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从唐玄宗的一件小事,看“开元盛世”为何会终结

从唐玄宗的一件小事,看“开元盛世”为何会终结

从唐玄宗的一件小事,看“开元盛世”为何会终结

李德裕是唐朝中期有名的大臣。唐武宗时期当过宰相,还被朝廷封为卫国公。他的派系因与牛僧孺、李宗闵政治理念不合,所以二者之间一直斗争激烈,这件事便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牛李党争”。宣宗即位后,因早已对其不满,亲政的第二天,就把他被贬谪到崖州(治所位于现在的海南省海口市的琼山区)当了个小小的司户参军,李德裕随后死在当地,“牛李党争”至此分出了胜负。

他曾经在撰写过一部《明皇十七事》的书,其中记述唐玄宗的一件事,现在读来很有意思。

当时,安禄山的叛军已经逼近京城,唐玄宗只得逃跑,车驾从长安城禁苑西门“延秋门”出去的时候,杨国忠请求他从宫中的仓库,“左藏库”那边走,玄宗同意。路过仓库时,忽然看见有数千人擎着火炬等在那里,唐玄宗感到奇怪,便要求停下车来,询问原因。杨国忠回答说,烧掉这些物资和积蓄,这样就不会给叛军当守门人了。唐玄宗脸色凝重说道:“叛军进城后,如果得不到这些东西,必然会重重搜刮百姓,不如留给叛军,这样不会加重我百姓的困苦。”于是下令熄灭火炬,然后才出发。听说这事情的人们都感动的流下热泪,一再互相转述道:“我们的君主如此爱护百姓,福气并没有到尽头。即使太王离开豳时的仁爱来比较,也没有有哪一点能超过这件事!”

李德裕不愧是当过高级干部的人!他的话处处“讲政治”,“顾大局”,其“政治站位”坚如磐石不说,“核心意识”更是毫无包装,直抒胸臆。暂且不论长安草民到底是否说过这句话,假使真的说过,在如此急迫,满城百姓即将面临性命不保的时刻,经他的生花妙笔,才发现,大唐子民何等愚昧,为何死到临头到才明白,生在大唐,有如此仁爱无敌的皇帝“纵做鬼,也幸福”的甜蜜感。

李相国这些文字白纸黑字流传下来,千年后吃瓜人读来,都觉得有点面红耳赤。如果唐玄宗真的如同他写的那样关怀百姓,怜悯苍生,何至于宠信一帮佞幸小人,最后朝纲紊乱,引出“安史之乱”,搞得大唐土地烽火连天,国破家亡。

其实,只需要再看一则当时时人的笔记,便能明白玄宗治下的唐朝,其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官风民情。

郑处诲是唐德宗时宰相郑余庆的孙子,后来官至检校刑部尚书,宣武军节度使。他在大中九年,撰写了《明皇杂录》一书,其中有一篇讲述杨国忠儿子杨暄的文章。

杨国忠的儿子杨暄参加明经考试,礼部侍郎达奚珣主考,杨暄没考过,达奚珣准备将他除名不选。但是又害怕杨国忠的权势不敢确定下来。当时,杨国忠跟着唐玄宗在华清宫,达奚珣的儿子达奚抚任会昌县尉,达奚珣急忙派人送信给儿子达奚抚,让他去见杨国忠,详细报告这件事情。达奚抚到了杨国忠的住处时,刚刚敲过五更鼓,火炬排列在门口,杨国忠正准备上朝,车马众多,如同市集一样。杨国忠正要上马,达奚抚快步走进去,在烛光下拜见。杨国忠料定了儿子杨暄必定在入选人的当中,摸着伞盖微笑着,神态轻松愉快。达奚抚就告诉他:“我奉父亲命令来报告,相国的儿子考试不合格,但是不敢随意排除。”言外之意,看杨国忠如何处理。没想到,杨国忠听后,勒马后退,大声喊道:“我儿子还考虑什么不富贵么!难道为了一个科名,让你们这帮小子给坑了吗?!”说完,看也不看,就乘着马走了。达奚抚又惊又怕,急忙奔回去告诉父亲,说:“杨国忠倚仗权势,傲慢无比,举手之间就能把人搞垮,顷刻又让人飞黄腾达,咱们怎么能够与他分辨是非曲直呢。”达奚珣看到这种情况,只得把杨国忠的儿子杨暄排在上等。不久,杨暄就升为户部侍郎,达奚珣才从礼部侍郎升迁到吏部侍郎,两人成了同僚。即便是如此,杨暄和亲友说起来,还在感叹自己升迁缓慢,不如达奚珣升迁快速。

这短短一则笔记,就让我们看清楚唐玄宗领导下的唐朝,吏治如何腐败了。不过,公允的说,唐玄宗早期,治国颇有建树的。他即位时,大唐边防危机已经十分严重,开元期间,唐玄宗顺应情势变化,养马屯田,当时的大唐军马只有二十四万匹,唐玄宗大刀阔斧改革,任命太仆卿王毛仲为内外闲厩使,专管养马一事。到了开元二十三年时,唐朝的军马已经增加到四十三万匹。同时他又下令在西北万里边防线上,以及黄河以北部分地区,设置庞大的屯田。据统计,开元年间,全军屯田的总数为一千一百四十一屯,面积达五百余万亩。正是拥有了强大且有效的后勤保障,加上唐朝强盛的国力与兵力,唐玄宗开始,重新恢复了安北都护府。接着派遣高仙芝打败吐蕃,俘虏小勃律和公主,逐一恢复了西域失地,维护了国家统一与边疆安宁。内政上他防微杜渐,打压皇室宗亲与后宫干政,对于大唐的中枢的稳定起到了很大作用。

正是有了这些成功,唐玄宗以为从此可以高枕无忧,开始变得好大喜功,纵情声色,排斥纳谏,殆于政事。周围到处都是佞幸小人,充满谄媚之言。一年大雨成灾,唐玄宗不知道灾情如何,这时杨国忠就叫人弄来一些大的粟穗哄骗玄宗看,并且说,现在雨虽大,但是却不影响收成。玄宗竟然相信这些鬼话,还不准下面报灾,当扶风太守房琯报告灾情,要求救援时,他竟然大怒,下令将房琯交给司法机关惩处。这些种种作为,愈加使得唐朝中央失去了自我纠错能力,皇帝越来越腐化,官员越来越堕落,“安史之乱”一起,他才从梦幻中舒醒过来,只是,当叛军的部队逼近京城时,才明白,唯一能够做的,就是跑路。

当唐玄宗带着心爱的女人跑到马嵬坡时,早就不满他的将军陈玄礼,以士兵不满杨氏家族为名,将杨国忠父子乱刀砍死。当年杨国忠豪言的“我儿何虑不富贵”,转眼父子俩变成一堆肉。接着将士逼迫玄宗处死杨贵妃。一个皇帝,当他保护不了普通百姓的时候,其实也就预示着他最终无法保护自己的女人。

就在眼前的内讧、屠杀和让位间,曾经属于唐玄宗那辉煌繁荣的“开元盛世”,就此结束!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从唐玄宗的一件小事,看“开元盛世”为何会终结https://www.donglinet.com.cn/3987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