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八王之乱”

闲话“八王之乱”

文/煮酒君

中国历史悠长,朝代更迭频繁,帝王更是多如牛毛。不过,在如此多的帝王之中,有一位,历千年而“不朽”,一直是后世历代帝王的反面教材,名声大到“熠熠生辉”的境界,以至于讲他时,都能脱口而出其名言:“何不食肉糜”!这个人,就是西晋白痴皇帝司马衷。

司马衷是晋武帝司马炎的儿子。他的白痴并不是后世对他的评价,关于他的“不慧”,在当时,就已经朝野共知了。晋武帝司马炎之所以要立司马衷为太子,不仅有源自“嫡长子继承制”的“政治规矩”,关键在于司马衷背后有强大的利益集团的左右。首先司马衷的母亲杨皇后和司马衷的妻子贾南风坚决支持。其次,晋武帝宠信的大臣荀勖、冯紞党因为依附司马衷周围,形成一个强大的利益集团,如果司马衷没有继承帝位,司马攸当上皇帝,那么这帮环伺太子周围的高官重臣的功名利禄将通通不保。在这种情况下,竭力怂恿晋武帝司马炎立白痴当皇帝就是必然之举。经过这帮人的鼎力相助,白痴终于登上帝位。而这件事也导致本来应当“接班”的晋武帝司马炎的兄弟,齐王司马攸气的吐血,随后死在洛阳。

选择皇位的接班人在中国历朝历代都是一件难事。它的难处不仅在礼制上的考量,更重要的是政治派系上的平衡。而政治派系的平衡消长是动态的,时时变化的,所以,一旦宫廷内部出现矛盾,政治派系失衡,公认的继位者瞬间就会被推翻。司马攸不走运,本来应该属于他的皇位,却被一个白痴眼睁睁替换了。公元二零九年,晋武帝司马炎死去,太子司马衷继位,幕后操纵司马衷登上帝位的关键力量走到了台前。

司马衷即位之初,他的外祖父杨骏就独揽朝政大权。当时与杨氏家族组成政治联盟的皇后贾南风,对于自己丈夫登基,但是权力却归属于杨氏家族,非常不满。便联合司马炎的五儿子,楚王司马玮,在司马衷登基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二九一年,发动宫廷政变,将杨骏为代表的杨氏亲族和党羽数千人统统杀死,又废掉了皇太后杨氏,并且逼迫她绝食自尽。贾南风虽然除掉政敌,但是不敢贸然执政,便耍了个手腕,将汝南王司马亮和元老功臣卫瓘推出来辅佐朝政,掩人耳目。几个月后,她又唆使司马玮以司马亮、卫瓘密谋废立的理由,杀掉二人。事后,她马上翻脸不认账,诬陷司马玮“矫诏”专杀二公,接着杀掉司马玮。通过这一系列的宫廷政变、内部斗争、血腥屠杀,贾南风终于得到了朝廷的实权。贾后既然遂了心愿,掌握了大权,便安插自己贾氏家族的成员,进入朝廷官僚系统中的关键位置,同时又吸纳了有政治经验的官僚大臣张华王戎等,“同心辅政”,西晋政权竟然维持了七八年的稳定。

不过,自相残杀的口子一旦打开,就很难合上。尤其西晋宫廷,内部争权夺利过程中,砍头杀人、抄家灭族简直如同儿戏。司马衷有个儿子名叫司马遹,是后宫谢玖所生。司马衷即位后,册立司马遹为太子,贾南风素来忌恨太子,担心司马遹登上帝位后,于己不利,重演她当年的屠杀逼宫戏码。所以抢先下手,诬陷司马遹要杀害司马衷和自己,将司马遹废为庶人,接着又将其杀死。这次事件对于朝野震动颇大,朝中大臣多愤怨不满,认为贾南风无辜冤杀太子,做的太过分。就在太子司马遹被杀死之后的一个月,也就是公元三百年的四月,掌握宿卫禁军的赵王司马伦,也是司马懿的九儿子,利用禁军对于贾后杀害太子的不满情绪,发起宫廷政变,杀掉了贾后,以及支持贾后的大臣官僚张华等人,重演了贾南风曾经的夺权戏码。而且,比贾南风更加干脆利落,没有假意邀请元老替他缓颊,第二年司马伦就废掉了白痴皇帝司马衷,自立为帝。

朝廷政争既然如此不顾及起码的脸面和体统,地方那就更没必要在乎“核心”了。司马伦正月刚刚称帝,三月,驻守在许昌的齐王司马冏,也就是司马攸的二儿子,就起兵讨伐司马伦。本来局限于中央的宫廷政变,现在已经演变成为全国范围的皇族争夺政权的大混战。

所谓“八王”,其实是《晋书》中所载的汝南王司马亮(司马懿第四子)、楚王司马玮(司马炎第五子)、赵王司马伦(司马懿第九子)、齐王司马冏(司马攸第二子)、长沙王司马乂(司马炎第六子)、成都王司马颖(司马炎第十六子)、河间王司马颙(司马衷从叔)、东海王司马越(司马衷从叔祖),一共八个王。其实,这八王只是诸王大乱中的主角,而参加政变和战乱远远不止八人,还有其他的司马家族的宗室诸王。司马冏起兵后,联合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等,讨伐司马伦。河间王司马颙本来出兵是为司马伦平叛,没想到部队到达华阴,看到司马冏和司马颖的兵力强盛,立即改变支持司马伦的决定,转而帮助司马冏。这种见风使舵的政治态度,也从一个侧面看出当时西晋内部的混乱与荒唐。

齐王司马冏攻入洛阳,杀死司马伦和排挤他的大臣孙秀,重新拥戴司马衷登上帝位。司马冏也趁势夺取了朝中大权,当起了没有名号的皇帝。不过,好景不长,司马冏既掌大权,天天沉迷于酒色,不理政事,走“机会主义路线”的河间王司马颙看到机会来临,联合长沙王司马乂,举兵攻打司马冏。不久,司马乂打败司马冏,随即杀死司马冏,自己掌握了朝廷大权。

其实,河间王司马颙本来的盘算是投机,他一直认为司马乂的兵力太弱,无法对抗司马冏,内心希望司马乂被司马冏擒获杀掉后,这样,他就有借着司马乂被杀的事件,然后公开号召天下共同讨伐司马冏,杀掉司马冏,废掉晋惠帝,立成都王司马颖为皇帝,自己当丞相,然后掌握实权。没料到,司马冏如此不经打击,竟然被司马乂杀掉而且大权还归了司马乂,局势的演变完全超出了他的设计。因此在公元三零三年,河间王司马颙又联合成都王司马颖共同攻打司马乂,这是“八王之乱”中集聚兵力最多的一次战争。战争打得非常艰苦,司马乂的军队虽然人数不多却很有战斗力,接连攻破司马颖的军队,杀了六七万人。正在相持阶段,司马乂后院起火。在京的东海王司马越,害怕洛阳不能坚守,便在公元三零四年的正月,勾结殿中部分将领发动兵变,半夜拘禁了司马乂,开城求和。并且将司马乂交给了司马颙手下的将领张方。张方随即用火将司马乂烤死。

成都王司马颖重演了前面的朝廷政变戏码,立即将朝廷大权握在自己手中。接着废掉司马衷侄儿司马覃,自立为皇太帝。司马越看到皇权旁落,而自己却无法独享,便发动攻击司马颖的战斗。但是经过荡阴之战,司马越军队大败,逃回封国。晋惠帝又被司马颖俘虏到邺城。投机的司马颙乘机命令大将张方占据洛阳。此时,幽州刺史王浚与司马颖有矛盾,王浚便联合司马越的弟弟司马腾以及乌桓、鲜卑少数民族军队讨伐司马颖。司马颖也引来匈奴军队助阵。司马颖无法战胜,只得挟持着晋惠帝司马衷跑到了洛阳。没想到占据洛阳的张方逼晋惠帝和司马颖一起到长安,接着削去司马颖的皇太帝的名号,将河间王司马颙升为都督中外诸军事。

公元三零五年,东海王司马越重整旗鼓,再次发动战争,不过,这次攻击的对象变成了曾经的政治同盟河间王司马颙。第二年,司马越的军队攻入长安,司马颙兵败逃亡太白山,成都王司马颖被捕,随即被勒死。司马越又以司空的官职召司马颙入洛阳当大官为由,半路将司马颙杀死。至此,司马越像前面所有争权夺利而不择手段的司马家族成员,大权在握后,随即毒杀了晋惠帝,立晋惠帝的弟弟,豫章王司马炽为皇帝。

这个一辈子都被人当成傀儡的白痴皇帝,终于不再成为别人玩偶。而司马越也成为西晋血腥权力争斗过程中,笑到最后的人。“八王之乱”至此结束。

这场持续十六年,争权夺利的内部残杀,放在中国五千年历史也并不多见,它的危害不仅在于导致西晋王朝的提前崩溃,而且连绵不断的战争和冲突,使得治下的百姓频受兵祸,惨不忍睹。譬如王浚当时引来的鲜卑兵北归时,掳走上万名妇女,随后竟残忍的将其全部沉杀于易水。中原内部纷争,使得北方少数民族纷纷进入中原,割据势力遍布天下,整个北中国陷入了长久的战乱。称王称霸的换了一茬又一茬,百姓跟着死了一茬又一茬,当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二百八十年。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闲话“八王之乱”https://www.donglinet.com.cn/398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