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最嚣张的驸马:打了公主,还说天下是我家让的,皇帝都不敢杀他

最嚣张的驸马:打了公主,还说天下是我家让的,皇帝都不敢杀他

最嚣张的驸马:打了公主,还说天下是我家让的,皇帝都不敢杀他

皇亲国戚在古代就是天下至尊团体,但凡是和这些人有关系的,那也是非富即贵。当然一定要分三六九等的话,其中最憋屈的就是驸马了,他们虽然娶了公主,身份抬高,但承受的压力也不是一般的大。

公主下嫁,一定是要好好对待,万一出了什么问题,那可会祸及整个家族,皇帝这个老丈人显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家族势力大还好,也许只是小小灾祸,如果家族实力薄弱或正好被皇帝盯上,那虐待公主可就是大罪,皇上要借题发挥也没人拦得住。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据传唐朝时期就有这么一位驸马"醉打金枝",非常嚣张。他就是郭子仪的儿子郭暧,那位娶了升平公主的驸马。

驸马这个词最早和皇帝的女婿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说文·马部》中有:"附,副马也。"驸马的原意就是古代几匹马共同驾一辆车,辕马之外的马都称之为"附"。到了汉代,在《汉书·百官公卿表上》记载在汉武帝时"驸马"是作为"驸马都尉"官名的简称的。到了魏晋时期,基本上相了公主的都做了驸马都尉一官,所以后来驸马才渐渐成为公主丈夫的代称。

驸马听着尊贵,大多数时候憋屈也是真的。明清以前,驸马的官阶并不高,权力也并不大,而且还要照顾好公主和皇帝这两尊大神。宋仁宗后的驸马基本上就没有入仕参政的机会了,明朝时的驸马我们看看历史记载就知道他们有多憋屈了。

《明史·志第三十一·礼九》:"驸马黎明于府门外月台四拜,云至三月后,则上堂、上门、上影壁,行礼如前。始视膳于公主前,公主饮食于上,驸马侍立于旁。"驸马这么憋屈,郭暧怎么就能"醉打金枝",这事到底是真是假。

醉打金枝最初是戏剧,别名《汾阳富贵》,是晋剧著名经典作品,是典型"酒壮怂人胆"的例子。升平公主下嫁到郭家后,依然不改骄纵的行为,动不动就对丈夫和公婆发脾气。但她贵为公主,平日里就算再多不满也就忍了。但到了郭子仪七十大寿这天,升平公主依然任性,家人都来祝寿唯独她没有来,郭暧自然是气不过,再加上多喝了两杯酒,越想越气,在不清醒的状态下决定教训教训这个娇蛮跋扈的公主。

他找到公主,让她要按照规矩来给父亲郭子仪行大礼拜寿,结果被严词拒绝不说还遭到当面训斥。郭暧本来就生气,这下就更控制不住了,他直接将公主拖回家中一顿痛打,并说:"你依仗你父亲是天子吗?我父亲只是不愿做皇帝而已!"

公主不但挨了打还听了这样的话委屈的不得了,立刻就回了皇宫,向自己的父皇哭诉。哪知道他的父亲唐代宗却说:"郭子仪如要当皇帝,天下岂是我家所有。"并劝公主回家。郭子仪知道这件事后二话不说立刻把儿子郭暧绑起来向代宗请罪。

代宗十分豁达,说:"不痴不聋,不做家翁。儿女闺房之言,何必当真。"就这样放过,但郭子仪深知此事如果真的触怒到皇帝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回来后,将郭暖杖打数十下以警告。而这对有诸多不快的夫妻,最终也在代宗和郭子仪的调和下和好如初。

这故事最后是圆满的,郭家和皇家依然关系融洽,但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首先关于醉打金枝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就不能保证,因为它最初就诞生于戏剧,史书上并没有确切的记载。仅仅是《资治通鉴》上有提及,但也写的是"郭暧尝与升平公主争言"并没有所谓的大打出手。

而且史学界对《资治通鉴》记载的这一段也持怀疑态度,因为不论是更贴近那个时代的《旧唐书》还是《新唐书》都没有相应的记载。

其次就是郭暧为人并不是这样的莽撞,他作为郭子仪的儿子,自小就受到不错的教育,再加上长期耳濡目染,是进退有度的,在朝中比较有威望。穆宗评价他"才高望洽,是膺沁水之祥;德厚流光,乃启涂山之祚。"

至于女主角升平公主,她是一个非常聪慧的人,史书记载她为人贤明,有才思,因此深受父亲宠爱,在诸多公主中算是独一份。这样的她也不可能在嫁入有匡扶社稷之功的郭家后我行我素,闹得家宅不宁。

醉打金枝不过是百姓喜闻乐见的戏剧罢了,其中确实让人捧腹的幽默情节,但若是牵强附会成正史的一部分那实在是不合理。这个故事看的不只是这对欢喜冤家,还有开明的唐代宗和忠心且老成持重的郭子仪,他们代表了和谐的君臣关系,是古代人所赞扬的。

这出戏虽然是喜剧,但其内核和精神诉求可一点都不肤浅。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最嚣张的驸马:打了公主,还说天下是我家让的,皇帝都不敢杀他https://www.donglinet.com.cn/398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