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东汉末年的“黄埔军校”西园,培养的八位名将却是不同的人生走向

东汉末年的“黄埔军校”西园,培养的八位名将却是不同的人生走向

东汉末年的“黄埔军校”西园,培养的八位名将却是不同的人生走向

西园,在中国历史上和后来北宋的艮岳一样,是一个见证了帝国衰亡的代名词。

汉灵帝刘宏在西园胡天胡地胡风骚,干了一系列让后世史学家目瞪口呆的事儿,比如在西园开超市,办大型脱衣舞会,开官职拍卖所,一顿顿操作猛如虎,把这个大好的江山给葬送。

但刘宏在西园也不是没干过好事,比如后来黄巾之乱,刘宏就拿出了大量通过西园赚到的金帛,组织军事力量,平叛羌乱和后来的黄巾之乱。

再比如,为了摆脱世族豪强和后戚的控制,中平五年(公元188年),刘宏在西园组织了一支由帝国青年才骏组成的近卫军——西园军

西园军下设八校尉,西园军元帅便是那位被曹操棒钉杀阿叔的大太监蹇硕。

西园军下设八校尉,蹇硕兼职上军校尉,而其它七位校尉,均是当时帝国的精英青年将领。

八位西园校尉,后来都成了三国时代的风云人物。其中两位,袁绍和曹操,更是成为后来逐鹿中原的一代枭雄。

先聊一聊西园军的领袖,大太监蹇硕。

蹇硕,汉灵帝时期得宠的十常待之一,身体健硕,孔武有力,很受刘宏宠爱,于是刘宏把自己的这支亲信部队交给了。

蹇硕也不负所托,建立了一支极有战斗力的队伍。在平定黄巾余党和西北边塞诸胡中屡立战功。

后来汉灵帝死前,托孤蹇硕。

随后在与后戚大将军何进的帝国权柄之争中,蹇硕不敌何进,被何进所杀。

下军校尉鲍鸿,他曾与董卓一起领军大败西凉韩遂,后来又大破黄巾,但后来却被士人弹劾贪污军饷,下狱而死得不明不白。

助军左校尉赵融,后来追随曹操,成为了曹魏集团的元老级人物,后来官至荡寇将军,光禄大夫。关于他的记录不多,三国第一狂生祢衡曾把他与曹魏顶级智囊荀彧相提并论,说荀文若可以借面吊丧(长得帅),赵稚长可以管理后厨房(肚子大)。

能和荀文若齐名,祢衡对赵融的的这个评价明贬暗褒

理军右校尉冯芳,这位后来娶了大太监曹节的女儿,仕途很顺,官至三公(大司农),后来他的女儿嫁给了袁术为妾,是当时洛阳有名的美女。

左校尉夏牟,这位在八校尉中属于打酱油的,很快在董卓乱洛阳中,因为与何进旧部分分粮不均大打出手,最后丢了小命。

右校尉淳于琼,字仲商,颖川人,后来追随袁绍,成了袁绍手下重要的大将。

淳于琼不仅勇猛,而且颇有见识谋略,十八诸侯讨伐董卓后,他就曾向袁绍进言,希望袁绍接汉献帝到邺城,挟天子以令诸侯。

但袁绍没有听取他的意见,西园的另一个兄弟曹阿满却与他不谋而合,先行一步,在北方霸权之争中取得先机。

后来曹袁官渡大战中,袁绍让淳于琼掌管大军粮草,却未给其足够的兵力和策应保护,让曹操派兵烧了粮草大营。

淳于琼被曹军所俘,并受到了割鼻的辱刑。

后来淳于琼被带到了当年的老同事面前。

争取胜利后的曹操当时心情很好,起初并不想要老弟兄淳于琼的命。只想卖弄一下优越感。

“仲商啊,你看你怎么弄成今天这个样子哩,你说当年如果你投奔不是袁绍,是我曹孟德的话,哪会有今天?”

“成败天注定,今日裁在尔手,别讲那些废话,要杀要剐给来个痛快的”淳于琼倒是很硬气,

曹操本来想放了这位西园故友,但谋士许攸劝他,之前军曹已将淳于琼的鼻子割了,这事儿侮辱强,如果放了淳于琼,等于是给曹营埋下一个定时炸弹,此人该杀。

曹操听从了许攸意见,砍掉了淳于谋的脑袋。

西园八校尉中,最有名气的,自然是典军校尉曹操。

曹操二十岁出任洛阳北部尉,开始自己的公务员生涯,不久因为棒杀了蹇硕的叔叔,被明升暗降赶出洛阳,任清丰县县长(顿丘令),干了三年。

曹操在清丰县任上,政绩很出色,但最后却被下课罢官,倒不是任上出了啥差错,而是曹家出了事。

曹操的堂妹(曹仁的妹妹)当时嫁给的是当时汉灵帝的第一任皇后宋皇后的宋家,老公是当时的执金吾宋酆之子濦强侯宋奇,但汉灵帝并不喜欢这位皇后,元和元年(178年)宋皇后被废,宋酆宋奇父亲牵连被杀。

与宋家联姻的曹家众子弟也被牵扯其中,曹操因此被罢职,卷铺盖回了谯县老家。

在家赋闲的两年对曹操来说算是因祸得福,长期生活在洛阳的曹家为洛阳上层士族不容歧视,也让曹操倍感压抑,但回到谯县老家,曹家和夏侯家都是当时的土豪门阀,曹阿瞒感受到当土豪的范爽。

除了花天酒地挥金如土,曹家大少也倒没闲着,他与族兄曹仁、夏侯淳一干年轻人,组织族人乡勇,拉起了一支规模可观的部队。

两年后,曹操复官,征用为光禄勋议郎,级别相当于郡丞州剌史,年薪六百石,算是升了官,进了部委当个中层干部,远不如当个县令当家作主的痛快。

当了四年小京官后,黄巾起义爆发,曹操的机会来了,当时朝廷的政策,只要能拉上部队打黄巾,给编给官,军饷自筹,曹操亦因此官拜骑都尉,回老家带着家族的乡勇参加到帝国平定黄巾之乱的征程。

曹家军协助名将皇甫嵩平定了颖川黄巾,战后曹操以战功升迁为济南相。

济南是济南王刘康的封地,相级别相当于郡太守,年薪一千石。

曹操在济南搞铁腕治郡,得罪了不少人,于是朝廷调其改任东平太守,兼任他之前当过的议郎。

面对朝廷的改任状,曹操却表示拒绝,宁愿回老家卖红薯也不接受新的任命。

后世对当时曹操为什么拒绝东平太守一职有很多种说法,有人说是曹操看破东汉政局腐败,不愿再为官(太高上尚),有人说曹操不愿当冤大头,因为根据当时的规矩,新的任命需要进西园拍卖,给灵帝刘宏花钱买。

两年后,他的父亲上任帝国的太尉一职,就花了一亿钱。

虽然曹家出得起这个钱,但曹操并不愿走和父亲一样的路,拒绝给汉灵帝上智商税。

于是曹操二次赋闲,这一次,在家呆了三年。

父亲曹嵩花了一个亿卖了个太尉当了半年就下课了,就是曹嵩下课前后,灵帝建立西园军,却相中了曹家这个楞头青,蹇硕也没有记当年棒杀叔父的仇,曹操被征调入洛阳,成为了年轻的西园八校尉之一,典军校尉。

和他一起入西园的,还有他少时在洛阳的死党,袁绍。

《夜狼文史工作室》主编:夜狼啸西风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东汉末年的“黄埔军校”西园,培养的八位名将却是不同的人生走向 https://www.donglinet.com.cn/3990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