲司马模战败被杀,肥王司马保在上邽(今甘肃天水)袭爵为南阳王。

晋永嘉七年(公元313年),司马邺在长安组建临时政府,遥封其为大司马。这年(建兴元年,公元313年),司马邺称帝,再加封其为右丞相、大都督、都督陕西诸军事。

左丞相司马睿,是司马懿第五子司马伷之孙,司马觐之子。

左丞相司马睿的故事比右丞相司马保长很多很多……

关于司马睿的身世,有一段这样的传闻:当年司马懿翻看谶书《玄石图》,发现上面有四字谶语:“牛继马后”。就异常担心,担心自己辛辛苦苦建立下来的功业会被姓牛的人夺去了,于是,对姓牛的人特别忌恨。当然,他要杀尽天下姓牛的人是不可能的,他只把目光对准姓牛人中比较牛的人。有一个名叫牛金猛将,善于作战,颇有战功。司马懿用毒酒毒杀了他,认为这样一来,后患已绝。谁能想到,他的孙子司马觐娶了一个叫夏侯光姬的妃子,这个妃子,风流成性,竟与一个牛氏小吏私通,巧的是,这个牛氏小吏的名字也叫牛金,史称“小牛金”。不久,妃子生下了司马睿。晋太熙元年(公元290年),司马觐病死了,年仅十五岁的司马睿袭爵为琅邪王,继承了司马觐一脉的家业。

在“八王之乱”中,处于帝室疏族地位的司马睿手中既无兵,也无权,他听从了好朋友王导的劝告,采取低调谨慎的方针,远离争端,以求存活。随着形势的发展,“阴险帝”司马越的势力越来越大,司马睿便主动依附于他,得封为平东将军、监徐州诸军事,留守下邳。

不久,刘渊举兵,中原局势又为之一变,司马睿又听从了王导的建议,请求移镇建邺(今江苏南京)。司马越遂于晋永嘉元年(公元307)七月任命他为安东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移镇江东。晋永嘉五年(公元311)五月,司马睿又被封为镇东大将军,成为江南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

且说,洛阳城破当日,除了晋愍帝司马邺成功出逃到密州(今河南密县东南)外,晋怀帝司马炽所册立的皇太子司马诠(晋武帝司马炎之子清河王司马遐的第三子)的弟弟豫章王司马端也到了仓垣(今河南开封东南)。

在仓垣,“屠伯”苟唏等人将司马端奉为了皇太子。

苟晞虽为一时名将,但重建了小朝廷,自任了太子太傅,就一味耽于享乐,不理政事了。他觉得自己有再造之功,为了犒劳自己,疯狂纳妾,纳了几十个,又购进了上千名丫环,每日天昏地黑,醉生梦死,终于招致石勒的突袭,成了石勒的战利品。

石勒俘获了苟晞,处死了司马端,野心迅速膨胀。

其后,他私斩王弥,看到刘聪非但不能奈自己如何,反而给自己升官加爵,便更加无法无天,不再甘心做一个汉国之臣。

当然,这时的石勒还没有要跟刘聪决裂进而一争高下的想法,而是准备将自己的势力由江北向江南推进。

由此,石勒和司马睿在军事上的对话就不可避免地展开了。

晋永嘉六年(公元312年)二月,石勒在葛陂一带构筑垒壁,广造船只,准备攻打江南的政治经济中心——建业。

司马睿吃惊不小,赶紧会集江南兵力于寿春(今安徽寿县),任命习于水战的镇东长史纪瞻为扬威将军,都督京口以南至芜湖诸军事,以备不测。

大战一触即发。(以上为覃仕勇著作《两晋南北朝的泣血悲歌》上册节选,欲了解更多内容,请到专栏阅读全书)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石勒俘获了“屠伯”苟晞,处死“皇太子”司马端,野心迅速膨胀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