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97岁的他说“以身许农是我一辈子的事!”

97岁的他说“以身许农是我一辈子的事!”

97岁的他说“以身许农是我一辈子的事!”

手捧沉甸甸的“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

我国著名核农学家、教育家

97岁高龄的陈子元动情地说

“以身许农是我一辈子的事!

个人任何成绩的取得

都是党和人民培养、时代造就

集体奋斗的结果!”

从化学转入核农学

1945年8月

美国连续向日本广岛和长崎投放了原子弹

两座城市瞬间摧毁

数万生灵顷刻陨灭

人类第一次见证了核能的巨大威力

陈子元与大夏大学师生合影

1944年

陈子元从上海大夏大学化学系毕业

在工厂上班的父亲拒绝与日本人合作

陈子元进入上海四维化学农场工作

从事无土栽培实验

养家糊口

虽然陈子元的无土栽培番茄很受欢迎

然而他却没有沿着

“中国无土栽培第一人”的路走下去

而是踏上了一条

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学术之路

新中国成立后

几经辗转

陈子元开始在浙江农学院任教

也是在这里

陈子元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并励志成为一名先进科学家

1956年

我国第一个12年科学发展规划

《1956—1967年科学技术发展远景规划》制定

原子能在农业上的应用随即提上日程

陈子元也被紧急召回

赴上海

参加“原子能和平利用讲习班”

并担任同位素农业应用组组长

在浙江农学院同位素实验室测量放射性样品

培训结束后

陈子元在浙江农学院

建成了我国农业高校

第一个放射性同位素实验室

“你们还没有结婚

我已经有孩子了,我来吧”

初创期

在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张劲夫的支持下

获得了放射源

虽然在从北京取回放射源的过程中

已经将放射源放入填满沙子的铅桶的铅罐中

但是回到实验室发现

运送人员的白细胞急剧下降

核辐射给他们上了实实在在的第一课!

核辐射确实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但科学进步有时需要作出牺牲

放射源被送到实验室后

陈子元亲自上阵操作

“你们还没有结婚

我已经有孩子了,我来吧”

他穿上防护服

在铅砖的屏蔽下打开铅罐盖

取出放射源进行实验

中国核农学的探索就此开始

1959年,陈子元(左三)与来浙江农学院同位素实验室访问的苏联专家合影

1959年3月

同位素实验室克服重重困难

很快走上了正轨

浙江农学院举办“同位素农业应用培训班”

全校师生热情投入

核技术农业应用研究

1960年

浙江农学院更名为浙江农业大学

并创建核农学系

致力于培养核农科技人才

追踪农药残留

攻关研制“国标”

1962年

美国学者蕾切尔·卡森出版

《寂静的春天》

立即引起轰动

此书向人类破坏环境的行为发出了警报

环境污染问题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而在大洋彼岸

陈子元已经开始利用同位素示踪技术

通过自己合成标记核素

开始对农药残留问题进行研究

陈子元60年代教学与研究笔记

20世纪60年代初

农药的广泛应用

虽然减轻病虫害造成的损失

使粮食增产

但是也造成了农作物产品的污染

70年代初

有机砷“稻脚青”导致人畜中毒

轰动全国

1972年

中国出口欧洲的农副产品

因为农药残留超标被退回

损失赔偿事小

影响中国声誉事大

1971年陈子元(左二)在浙农大东大楼学科教研室讲解农药残留问题

20世纪70年代

我国农药公害问题愈发严重

有机氯污染粮食250亿千克

污染农田2亿亩

并且在土壤中难以分解

残留期长

陈子元在核农所放射性网室内观察实验植物生长情况

农药的使用不当

将会造成的严重后果

农业部决定

立即制定一部农药安全使用标准

随即电召陈子元进京

统领全国有关科研机构

拉开了攻克农药残留问题的序幕

最终编制出29种农药

与19种作物组合的

69项《农药安全使用标准》

农药安全使用标准及研究成果获奖证书

该标准通过1979年部级鉴定

由农业部颁布试行

1984年被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

批准为国家标准

沿用至今

迈出国门

展示中华风采

1976年10月

受农林部派遣

他带队援助阿尔巴尼亚半年多

1980年4月、5月间

他作为国家农业部组织的

中国农业环境保护考察团副团长

出访联邦德国

1980年9月

受农业部派遣

陈子元赴美国俄勒冈州立大学

与该校放射中心主任汪志馨教授

中国学者徐步进等

开展为期一年的合作研究

1985年出席国际原子能机构科学顾问委员会年会

1985年至1988年

国际原子能机构聘任陈子元

为该机构科学咨询委员会成员

由来自全球16个国家的16名科学顾问组成

他成为国际原子能机构科学咨询委员会

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中国科学家

时任中国常驻国际原子能机构代表团参赞

傅济熙曾评价说

“陈教授在该委员会的最后一届任期中

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为我们国家赢得了荣誉

也成为他的一段可引为骄傲的人生经历”

以身许农育人才

陈子元既擅长科学研究

也喜欢和精通教书育人

从回到大夏大学做助教

到任教苏南蚕专

再到执教浙江农学院

他在学生心目中始终

都是“学问好、人好”的好老师

1995年陈子元(右三)与核农所教授们一起在资料室讨论生物物理学博士生培养方案

在浙江农业大学担任副校长、校长期间

陈子元致力于把浙江农业大学建成

国内一流农业大学

1981年和1984年

“生物物理学科”先后获批硕士学位授予点

和全国高等农业院校该领域唯一的

博士学位授予点

陈子元作为博士生导师

先后指导培养了甘剑英等10名优秀博士生

他带研究生极为严谨

基本上一年只招收一名

培养出来的学生

“如淬过火的钢材,功底扎实”

作为学科带头人,带领核农所在

开展服务“三农”科学研究过程中

培养锻炼了一大批

核农学(生物物理学)科技人才

陈子元与院士们合影

1991年,陈子元当选为

中国科学院生物学部委员(院士)

也是中国核农学第一位院士

数十年来

陈子元一直坚持步行上班

从教师宿舍到浙江大学华家池校区的办公室

整1500步

到核农所实验楼1650步

尽管已经年届九旬

陈子元还是坚持每天到办公室

上午处理有关事务

上网浏览世界科技最新动态

有时下午到实验室指导学生

解答学生的问题

乐此不疲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

一切归功于党和人民

归功于集体”

在2018年建所60周年之际

老所长陈子元希望

新时代浙大核农人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为我国农业强国建设

贡献一流的农业教育、农业科技

和农业人才

他说

“虽然我老了,却心向往之

我愿意为此继续努力!”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97岁的他说“以身许农是我一辈子的事!” 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