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大秦最悲催的王:继位三日,离奇而薨

大秦最悲催的王:继位三日,离奇而薨

大秦最悲催的王:继位三日,离奇而薨

这是《春秋战国王侯们的花样死法》之第八集。

此次的主角,是秦始皇的爷爷,

始封安国君、后继位为秦孝文王的嬴柱。

男二号则是嬴柱的长兄、秦太子嬴倬。

这哥俩从小到大再到老,满心就一个愿望,

那便是——

01

这一年,是秦昭襄王十八年(公元前289年)。

秦昭襄王嬴稷,是太子嬴倬和安国君嬴柱的老爹,文韬武略,杀伐果断,是大秦历史上非常牛掰的一号狠主儿。

他重用超强大脑范雎与杀神白起,一文一武,南征北战,打得各诸侯国七荤八素,望风披靡。几十年后秦王政能吞灭六国,一统天下,他这位曾爷爷自是功不可没。

这不,秋收后空闲下来,秦昭襄王一时兴起,又派大良造白起率兵出征,再度伐魏。

大良造,即大上造之良者,为秦国最高官职,执掌军政大权,列二十等军功爵制之第十六位。

白起出马,谁人能敌?一路长驱直入,闹着玩儿似的就打到了轵城(今河南济源县),将大大小小六十一座城池尽收囊中。

见秦军打得那么凶,魏昭王魏遫慌的一比,忙请嬴倬入宫,准他回趟老家跟老爹求个情:有事好商量,咱不打了,行不?

嬴倬是秦昭襄王的嫡长子,多年前被派来魏国做了质子。念及媳妇和肚里的孩子都被人家攥在手心里,嬴倬没法拒绝,只好匆匆踏上了回秦之路。

哪知,刚走到半路,就听闻老爹称了帝!

《史记·秦本纪》:

十九年,王为西帝,齐为东帝。

因秦处于西,故秦昭襄王称西帝;跟着凑热闹的还有好战分子齐湣王田地,因齐处于东,称东帝。

这还了得?周天子还在呢,这分明是僭越造反,大逆不道!

各路诸侯当即抱团,曰合纵。单打独斗干不过你,那就群殴,打不死你也累死你。

02

也便是在恶战一触即发之际,太子嬴倬和二弟安国君嬴柱坐到了一起。

虽一个在秦,一个在魏,久别未见,可两兄弟的感情看上去很淡,跟路人甲差不多。

“二,你觉得这仗咱爹能不能赢?”嬴倬问。

嬴柱反问:“你说呢?”

嬴倬:“我觉得咱爹那么神勇,一定能赢。”

嬴柱:“你真逗,越来越会说反话。”

嬴倬:“我这可是心里话。喂,你咋走了?回来,咱哥俩再为咱爹好好分析分析…”

“是输是赢,跟我有毛关系?”嬴柱不冷不热撂下话,头也不回地走远。

实话实说,秦太子嬴倬心里,着实巴望着老爹输,输得越惨越好。如果能出点啥意外,比如一不小心,挂了,那就更棒了。

第一,他将彻底结束流落在外的质子命运;

第二,身为嫡长子,太子,子继父位,下一任秦国掌门之位也只能是他。

至于老二嬴柱嘛,唯有眼巴巴瞅着的份儿。打赢了,老爹继续为王;输惨了,假若各路诸侯强逼老爹下野,上台的则是老大嬴倬,的确跟他没毛关系。

孰料,见激起众愤,老爹马上召开新闻发布会,取消帝号恢复称王。而各路诸侯也见好就收,吃完散伙饭,拍拍屁股各回各家。

现场,只留下满脸懵逼的太子嬴倬:

这就完事了?咋不打了?奶奶滴,还得回魏国做我苦逼的质子去!

03

一转眼,15年过去。

这年,是秦昭襄王三十三年(前274年),穰侯魏冉再次伐魏,拿下4城,斩首4万。

转年,魏、赵联军合伙攻打韩国。秦国出手救韩,在华阳城下大败魏军,嘁哩喀喳,斩首13万,还强逼魏国割南阳(今河南焦作修武县以西)求和。

4万加13万,那叫17万人马啊,说没就没了?魏王(此时为魏安釐王)疼得肝颤,天天躲在王宫里扎小人,诅咒秦昭襄王快点死。

还别说,没多久,秦昭襄王身染重疾、卧床不起的小道消息便传了来。

魏王乐够呛,与嬴倬一通嘀咕达成了共识:

嬴倬立即返秦,密切关注老爹病况。一旦要挂,赶紧传信。魏王会即刻发兵,助嬴倬继承王位,以防其他诸侯国趁乱抢地盘。至于条件嘛,把抢我的南阳还回来。

成交,就这么定了。

嬴倬颠颠回国。可前脚刚踏进咸阳,就碰上了二弟嬴柱。

“老二,你咋还有闲心溜达?咱爹病得咋样啊?都急死我了!”

“早好了,比你还精神呢。”

嬴柱硬邦邦一言,当即怼晕了太子嬴倬。

得,又特么白高兴一场。

爹啊,我今年都35岁了,这辈子还能不能当上王啊?!

04

能不着急吗?据人口普查,春秋战国时期,在战祸、灾荒以及医疗水平有限等因素的影响下,人的平均寿命仅有31岁左右。

太子嬴倬早已年过而立,直奔四〇,确属高龄。而老爹依旧生龙活虎,身体倍棒,吃嘛嘛香,丝毫没有访问西天的意思。

没辙,继续熬吧。

斜眼睃着大哥的猴急状,安国君嬴柱一个劲地冷笑,心道:爹,你可劲活,好好活,我就喜欢看他盯着王位馋得直淌哈喇子,可就是坐不上的样子!

嬴柱是次子,非长子、太子,按“有嫡立嫡”的祖制,王位压根没他啥事。情知争也没用,所以,他乐得从旁瞧热闹。

谁想,5年后,见证奇迹的时刻到咯——

秦太子嬴倬终没能熬过老爹,客死魏国。

《史记·秦本纪》:

四十年,悼太子死魏,归葬芷阳。

谁说千年的媳妇熬成婆,千年的和尚熬成佛?谁说是疖子总会出头的?我大哥就熬成灰,憋屈死了!

嬴倬去世,最激动最兴奋的当然是安国君嬴柱。个中缘由非常简单:

老爹秦昭襄王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兼法定继承人殁了,二儿子自动递补,顺理成章成为王位的唯一接班人。

再者,老爹已经59岁,年届花甲,且已做了40年的王,也该做到头了。接下来,不就轮到我嬴柱了吗?

哎哟妈呀,我可从来都没敢这么想过。多谢老天爷成全!

嬴柱越琢磨越乐呵,差点在大哥嬴倬的葬礼上笑出声。硬生生憋回去,他瞄向了因丧子而悲恸莫名的老爹秦昭襄王,又一个念头从心底突兀升起:

爹,你啥时…去跟我哥喝茶啊?

05

两年后,即秦昭襄王四十二年(公元前265年),36岁的嬴柱被正式立为太子,向从天而降的王位又迈进了一大步。

原本以为,丧子之痛会重创老爹。但令嬴柱始料不及的是,老爹很快就走出悲伤,继续昂首阔步,开创强秦伟业——

秦昭襄王四十四年,伐韩;

四十七年,攻赵。长平之战,杀神白起坑杀40余万降卒;

五十三年,第N次痛殴魏国,攻占吴城(今山西运城平陆),迫使魏国投降,降格为秦之附属国…

至此,早已贵为太子的嬴柱,天天眼巴巴地瞅着触手可及却又不敢碰的王位,也深刻体会到了想当年大哥嬴倬的煎熬心情:

我的爹啊,你也太能干、太能活了,能不能给儿子留几年啊?

果真是:权欲之下,人心难测。

06

不得不说,嬴柱还是比大哥幸运多了——

终于、终于,在秦昭襄王五十六年(公元前251年),老爹溘然辞世,享年75岁,在位56年,成为中国史上在位时间最长国君俱乐部成员之一。

而这一年,嬴柱也已52岁,妥妥的老年人。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熬出头,赶紧上位!

别介,急不得。孔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礼记》亦有言:“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

婴儿出生三年后,方脱离父母的怀抱。所以,父母去世,儿女也要守孝三年作为回报。守丧期间不准吃肉饮酒,不准理发剃须,不准嫁娶搞娱乐活动,必须与妻妾分房睡…

一天,两天,三天…

掐头去尾,总算捱到一个比较逗逼的年份——公元前250年——十月的一天,嬴柱服丧期满,正式即位,史称秦孝文王。

“哈哈哈,大哥,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当上秦国的王了!”

“好饭不怕晚。我,嬴柱,哈哈,从今往后,就是大秦的一国之主…”

哈哈哈,乐极生悲,一口气没喘上来,薨。

《史记·秦本纪》:

孝文王除丧,十月己亥即位,三日辛丑卒。

也有史家称,秦孝文王死的很离奇,怀疑被吕不韦暗害,意在强推嬴异人上位。还有一说,是纵欲过度而死。

不管如何,秦孝文王嬴柱都创造了一个与老爹截然相反的秦国历史之最:

在位时间最短的国君。

1975年,于湖北云梦县睡虎地秦墓中出土的秦简《编年纪》则如是记载:

“孝文王元年,立即死。”

唉,碰上一个超长待机的老爹,也只有干着急的份儿,能有啥招?!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大秦最悲催的王:继位三日,离奇而薨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0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