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锦衣之下婚后:陆绎第一次觉得两个孩子的存在很有用,而不是争宠

锦衣之下婚后:陆绎第一次觉得两个孩子的存在很有用,而不是争宠

锦衣之下婚后:陆绎第一次觉得两个孩子的存在很有用,而不是争宠

明明陆绎带回来的是两份汤包,却在今夏吃完第一份的时候,拦住了她继续伸过去的小手,后者不解地看向他,“大人?不是给我带的么?”

#锦衣之下#“吃多了容易积食,等会儿又该肚子不舒服了,这份先留着。”昔日里的洁癖陆绎,如今习以为常地掏出帕子,擦拭着今夏沾有汤汁的指尖。

“等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大人若是不想我多吃,少买一份不就成,何必要让我看得吃不得?”被宠的人儿也是有恃无恐的小声抱怨着。

“我让吴婶替你收着,回头再热上。”陆绎笑了笑,看了一眼她方才压在胳膊下的东西,正是之前宋学之送来的尸检格目,转移话题道“六扇门来人了?”

顺着他的视线,知晓瞒不住也没想瞒的今夏,自然的接话道“是啊,这可是六扇门最近这段时间,第一次有用得上我的地方,久得我差点都以为他们忘记还要发我俸禄了。”

今夏本就不是一个闲得下来的人,不管是与陆绎成婚前或是婚后,这一点从来都没变过。多年前怀陆珩与陆笙时,她也是同如今一般,耐着性子将自己拘于府上养胎待产,活蹦乱跳惯了的姑娘,为了孩子也做出不少牺牲。

思及此的陆绎,想了想下午自己应当也是在办公间不会外出,于是道“若是在家里觉着无聊,等会儿陪我去北镇抚司?”

“大人还要外出吗?”今夏以为他今日是公务结束得早,才这个时辰回来的。

“嗯,要跟我一起去吗?”陆绎含笑回应,没解释他回来一趟,不过是为给她送吃的。

陆绎抬手抚了抚她毛茸茸的发顶,就跟撸猫似的,舍不得停下来,“是皇上筹备马上要举办的舞狮活动,这段时间会比较忙,等忙过了之后,再带你好好出去走走。”

“哦。”对于舞狮,喜爱热闹的今夏自然是欢喜的,却也知晓自己还有身孕,届时人群拥挤也不太适合她出门,情绪也就提不起来。

今夏听懂了陆绎的话外之意,总而言之就一个意思,在家无聊可以看以往的卷宗,但是得乖乖待着,外面的热闹得有他的陪同才行。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今夏小声嘀咕,被陆绎一句“你说什么”,马上变成夫管严的小娇娘,笑呵呵地说道“没什么,我说我晓得了,大人安心去忙吧,珩儿与笙儿要不了多久也就放学归来了,他们能陪我的。”

“好。”陆绎勾唇浅笑,第一次没有觉得两个儿子的存在是跟自己抢夫人,亲生的两个孩子可算是能派上点用途了。

“落儿,你不用跟着我,去忙自己的吧!”今夏本就没有让人贴身伺候的习惯,看着寸步不离、跟前跟后的落儿,诧异之余便开口赶人了。

“夫、夫人……落儿最大的任务就是照顾好夫人,您若是觉得落儿跟着不自在的话,落儿……就离您远一些,您别赶落儿走成么?”

狐疑地看向神色慌张的落儿,一点也不像是平日开玩笑的神情,想必其中定有隐情,今夏认真问道“落儿,从你来陆府至今已经好些年了吧,大人安排你做丫鬟服侍我,我一直是拿你当姐妹看待的,几时说过要赶你走了?快说,发生了何事?”

“夫人,落儿并非是在庭廊躲懒,是晾完衣裳,看您跟六扇门的人在处理公务,落儿又担心帕子被风吹进池中,只想守着等干了马上收起……老爷一定是误会了,才说那么说的。”

今夏听完噗嗤的笑出声,安慰道“大人本身就话不多,说话行事都是精简干练,不是针对你或是要赶你走的意思,别往心里去。”

“……”落儿在陆府这么多年,平时都是跟今夏打交道得多,对上一家之主陆绎的抓包,第一次被“训斥”,哪里能心不慌?

“大人那么好,怎么两句话都能把你吓成这样?落儿,你也太胆小了——”

今夏的话音还未落下,带着喘息的娃娃音想起“娘亲!珩儿回来了!”挎着小布包的陆家小公子们,一前一后跑进了后院,不多时,陆府后院又是一片欢声笑语。

本文字由Sunshine的小世界原创。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锦衣之下婚后:陆绎第一次觉得两个孩子的存在很有用,而不是争宠https://www.donglinet.com.cn/398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