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民间故事:白胡子老头偷吃烤鸡指点迷津,懒汉大彻大悟终得正果

民间故事:白胡子老头偷吃烤鸡指点迷津,懒汉大彻大悟终得正果

民间故事:白胡子老头偷吃烤鸡指点迷津,懒汉大彻大悟终得正果

明朝时候,赵州某村有个男子叫丁山,生得虎背熊腰,力大无穷,却好吃懒做,整日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父母在时,这小子倒是能混个一日三餐,等二老相继病亡后,他成天是有了上顿没下顿。最开始,亲朋好友看他可怜,还经常周济他,但看他死不悔改,不思进取,最后也懒得管他了。

丁山身无分文后,吃饭更成了问题。为了苟活,这小子不得不把祖传的老房子卖了,换了几两银子,寄居在邻居屋檐下艰难度日。邻居担心不学无术的他将自己儿子带坏,没多久便用棍子将他赶走了。丁山没了住处,只得跑到村口的土地庙里,整日与冰冷的“土地爷”为伴。

一日中午,吃午饭时分,丁山看着村里烟火缭绕,他却腹中空空,早饿得不行了。这个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母鸡下蛋后的“咯咯”声。丁山灵机一动,暗暗而道:我何不去抓只鸡来,在这里烤熟了吃呢?哼,既然村人无情,那就别怪我丁山不义了。

说干就干!丁山很快下山付诸了行动,并且成功偷了一只鸡,一小袋盐上山。虽然这小子好吃懒做,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杀鸡烤鸡。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行,这小子先把鸡杀了,剐了,再把所有鸡毛,内脏挖个坑埋了。然后放到自制的火架上,烤起鸡来。差不多一个时辰后,香味扑鼻的烤鸡就烤熟了。

丁山迫不及待咬了两口,因为吃得太急,竟被噎住了,他不得不出了土地庙去附近找山泉喝。当他再次回到土地庙后,让他郁闷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一个白胡子老头,正坐在火堆前,悠然地吃着那只烤鸡。他动作麻利,一大只烤鸡,很快就要被他吃完了。丁山气得不行,破口就骂,“哪来的野老头,竟敢偷老子的烤鸡,看老子不打死你!”

说罢,丁山提起拳头就去打那白胡子老头。老头起身就跑,一直在庙外与丁山兜圈子,丁山直跑得汗流浃背,也没将老头儿追上。最终,老头儿把鸡屁股丢给他道,“年轻人,反正我把鸡也吃完了,你也追不上我,我劝你还是别追了。好好静下心来,把这个鸡屁股吃了,把你小命吊着才好。”

“你这无耻的老东西,为什么要偷我的鸡吃?难道你不知道老子已经有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吗?”丁山气得不行,还想提起拳头来揍那白胡子老头。老头儿打着哈哈道,“那是你的鸡吗?明明是村东头张麻子的鸡,你凭啥说是你的?我把他吃了,你就少了一罪过,冥冥之中老夫也是在拯救你啊。”

“拯救你大爷!你这死老头,你是从哪里钻出来的?老子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丁山还是怒火中烧,根本不听老头儿的话。老头儿摸着他的白胡子笑道,“你整日睡在我的庙中,你居然还不知道我从哪里来?”

丁山听了大惊,这时他才发现这个白胡子老头儿,跟庙中那座泥像一模一样。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土地爷?丁山瞬间吓傻了,慌忙跪下地来道,“对不起了土地爷,小的眼拙,没第一时间把您认出来,还望您能够原谅。”

“哈哈,我吃了你烤的鸡,也算是原谅你了吧!”土地爷说着打了个嗝,伸了个懒腰道,“我去山里巡视一圈,看看有没有山鸡野兔啥的,看到了就抓回来继续让你烤。别说你这个家伙,虽然懒得出奇,但是这烤肉的技术还不错。只用了点毛毛盐,就把母鸡烤得如此美味,老夫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香的烤鸡。”

“土地爷,您喜欢就好,刚刚那只烤鸡,就算我请您吃的。”丁山再不怀疑老头儿的身份,很快又给他磕起头来。老头儿摸着胡子哈哈笑道,“少拍马屁,我知道你小子想从我这里得到好处,说罢,你有什么冤枉?说出来或许我能帮你实现哦!”

“哈哈哈,这是真的吗?”丁山大喜,急忙转着眼珠子道,“敢问土地爷,能不能赏我十两黄金?或者是一百两银子也行?”

老头儿撇了撇嘴道,“你这小子,一来就要金银,怎么这么贪心呢?你要知道,老夫是土地爷,不是财神爷。”

“可你刚刚不是说,可以满足我的愿望吗?”丁山瞬间失落万分,情不自禁地,他竟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且重新握了拳头,大有要跟白胡子老头干上一架的劲头。老头儿一点儿也不惊慌,继续摸着他的白胡子道,“虽然我不能直接给你金银,但我可以间接地让你得到它们——赵州城南,有一个姓孙的土财主,这小子娶了一个老婆四个小妾,其中有个叫香儿的小妾,是他的最爱,他基本每晚都让她作陪;香儿受宠,地位一天天上升,可是好景不长,上个月初,她脸上忽然长了一颗鸡蛋大的黑色肉瘤,看上去丑死了。孙财主遍寻名医,也没有将她治好;如今孙财主做好了抛弃这个香儿的打算,也做了谁治好她就给谁一百两银子的承诺。所以你要想得到一百两银子,就拿上老夫的仙丹,去孙财主家走上一趟。老夫保证让她药到病除,也保证让你得到那一两百银子。”

说罢,老头儿从衣袖里取出一粒黑色丹药。丁山慌忙弯腰上前,双手接过,笑眯眯地问,“只需要让那香儿吃下这粒仙丹,她就能去除毒瘤,重新变美吗?”

“当然,老夫可不会骗人哟。”老头儿说得信誓旦旦,丁山深信不疑,连连拜了三下,便迫不及待地进城去找那个孙财主了。到了城南,细细一打听,果然有个卖杂货的孙财主,他的四姨太,小名正是香儿。而且,一个月前,她脸上确实长了一颗鸡蛋大的黑色肉瘤,孙财主因为此事都快急死了。

这日下午,丁山拿着丹药,叩响了孙财主家的院门。当这小子向护院表明来意后,闻讯而来的孙财主连连向丁山抱拳行礼道,“敢问高人师承何人?以前在哪里高就啊?”

“这是秘密!不过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是奉了仙人之命来医你爱妾香儿姑娘的,你赶紧准备好一百两银子吧,我保证让她服了我的药后,去除毒瘤,重新变美。”丁山趾高气扬,孙财主更觉得他跟以前那些看病的郎中不一样,于是又命人将香儿请到丁山面前。丁山看到香儿脸上那颗黑色肉瘤,差点儿没把几天前吃的野菜给吐出来。为了尽快得到银子,他摸出丹药递给香儿,然后把脸转到半边道,“赶紧服下这粒仙丹,你脸上的毒瘤马上就可以消除了。”

香儿信以为真,一把将丹药喂进了肚中。为了变美,她完全顾不得追问那粒所谓的仙丹是哪里来的呢。然而,让她和孙财主大感失望的是,“仙丹”服下一刻钟后,那该死的黑色肉瘤也不见消散。这是怎么回事呢?土地爷不是说服下药后,立马药到毒出吗?这个毒瘤,怎么还不消散呢?

丁山惊诧不已的同时,求着孙财主和香儿再等一会儿。结果又等了两个时辰,天色都快黑了,还不见好转。孙财主意识到自己被丁山骗了,于是二话不说就命人将这小子打了二十大棍,然后扔出了孙家大院。

丁山也觉得自己被骗了,于是急冲冲往回赶。谁知刚走到城门口,城门就关了,当晚他不得不在桥洞里住了一夜。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早上,开了门,丁山才回到了村里。这个时候,那个白胡子老头儿又出现在了土地庙里,他双眼微闭,盘膝而坐,仿佛是特意在等丁山的到来。丁山见了他又破口大骂,“你这该死的老东西,根本不是土地爷吧?你竟敢给老子假药?害得老子的屁股,差点儿被那个孙财主打开了花,你看老子不打死你!”

说着,丁山又提起拳头准备揍人。这时,白胡子老头儿睁开眼笑道,“哈哈哈,没错,我给你的确实是假药,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任何不劳而获的幻想,都是不切实际的。你还年轻,应该通过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财富,而不是指望我给你仙丹,然后让你拿去大赚一笔。”

不得不说,白胡子老头儿这话说得十分在理,然而丁山听不进去啊。他挥起拳头,要狠狠教训那老头儿一顿。谁知还没近到那老头儿身前,那老头儿忽然化作一只斑斓白虎,只听它“嗷”地一声长啸后,竟张开血盆大口,向丁山挥出的手臂咬去。

丁山吃了一吓,慌忙拔腿就跑。别看这小子还有病在身,可他跑得比兔子还快。也正是他脚底抹油,跑进了山林之中,那斑斓大虎才没有追来。这个时候,丁山以为他遇到了白虎精。土地庙是回不去了,丁山不得不重新寻找避风港。还好林中有个不大不小,刚好可以避雨的山洞,丁山找来干草,铺在上面,睡觉的问题就算解决了。但是吃的问题还不好弄啊,自从张麻子家的鸡被偷了后,村中人都十分谨慎了,丁山再想偷鸡摸狗,已经十分困难。还好山林中飞禽野兽较多,丁山学着猎人的样子结网,挖坑,做捕兽夹子。没要到一天功夫,他竟抓了一只野兔,一只山鸡。晚上在洞中生火烤了一只野兔,虽然差了点儿盐,但味道还算鲜美,丁山美美地饱餐了一顿。

第二日,丁山如法炮制,继续造捕兽夹子,没多久,他竟抓了许多山鸡野兔。后来他把这些野味制成肉干,拿到赵州城内叫卖,没要到一个时辰,就被城里人抢光了。丁山由此嗅到了商机,于是他更加努力地抓野兽制肉干。没要到两年时间,他竟在城中买了房,还娶了个漂亮的婆姨。在他结婚的那天,丁山竟惊奇地发现,那个“白虎精”竟坐在他的亲友团里,自顾自地喝着小酒。

丁山这时才隐隐意识到:自己能有今天,与他当日变成白虎将自己逼入深山狩猎是完全分不开的。于是他赶紧带了杯子去向老头儿敬酒,老儿头摸着白胡子,满意地点点头道,“饮水思源,你小子总算还有点儿觉悟,也没枉费我当初戏弄你一场。”

“感谢先生指点迷途,请问先生,到底是虎仙,还是真正的土地爷呢?”丁山弯着腰打探老头儿的来历,老头儿却哈哈大笑三声道,“这个重要吗?重要的是你已经改邪归正了!老夫也算做了一件好事。”

说完,老头儿竟不见了踪影。众亲朋看了竟连连一阵称奇,丁山则再次跪地,朝着土地庙的方向拜了三拜。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天上不会掉馅饼,永远别指望一夜暴富,要想过上幸福美好的日子,必须发挥才智,挥动勤劳的双手,一步一个脚印,辛勤耕耘,最终才能有所收获。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民间故事:白胡子老头偷吃烤鸡指点迷津,懒汉大彻大悟终得正果 https://www.donglinet.com.cn/3987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