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周生如故番外,小慕时吃醋护时宜,小小年纪如此腹黑,套路真不少

周生如故番外,小慕时吃醋护时宜,小小年纪如此腹黑,套路真不少

周生如故番外,小慕时吃醋护时宜,小小年纪如此腹黑,套路真不少

小慕时聪明还是周生辰聪明?甜儿觉得应该是小慕时,一代更比一代强这是定律,更何况周生辰和时宜都是聪明人,生下的小慕时自然是愈发聪明才是。

第七十二集:

西州城中周生辰同众人商议着如何起兵推翻刘子行,这边时宜同小慕时受沈策亲兵保护悄然离了西州城往江水以南退去。清河崔氏偌大一族,一夕间只留空宅,众人早已趁夜悄然随沈策离去。

时宜同小慕时随着诸人换了简便衣着,随意梳着发髻佯作普通妇人,同随行之人只以兄长称之。

小慕时起初唤着寻爹爹,时宜哄他爹爹去了军营,她们此行便是去寻爹爹的。小慕时听着心下欢喜,拍着手掌欣然呢喃着军营。小小儿郎似素日里听着时宜与他念书时便极好那兵法布阵之书,现下听着去军营找爹爹,自然欢喜异常。

便装小将递与时宜一壶清水,又自怀中取出用布裹着的面饼递予她。军中儿郎自没有那般讲究,现下因沈策特意叮嘱,已属讲了礼数。只此番行踪须得避着众人,一应饮食便也只得将就着些。

时宜仔细拆了那层层包裹着的面饼,最里一层用荷叶仔细包着,并不似他们所吃的那般难以下咽。小将因着沈策再三叮嘱,素日里照料时宜母子便诸般细致,令时宜心下不免略感歉疚。时宜浅笑同那小将道谢,又客套与他交谈几句。

小将憨直挠头,素日里只管刀光剑影,并不曾与女子交谈,现下倒略显得生涩了些,不知该与她说些什么,只管连声憨笑。

小慕时自顾自地吃着饼,见母亲不与他说话,倒与一旁男人聊得热络,心下不快,暗自瘪着嘴,扯一扯母亲手臂将她目光转回来。小慕时抓着时宜手臂,小小身子在她怀中挪动着。时宜心下不解,只得由着他。片刻之后,时宜便晓得小慕时因何如此瘪嘴不快了。

时宜望着小慕时背着身子横在自己同小将之间,眸底忽而便生出暖意。又听他口中呢喃唤着爹爹,心下猜疑着小慕时现下是为周生辰护着自己呢。小小娃娃,是担心母亲同旁人亲近,丢下爹爹么?

小慕时仰头望着时宜,将手中饼铒塞回时宜手中,呢喃嘟囔着要母亲喂。时宜望着小慕时不由抿唇暗笑,素日里吵闹着自己动手,现下又要母亲喂他,如此这般小小心思,若她再不懂,便当真不是小慕时亲娘了。只不知这小儿郎如何生得这般玲珑心,小小年纪便如此聪慧,晓得替父亲守着娘亲。

时宜一面喂着小慕时吃饼,思绪却已飘回西州。那夜匆匆离别,虽知晓他十数年征战胸中计谋万千。然现下并非一般征战,便是他思虑万千,亦叫她心下不舍。一招不慎,只恐他将落得逆臣之名。时宜心下忧虑着周生辰,手中动作便愈发迟缓,惹得小慕时哼哼着以示不满。

小慕时仰头,瞧着母亲眸光并不落于他身上,心下愈发不满,拽着时宜衣裳便唤着娘亲。小小儿郎不知忧愁为何物,只当母亲惦着同一旁男子交谈,小小的眉头凝作一团。

身旁小将不知小儿因何不快,又未经世事,并不懂如何哄他,只得凝眉悄然望着,愈发无措了。

时宜回眸望着小慕时,浅笑着逗弄小儿。小慕时见娘亲同他展了笑颜,适才舒展了眉头,同母亲一道分吃饼铒。

西州城内,周生辰寻了刘氏宗亲。众人皆因刘子行倒行逆施退至西州,便是寻着时机欲同周生辰商议着朝中之事。众人皆知小南辰王乃北陈一柄利刃,他一生征战皆为子民百姓,为北陈江山稳固。现下若要他清昏君,除奸佞,并非难事。可,众人皆无把柄在手,只恐周生辰不肯轻信他人之言,正郁结于心,思量着如何游说周生辰。现下听闻周生辰言外之意,便是手中已有了把柄,替了那刘子行便愈发出师有名。

只是,众人皆推周生辰上那万人之位。年岁相当,气度卓然,北陈江山、子民安危皆由他一兵一卒亲自守护。他做那万人之位,众人皆心服口服,又何须再推小儿上位?

周生辰淡笑摆手道:“本王十数年征战,如今早已一身伤病,早该隐退。现下妻弱儿幼,本王也该悉心照料着家中。此番同各位宗亲商议,便是要大家在族中重挑德行兼备之人。至于其它,本王自有思量,各位也不必再劝。”

众人面面相觑,知晓他素来心思缜密,现下也不便再劝,只得作罢。众人又商议一番,周生辰方才起身离去。方一出府,周生辰便急急往医馆而去。他那手臂之伤方才只匆匆处置,此时衣衫早已为血水浸透,须得尽早处置。且那小兵此时于医馆中假做他,未知可有何意外没有。

周生辰心下如此思量,只策着马匹愈发匆忙而行。

周生如故番外,周生辰缜密筹划,他的细腻程度远在我们预料之外

陆绎被误会是今夏的弟弟,可他却并不生气,竟是如此缘由

任嘉伦到底值不值得喜欢,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你还会喜欢他吗

续写一生一世,周生辰被时宜套路,答应要生个二胎,大佬果然聪明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周生如故番外,小慕时吃醋护时宜,小小年纪如此腹黑,套路真不少https://www.donglinet.com.cn/3984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