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芈月传》:得天独厚的芈姝为什么两次败在了出身卑微的芈月手上

《芈月传》:得天独厚的芈姝为什么两次败在了出身卑微的芈月手上

《芈月传》:得天独厚的芈姝为什么两次败在了出身卑微的芈月手上

芈姝是楚国唯一的嫡公主,武威后的掌上明珠,长得花容月貌,性情温婉,心地善良。有威后那样强势的母亲,芈姝人前人后言语得体,循规蹈矩,一派大国嫡公主的风范。然而,繁琐的礼仪规矩限制了芈姝的言行,却无法约束芈姝那颗向往自由的心。芈姝自小最羡慕的人并不是在后宫一手遮天的母后,而是同父异母的妹妹芈月。未曾与芈月谋面时,芈姝就知道,威严的父王最宠的并不是她这个嫡公主,而是一个媵妾的女儿,名为芈月。父王处理朝政的地方,只有那个芈月可以随意出入,芈月的母亲也因为芈月而深受父王的宠爱,甚至为了她,父王多次言而无信地冷落了母后。

第一次相见,芈姝奇怪地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个夺去她父王宠爱的妹妹,反而非常喜欢她肆无忌惮,古灵精怪的模样。芈月就如同野生野长的精灵,笑起来嘴张得很大,会露出洁白的牙齿,眼睛发着光,脑子里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如同晴空上自由自在飞翔的小鸟,山野里无拘无束流淌的清泉,见之就令她心生欢喜。芈月不怕整日板着脸的父王,她会给父王捶背,会往父王身上爬,会跟父王嬉戏玩耍。芈月会做许多芈姝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在芈月身边,芈姝会觉得非常的放松自在。

乖乖女的芈姝曾经百般维护芈月,甚至多次顶撞威仪甚重的母后;

为了成全芈月与黄歇的一段情缘,芈姝放弃了在心上人面前给少司命献舞的机会;

为了帮助芈月逃离楚宫,她甚至威胁母后终止大婚。

她说:“从此以后,我和月儿只有姐妹,没有尊卑。”

她说:“你在楚宫里吃尽了苦,我原想为你做的就是能帮你逃离苦海。”

那时候,芈姝对芈月的姐妹深情,天地可鉴。从什么时候开始,芈月在芈姝的心中变成了一根刺?碰一碰都心痛难忍。

豆蔻年华,芈姝在郢都街头被秦王嬴驷所救,她把自己的手帕系在了秦王受伤的胳膊之上,一颗芳心也紧紧地系在了侠肝义胆,文韬武略的秦王身上。

那时候芈月心心念念的是楚国青年才俊黄歇。

秦楚联姻,芈姝是王后,芈月是媵妾。

秦楚山高水远,秦宫的黑手频频出现在出嫁途中。

义渠人劫杀,是芈月披着芈姝的披风引开义渠武士,让芈姝逃过一劫;

芈姝忘记了,新婚之夜,秦王就曾告诫过,她不再是楚国公主,而是秦国王后。只是那时芈姝正满心欢喜地以为那是秦王对她的信重。她心心念念的是秦王的真心。

禁足日子未满,芈姝就听到了芈月侍寝的消息。王辇相送,珠宝相赠,专宠多日。

就算是芈姝生了秦王唯一的嫡子,并被秦王取名为荡,都没有盖过芈月的风头。

“孤男寡女同屋不同榻,若不是太无情,便是用情太深。”

芈姝知道秦王心在社稷,并不好色,也没有多少儿女情长用在女人身上。可就那么一点点的真心,自己求之而不得,他却偏偏用在了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芈月身上。

为什么是芈月?如果是别人,芈姝也许不会如此心如刀割。

芈姝不断地告诉自己,芈月是自己的亲妹妹,芈月得宠总好过魏夫人得势。

可是,自己要见秦王,还得芈月生病相让;

一顿晚膳,与自己相对而坐仅片刻时光,秦王心里惦念的却是芈月;

费心筹办的寿宴,秦王面无表情,拂袖而去,带着芈月去看望故人;

芈月怀孕,秦王竟破例地为她在后宫建立了祭祀少司命的神祠。

从小到大,这么多年,只记得凡是自己有的,定是芈月没有的,只有自己给芈月东西,何尝有过芈月给她?如今却倒过来了。

芈姝败给芈月并不冤。或者说,从芈月决定服侍秦王的那一刻起,芈姝就败了。

芈姝是温室里的花朵,在楚宫中有楚威后庇佑,从未经过风雨,养得性情温婉柔顺。她中规中矩的性情注定难以引起野心勃勃,老奸巨猾的秦王的兴趣。

没有了秦王宠爱的芈姝把所有的心思和爱都放在了儿子嬴荡身上,在她的眼里,她的儿子哪里都好,这是她的希望,也是她的未来。秦王老了,以后的秦国是她的荡儿的。现在输了不要紧,以后的日子还很长。

可是,芈月有了嬴稷。

小小的嬴稷,乖巧可爱,冰雪聪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是秦王嬴驷最小的儿子,得到的宠爱似乎也超过了嫡子嬴荡。

芈姝让嬴荡在秦王面前演练排兵布阵,开局的木球掉入深坑,嬴荡只知道踢打侍从,束手无策。

小小的嬴稷却踉踉跄跄地提来一桶水,倒入深坑,令木球自然浮起。

秦王让嬴荡与嬴稷就攻韩还是伐蜀选择立场并说明缘由,嬴荡人云亦云,毫无主见。

嬴稷却能言善辩,言辞凿凿。

嬴荡好武,嬴稷喜文,一文一武,正是铸造社稷重器之正道。武能开疆辟土,文可安邦定国,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此时此刻,芈姝终于明白了,在楚国,母后为什么一定要置芈月于死地。芈月并不是楚国的什么霸星,她明明是自己的克星。

第一次害人,为了自己的儿子,也为了自己的未来,她不想自己一辈子被一个媵妾的女儿踩在脚下,如果真的那样,她楚国嫡公主,秦国的王后就真的活成了一个笑话。她可以在芈月低入尘埃之时,对她伸出援手,却不能在她抢了自己的夫君,夺了自己的宠爱之后,再让她的儿子高自己的荡儿一头。芈姝有自己的骄傲和底线。

或许真的是恶有恶报,杀人蜂并没有把嬴稷置于死地,反而让嬴荡命在旦夕。看着儿子挣扎在生死的边缘,芈姝悔了,也怕了,她不知道如果没有了儿子,她还剩下什么。她向上天祈祷,只要她的荡儿能够再一次活蹦乱跳起来,让她做什么都愿意,只要她的荡儿无恙,她愿意满足儿子的一切愿望,不再逼着他读书,让他肆意玩耍,只要他能活下来。

嬴荡命不该绝。是芈月,救了嬴荡。

芈姝知道自己应该感谢芈月。芈月不但救了自己的儿子,还替自己掩盖了真相。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感激不能让芈姝让出儿子的太子之位。没有成为秦王的秦国唯一嫡子,下场可想而知。她宁愿自己死,也要为儿子的未来放手一搏。只要芈月在秦王后宫,只要嬴稷是嬴荡继承王位的威胁,她和芈月之间就绝无和解的可能。既然君心已失,现在她要为儿子争的是大秦天下,她一步都不能让,只要让一步,对芈姝来讲,都是万劫不复。

嬴驷死了,芈姝的儿子嬴荡顺利继位。芈姝撕毁了秦王嬴驷留给芈月带儿子去蜀地的诏书,将芈月母子派往燕国为质,燕国有与芈月有误会未解的孟嬴,有与芈月有着夺夫之恨的芈茵。她本来也想放芈月一马的,谁承想,却得到了秦王嬴驷留有遗诏的消息。芈姝知道秦王想立的太子是嬴稷,既然找不到遗诏,那就让芈月母子再也别回到秦国吧!

嬴荡在芈姝的溺爱之下长大。尤其是杀人蜂事件之后,芈姝总感觉是自己害得儿子受了大罪,对儿子是百般迁就,予取予求。丝毫不关注嬴荡越来越增长的浑身戾气和肆无忌惮。对芈姝来讲,嬴荡是她的儿子,是大秦唯一的嫡子,理所当然的秦国太子,以后的秦国大王。至于嬴荡能不能治理好秦国,是否能让秦国称霸天下,这些并不重要。

这就是芈姝和芈月的差距,也是芈姝一败再败的原因。

芈姝的见识和能力有限,别说是在朝堂上搅动风云,就是后宫的方寸之间,她也做不到尽在掌握。如果她足够聪明,在嬴驷死后能够妥善安置芈月母子,在嬴荡死后奉嬴驷遗诏迎回芈月母子或是选贤能公子挑起秦国的重担,自己退守后宫,安分守己。秦国不会有诸公子之乱,也不会对诸国割地赔款。就是输,她也输得漂亮。可惜,芈姝并没有自知之明,她的眼睛只能看到后宫和朝堂,看不到大争之世,诸侯之乱。她的心里只有自己的私欲和野心。站在主政位置上的她,德不配位,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于国于民于己只能是一场灾难。

芈姝在清凉殿里,用目光送走了已成为大秦太后的芈月。她忆起了和芈月在一起的儿时时光,也忆想了秦王嬴驷曾经对自己的温柔与多情。似乎,命运之神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无论自己怎么挣扎,怎么努力,最后都是变成了如今的样子。无夫无子的她,枯坐在清凉殿内,看着外面的漫天风雪,心似乎比这满天冰雪都冷。

一个楚宫中的小小庶女,曾经生死都不过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可是到了秦国,说过不与自己争宠,却成了秦王后宫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宠妃;说过不与自己争太子之位,她的儿子现在已经成了秦国的大王。争不争,她都赢了。成王败寇,现在说姐妹情深,不觉太晚了吗?

芈姝挺着自己僵硬的脊背,秉持着自己最后一分骄傲。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芈月传》:得天独厚的芈姝为什么两次败在了出身卑微的芈月手上 https://www.donglinet.com.cn/398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