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林徽因临终前,为什么执意要见徐志摩前妻张幼仪?

林徽因临终前,为什么执意要见徐志摩前妻张幼仪?

林徽因临终前,为什么执意要见徐志摩前妻张幼仪?

张幼仪与林徽因两个性格迥异的女人因徐志摩而产生了交集。这一段交织在近代知识分子之间长达几十年的爱恨牵缠,最终因为林徽因的红颜消逝画上了一个不完美的句号。

林徽因在北京的病榻上时,曾提出想要见张幼仪一面,这一次会面让张幼仪铭记一生。在弥漫着书香与革命的历史时空里,徐志摩意外丧命,林徽因与陆小曼各自零落成泥,化为清风一缕,张幼仪终成了他们几人故事最后的记忆者。

1913年,浙江都督府任职的张嘉璈前往杭州府中学堂,视察学生们的境况。在琳琅满目的佳篇中,他一眼相中了一篇辞藻华丽,倜傥风流的文章。得知文章的作者是徐志摩后,张嘉璈便拜访了徐父,提议结两家为姻亲,徐父欣然应允。

1915年,15岁的张幼仪听从家人的安排,放弃了自己在女子学校研读三年的学业,嫁给了17岁的才子徐志摩。结婚之前,母亲拉着张幼仪的手,叮嘱说:嫁到徐家以后,千万顺从公婆,只可说“是”字,“不”字是一定不能提起的。这句话被张幼仪始终记在心里。

碍于“父母之命”的徐志摩对这段婚姻甚为不满,不过在这时,他还是没有站出来反对以后的日子里,自己常常挂在嘴边的“灵魂的束缚”,只不过轻描淡写地表示了自己对张幼仪的嫌恶。

徐志摩在通过照片第一次见到张幼仪的长相时,只是满不在乎地说:乡下土包子。这种自鸣得意的论调此后被徐志摩带到了生活中,他常常当面这样对张幼仪讲:土包子!在徐志摩的意识中,谨守妇道的土包子永远不会顶撞他。

徐志摩先声夺人,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在婚姻里掌握了主动。可是一段恋情,喜欢处处掌握主动的,往往最终不是胜利者。

张幼仪为徐志摩诞下了第一个孩子阿欢之后,徐志摩仿佛完成了一桩家族使命一样对张幼仪再也不闻不问,他选择了赴欧洲留学,撇下张幼仪一人独自在家带孩子与伺候公婆。

1920年,已经在欧洲呆了三年的徐志摩在英国游玩时,邂逅了随父亲林长民旅游的林徽因。在某一瞬间,徐志摩感觉到自己脑袋里有一个盒子,“啪”地一下打开了。迅速林徽因展开了浪漫的追求。

这时候的徐志摩已经不再是一个孩子的父亲,更不是张幼仪的丈夫——而是摇身一变,变成了“阿徐”,他的心中只剩下了“徽徽”,他沉浸在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里。

“徽徽,我跌进去了……我上不了岸……水草绊着我,喘不过气。”夜游康河时,徐志摩深情地对林徽因说。

“徽徽,这一世,你还要我再等成一堆荒冢么?”诗人徐志摩无所不能,连一处墓碑都可以成为他借机示爱的工具。

面对徐志摩用诗意所构造的浪漫幻境里,这个年仅16岁的少女变得不知所措。“在我和张幼仪之间,你必须做出选择。”林徽踌躇着。

徐志摩首先是一位文人,然后是一个艺术家,最后他还是一位诗人。文人与艺术家就已经够可怕了,更何况他还是一位诗人。在他富有艺术气息的想象中,新时代的爱情观念里容不下粗茶淡饭,容不下循规蹈矩,更容不下一个不懂情调的妻子。我要林徽因,我不要张幼仪,我要爱情,我不要婚姻。徐志摩想。

徐志摩终决定让自己消失,或者让张幼仪消失。纵然他还没有走进林徽因的世界,但在他心中,这一天不会远了。

徐志摩写了一封略带急切的信,这封信漂洋过海寄到徐志摩的老家,寄给父母与妻子,信中言辞恳切,备言希望求张幼仪来到英国与自己相聚。

张幼仪取得了公婆的支持,只身远渡重洋,来到异地与丈夫相会。可她见到桥头等候的徐志摩的表情时,一颗心如堕落冰窟。那是怎样一副嫌恶的表情啊。

事情果然如她所想,到了英国之后,徐志摩再一次将张幼仪撇在一旁。把安她排在沙士顿小镇之后,徐志摩便每天行色匆匆,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在英国小镇,张幼仪为徐志摩怀上了第二个孩子,当她把这个喜讯告诉徐志摩时,徐志摩几乎不带思考地回道:堕胎。这让张幼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可我听人家说堕胎会有生命危险。”她把姿态低到尘埃,近乎哀求。

“乘火车也会死人的,难道就不会有人乘火车了吗?”在张幼仪面前,“阿徐”又变回了徐志摩。

徐志摩已经消失了几周,三个月身孕的张幼仪在英国举目无亲,只好写信给了法国留学的二哥,很快收到回信:“不要堕胎,孩子我养,忘掉诸事,前来法国。”二哥的信是张幼仪的最后一份依靠。

第二个孩子在德国医院降生。孩子降生一周之后飘然而至的,是一封徐志摩的离婚通告。

“真爱一定是奋斗之后才能得到的,我要改良社会,我要造福人类,我要为国人的离婚做第一个榜样。我们自由离婚,彼此不再痛苦,各自幸福。”

理由多么符合徐志摩的诗意。不仅要离婚,你还必须快乐,不仅要快乐,还必须尊重我为离婚所付出的勇气,我为真爱的奋斗的决心,以及我的离婚是为天下苍生开宗明义,你必须正视我的伟大。

1922年,张幼仪第一次为自己的人生做了决断,在异国他乡,她毫不犹豫地签下了这份离婚协议。

第二个孩子降生不久便因病夭折。失去了精神支柱的张幼仪在辜负与抛弃的无边寒冷中结束了自己的欧洲之行。

归国以后,张幼仪将事情告知了徐志摩的父母,徐父痛心疾首,决定和徐志摩断绝父子关系,可这并不能挽回徐志摩的心,反而让他在浪漫的幻想中越飘越远。

张幼仪开始尝试自己的新生活,这个在传统教育中成长的女人不仅没有被击垮,反而重获新生,她在上海开始经商,并将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同时还开了一家店,专门为人设计服饰,店名“云裳”。

不知道一直被徐志摩当面诟病外貌丑陋的张幼仪,将店名取名云裳时,她的内心又作何感想。

徐志摩对所有人宣称他对林徽因的爱是自己人格的独立、灵魂的救赎,可是偏偏事与愿违。

林徽因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去。她没有和徐志摩在一起,而是嫁给了徐志摩的老师梁启超的公子梁思成。求而不得的徐志摩则选择了另一个崇尚“西式婚姻”的女人,陆小曼。

1931年,徐志摩在赶赴林徽因演讲会的飞机上遭遇空难,当他的遗体被人们找到时,与他相关的三个女人的命运走向也渐渐清晰。

陆小曼染上了鸦片,并早在与徐志摩的婚姻期间就有了一个翁姓的新情人,不仅如此,徐志摩活着的时候,二人的财产就已经被陆小曼花的一干二净,甚至逼得徐志摩举债连连。如今的陆小曼生活拮据,需要靠张幼仪的接济才能勉强生存。

林徽因在婚后依然不能避免徐志摩的痴缠,在与徐志摩的关系之中,她的内心始终摇摆不定,不能做出决断,就算徐志摩身死,她仍不能洞明自己的内心。

直到1947年,林徽因患上了肺结核,病床上的林徽因听闻张幼仪也在北京,便请人告知张幼仪,希望同她见上一面。

张幼仪觉得她与林徽因之间向来没有交际,没有见面的必要,虽然十分不解,最终张幼仪还是赴了约。

这是徐志摩死后的16年里,两名情敌的第一次会面,同时也是最后一次会面。刚刚动了一次大手术的林徽因已经无法说话,她只看了看张幼仪,又看了看徐志摩的儿子、孙子。没人解读出林徽因的眼神,这一次短促的见面很快一段落。

这一场无声的见面宣告了与徐志摩有关的三个女性之间纠葛的结束,因此被张幼仪一直深深地记在心中。

“也许,她是要看看我不仅长得丑,而且不会笑吧”,晚年,张幼仪对侄女张邦梅讲述她们这一代人的往事时,颇为自嘲地做了这样的解释。

张幼仪对林徽因的记忆,远比对陆小曼要深刻、沉重得多。徐为了林徽因而选择了抛弃,又为了林而丧命在飞机事故中。在那段欧洲之旅的痛苦回忆里,张幼仪也是位年轻,得刚为人妇的少女。徐志摩近乎无情的言语对张幼仪内心深处所造成的创伤,恐怕是她一辈子也难以愈合的伤痕。

在北京,素未蒙面的林徽因与张幼仪再次相见,纵然两人相对无言,那一份内心深处沉寂多年,一个人默默承受的酸楚,就已经值得张幼仪终身难忘了。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林徽因临终前,为什么执意要见徐志摩前妻张幼仪?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0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