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知否》白莲花教主小秦氏退位让贤受之驱使,即将迎接高级宫变!

《知否》白莲花教主小秦氏退位让贤受之驱使,即将迎接高级宫变!

《知否》白莲花教主小秦氏退位让贤受之驱使,即将迎接高级宫变!

时至今日,一直被观众冠以“白莲花教主”的小秦氏得退位让贤,不需再为正主遮掩下去了。因为真正的白莲教主已莅临多时,她就是当今朝廷最有权势的女人——皇太后。

1,她一人祸乱朝纲

前两天,太后不过小小使了一招“以退为进”,就把朝堂搅得天翻地覆,御史台和尚书台分庭抗礼,皇上彻底失去臣心。

事情是这样的:起因是皇上想称呼自己过世的父亲一声亲爸爸,太后气得跳脚了:啥?你明明是因认了我老公为亲爸爸认我为亲妈妈,才顺理成章的接管了我家遗产做了我家皇位的,我都还没死你就想改回去认回自己的亲爸爸了?!

这简直就是当所有人扫她颜面赶她下台,她当然一百个不乐意。

其实,天伦人情来讲,管生养了自己的父母叫一声亲爸亲妈是天道;但身在封建社会,礼法道义来说,皇上既然接管了人家家产做了过继子,嫡父母就是最亲敬的爹妈,生父母只能叫小爹小娘。

可赵宗全是自己亲爹亲妈一手教养大的呀,不能管自己爹妈叫爹妈,心里那叫一个憋屈!

这不,韩章就看出了皇帝心病,带领整个尚书台站在了人伦正方赞成称皇考,然齐衡为代表的守旧顽固派御史台则站在了礼法反方,反对称皇考,建议称皇伯。

正反双方当场就掐起来,谁也不服谁各坚定原则不相让,朝廷上直接激辩。

第一回合谁也没赢,以太后怒喝为正方出头的顾廷烨,并当庭着人打烂了他屁股暂停。

要说顾廷烨也只是太后杀鸡儆猴的牺牲品,宋朝是历史上出了名的“崇文抑武”国家,言官谏官身份很高连皇帝得让三分,比如齐衡一而再再而三的与皇帝作对,皇上只有心里恼怒的份儿却不能打他更不能杀他,就连贬他官这事儿都得他自己提出来才能顺理成章地做。

此事起头的韩章是德高望重的言官,附议的沈从兴是皇后的亲弟弟,太后既不能动韩章失了文臣之心,又不能直接打国舅让皇后与皇上没脸,只能拿顾廷烨这个无关痛痒的武将出气立威。

没曾想韩章这个老臣是个倔驴,朝堂上建议没采纳被打断,下了朝他非坐在太后门口赖着不走讨答案。

他这一跪求见,太后十分头疼:既不能着人赶走他又不能避而不见,落下不贤不尊名臣的坏名声。要知道太后手里已失去玉玺这张王牌,仍能赖在朝上垂帘听政全靠好名声好人缘支着。

韩章摆明了不答应不签字决不走的态度,眼看着太后就要进退两难,谁知大智慧的她这一急,不仅没成热锅上的蚂蚁,反倒是生出了更多智慧计上心头,她来了一招虚与委蛇以退为进。

表面上听从了韩章的谆谆告诫,深感卿家有理才亲自修书一份:不仅答应了皇上叫生父亲爹,还让他称亲爹为先皇。顺带有感于自己垂老不该过多把持朝政,愿意退居二线撤帘还政。

第二天正方与反方的二次交锋时,韩章开心地拿出太后亲笔明旨,皇帝高兴地宣读旨意。以为从此可以松一口气天下太平,你好我好大家好。

哪曾想输了的御史台反方,聪明的齐衡代表心中隐隐不服深觉其中有鬼,便一下朝就私下行动起来。

他一方面亲自面见太后问清始末,一方面叫了一屋子站太后的同僚在家中等他开会。

这时,观众就看到了新白莲教主太后的忽悠功力:他一副又憔悴又哀戚的样子,又套交情又哭诉的。对着元若一边说其母亲是自己身边长大的孩子有着万分的情谊,一边控诉皇上联同韩章逼迫她欺负她,自己一个可怜老婆子无依无靠只能屈从。

年轻气盛正义凛然又忠孝仁义的小公爷听后义愤填膺,回家就决定带着那帮“正直”之臣,为太后摇旗呐喊争取公道,牺牲前途也在所不惜。

第三回合,反方齐衡先发制人直指韩章逼迫诱骗太后写明旨,并非太后真正心意。韩章为了为自己证名声,当堂要求与太后对质。

接着太后出现,观众再一次见识了什么叫“姜是老的辣,莲花功要炼化”。

只见她一副受到欺辱不敢言明的可怜模样,她一把抓住皇上似乎就要跪下,“你们说签字我都签了,还叫我出来干嘛呢,一切就万事皆休吧!”

表面上她真的好像什么也没说,似乎只想维持朝廷的和平和自己的安宁罢了。

但她这一出戏落到下臣眼中,解读成:“原来太后过得如此不易,明明遭受到庶子及其心腹的欺凌,却还这般为他们遮掩,这般良苦用心顾全大局!皇上虽不是太后亲生,好歹也是嗣子这样逼迫自己嫡母,可谓大逆不道呀!”

韩章这才反应上当为时晚矣,齐衡为代表的反方已经齐刷刷跪下自贬也要挺太后。皇上一气之下一同批准贬了他们,然而此举不但没封住大臣们的口,反而得罪了所有以正直自居的“良臣”们。

此后,皇帝发现,没有了太后垂帘听政的朝堂上不仅没风平浪静,他想好好打理政务都寸步难行。

你瞧,盐务出了问题,大臣们要不没人站出来干活,要不一说话就是“请皇上先尊重礼法,不能叫亲爸爸,最好把嫡母请出来听政呀。所谓先修身齐家才能平天下!”之类。

或者直接打趣韩章道,“韩章大相公不是很能干吗,凡事你叫他摆平就是了。”

你看,太后不过用了一招做了两场戏,牺牲了一个齐衡,就收拢了大半臣下忠心归拢。不仅成功的离间了皇上与谏言大臣,还成功的破除了韩章在众人心中的名望,实在是高明之极!

但她最厉害的还不只是对付一帮愚忠愚孝的男人们这头,她的手还伸到了不听话之臣的背后,企图在他们后院生火再借势灭掉对手。

2,她一手伸进了后方

太后步步为营,十分精明的理清现实分辨敌友:除了明着站队她的,其他可一分为三来看,一为明哲保身的吏部之流是墙头草不足为惧;二为韩章为首的尚书台已失人心也翻不起太大的浪;最要紧对付的是三,那些坚定不移忠于皇上,以桓王为首的武将们。譬如顾廷烨、小段、老耿、国舅都得一一解决。

所以,借放印子钱一事让沈从兴身上不干净万事避嫌,借强奸卖鱼女致其自杀一事让小段官司缠身脱不开,唯一插不进手的只有母老虎坐镇的老耿后院,但也因老耿惧内听老婆话不敢万事出头。

想想,若不是背后有这尊佛坐镇,卖鱼女哪里能轻易冤枉得了小段将军?沈从兴的事儿又小又隐私怎么就那么容易查出来?就连顾廷烨的婆母也一而再再而三得到了太后的授意,与顾二郎夫妇处处使绊子。

尤其是,无论对付小段还是老沈都使出了人命造舆论压力。一个卖鱼女之死,明显露出作假嫌疑还能冤枉成功,这胆子大到嫁祸将军草菅人命的地步,必然是仗着背后是身处权利巅峰之上的人!想想当年林小娘害死卫小娘,就算仗着盛紘宠爱偏心,也只敢做得十分隐蔽罢了。

就连巡查盐务一事儿,本宝严重怀疑也是出自太后手笔,她故意让人放出盐务偷税消息,为的是调走桓王和顾廷烨。

从顾廷烨骗走玉玺起,就成了太后的眼中钉。然则他是功臣又对先皇与自己有救命之恩,那时她不能明着打他落人话柄,却早已把仇记在心里来暗的。

所以为了对付顾廷烨,她知顾与继母不和,便一下猜到继母居心,认敌人的敌人为朋友,私下让人明示暗示的拉拢她,摆明是让她不要怕顾身份尽情在后院作妖,凡事有她这个太后撑腰!

为了对付桓王,太后鼓动刘贵妃不断吹枕边风给皇上,使皇上对“桓王一党”生疑,继而父子离心君臣失和。

而刘贵妃与小秦氏都是同一个目的,为了拉下占位的老大,给自己亲儿子腾地接位子,所以甘愿被太后驱使。

太后多管齐下的种种迹象表明,她是要搞一场大型宫变事故:她是要搞死赵宗全,毁掉桓王一党,立刘贵妃那个年纪小好控制的庶子为君,好大权在握一帆风顺地继续垂帘听政到死!

看来上一次的兖王逼宫事件没白经历,太后从中获得了宫变的经验和教训,总结出兖王的失败在于一味用强缺乏名正言顺,更安全更高级的逼宫是不废一兵一卒地瓦解敌人,收揽其他所有人的信赖与效忠,名正言顺的实权在握。

“洞察人心、为我所用”是太后的权谋,“四两拨千斤”是太后的手段,“臣心所向、弄权问政”是太后的目的。

本宝说,她比小秦氏更高阶,

因为她不仅懂隐忍造好名声擅演戏,她还站得高看得远稳得住做得出。

太后,一只手伸到了朝堂上,翻云覆雨,另一只手伸进了后院内,作威作福!

推着剧情进入高潮,宅斗与权斗升级。

作为桓王一党主要人物顾廷烨,将来在朝堂上更加危机重重,他的妻子盛明兰,在后院也将惊险纷纷。

男女女主最艰难的考验来了,而这也是我们观众一直盼着的——顾二郎与盛明兰,将跨过层层阻碍识得各自真心、毫无保留的倾心相爱、最终成为真正的人间夫妻模范。

不知,你觉得剧中哪个女人最厉害?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知否》白莲花教主小秦氏退位让贤受之驱使,即将迎接高级宫变!https://www.donglinet.com.cn/398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