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叛将龚楚在香港居住40年,晚年给邓小平写信:请允许我死在老家

叛将龚楚在香港居住40年,晚年给邓小平写信:请允许我死在老家

叛将龚楚在香港居住40年,晚年给邓小平写信:请允许我死在老家

图丨龚楚旧照

前言

1990年,龚楚托人写好了三封信,收信人分别是邓小平、杨尚昆和王震。

三封信的内容大致相同,主要是向他旧时的同时问候和请求准许他回乡长住。同时,他又给邓小平办公室拍了一封电报:原七军的龚楚,因年事已高,身体欠佳,加上有白内障等原因,已回故乡广东乐昌定探亲,希望准许我留乡长居住,落叶归根,死也死在家乡。

大约一个月后,龚楚接到省里的来电,转达“邓办”的意见,欢迎龚楚去北京,在人大或政协任职。

不久后,邓小平便在北京给龚楚打了一个电话。这位90岁的老人,听着邓小平的问候,一时间泪流满面。

革命信念的动摇

在红军时期的所有叛变中,最为严重的就是中央军区参谋长龚楚的叛变!

龚楚叛变时,职务是中央军区参谋长,他是最早从事农民革命运动的领导者之一,履历也堪比彭湃等人。

不过由于后来龚楚对革命信念的动摇,为此他便选择离开了艰苦的革命斗争环境,变节投敌,成为当年若干叛徒中职位最高者,于是人们便送他一个称号“红军第一叛将”。

接下来我们便来了解下龚楚那跌宕起伏的人生!

龚楚,1901年11月出生于广东省乐昌县长来镇长来村。由于生性聪颖,通过一年半的时间就完成了三年初小学业,并成功考入广州市立一中就读。在求学的过程中,龚楚便也受到革命思想的影响。

图丨孙中山先生

为此在1917年,孙中山先生在广州组织军政府,龚楚得知后便加入其中。由于他本人工作能力突出,为此先后担任班长、旅部副官,后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韶州(今韶关)分校学习。

1920年以后,龚楚便先后在粤军中担任排长、连长,最高担任国民革命军攻鄂军少校参谋!后来因为工作的需要,龚楚便被派往广州通讯处工作。

在这一时期内,龚楚与不少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一道谈论有关中国革命问题,阅读《新青年》、《向导》等刊物,渐渐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并于1924年6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一年后转为中共党员。

龚楚在参加革命后,又是主要投身农民运动的成员之一。1925年6月,龚楚便受中共广东区委派遣,以国民中央农民部特派员身份,前往农民协会北江办事处,从事农民运动。

图丨龚楚

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龚楚便回到自己的家乡乐昌从事农民运动,成为在该地区有重要影响的共产党人。

1927年2月,中共乐昌支部成立,龚楚任书记,继续在家乡开展农民运动。宁汉分裂后,根据党的有关指示,龚楚、谭军略于5月初率领乐昌农军500余人抵达韶关,与北江工农军汇合共1100多人,组成“北江工农讨伐军”,由龚楚担任总指挥!

在大革命失败后,龚楚几乎参加了这一时期中共组织最重要的几次起义,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27年年底到1928年年初,朱老总、陈毅率南昌起义军余部想辗转于粤北进入湖南,遇到的第一个共产党员,就是龚楚。对于这段历史,朱老总曾回忆道:

我们脱离范部,从韶关北上,计划去湘南找一块根据地。这是龚楚已来到我们部队,便由他引路带我们到了宜章县的杨家寨子。

图丨毛主席和朱老总合影

朱毛红军会师后,便宣布成立红四军,毛主席、朱老总、龚楚担任红四军前委常务委员,前委书记为毛主席。为此,中共湖南省委在给红四军前委的信中称红四军为“朱毛龚”,由此可见龚楚当时在红军队伍中的地位。

龚楚不但在井冈山与毛主席、朱老总建立了很深的合作关系,而且在百色起义时又与邓小平建立了很深的合作关系。

1929年12月,龚楚参加了广西百色起义,起义后便宣布成立红七军,军长张云逸,政治委员邓小平,参谋长龚楚。

由于当时龚楚是从井冈山过来的,熟知红军的建军经验和政治工作制度,给红七军的建设的确带来不小的帮助。在红七军辗转进入进入中央苏区后,龚楚先后被派人为红12军34师师长、红12军参谋长、红七军军长等职。

图丨油画 红七军

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龚楚率红七军参加了扩大中央苏区的历次战役。不过在年底时,龚楚因为“犯错误”的缘故,被撤去军长职务,改任中央军委直属的红军模范团团长,外加上当时我方面临着反动派的围剿,为此龚楚的革命信念便产生了动摇。

在那个年代,一旦你的革命信念产生动摇,如果没有坚定的意志的话,那么迟早会走上歪路的,成为革命叛徒。

不过当时中央对于龚楚同志的问题发现得很及时,在1933年5月中共中央在瑞金召开党、政、军高级干部会议上,对于龚楚的消极思想进行了批评,并将他送往红军大学高级研究班学习。对于组织上对他的良苦用心,他并没有察觉到,反而是将自己的“想法”隐藏得更深了。

尽管龚楚当时受到了批评,不过组织上并未对他弃之不用。在龚楚从高级研究班结业后,龚楚便被调到红军总司令部代理总参谋两个月,并参加了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战斗。

图丨从右到左:罗荣桓、龚楚、黄克诚、陆定一、杨尚昆、邓小平

1934年5月,鄂赣军区改为赣南军区,龚楚担任赣南军区司令员,一个月后改任参谋长,负责部署突围准备工作。不久后,龚楚便又被调到中央军区担任参谋长,达到了个人在红军中职务的最高峰。

1935年,中央红军开始分兵突围,龚楚带领部队向湖南临武一带活动。不过当时在面对国民党部队的穷追猛打时,龚楚所带领的队伍被打得东躲西藏,损失惨重。

此时,国民党当局在“清剿”红军和游击队的同时,采取了“剿抚兼施”的政策。原本龚楚的革命信念就产生了动摇,为此他的内心便又了其他盘算。

在经过5天的周详考虑后,龚楚布置了一个绝妙的逃跑计划。他先是将身边的警卫人员和工作人员派遣到各地方党部和游击队的基地去指导、联络。

在1935年5月2日,龚楚便杰出席指导宜章县委会议之便,带着一连部队,由临武基地赶往黄茅村。当天晚年,龚楚以身体不适的原因,想要早点休息,为此在吃过晚饭后便上床睡觉。半夜,趁着其他人熟睡之际,龚楚便悄然逃离黄茅村,潜回故乡广东乐昌。

图丨龚楚

可以说龚楚作出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选择,他离开了自己奋斗10年的共产党事业,从一个“红军中流汗流血备尝艰苦的高级指挥员”转变为彻彻底底的“剿匪指挥官”。

在国民党的处境

龚楚在返回家乡不久,便在广州绥靖公署秘书长张昭芹的引荐下,在余汉谋的粤军第一军先后担任剿共游击司令、粤湘边区剿匪指挥官、粤北五县联防主任等职务,对曾经的战友和同志大开杀戒。

如果说龚楚由于革命信念不坚定,从而脱离红军队伍,成为一名逃兵,不那么招人痛恨的话。那么,龚楚在没有敌人的威逼利诱下,而选择主动投靠敌人,那么这就相当于叛徒了。

龚楚在叛变之后,所迫造成最恶劣的莫过于:北山事件了!

图丨红军游击队

龚楚在叛变后急于邀功,为此便于1935年10月13日带领粤军30余人,化装成红军游击队,由广东仁化到达北山,企图消灭该地区的红军和游击队。

龚楚所带领的这支“伪红军”来后,先与当地的土匪武装(周文山部)乱打一通,随后便放出口风,说自己是湘南红军的一支,来寻找当地游击队。

贺子珍的哥哥,北山游击大队大队长贺敏学原是中央军区司令部的科长。在听说老领导龚楚参谋长拉起了游击队伍,为此便急忙派人进行联系。

龚楚在见到贺敏学后,便说他需要马上见到项英、陈毅,接他们去湖南加强领导。中共赣粤边特委机关后方主任何长林等人热情帮忙,提议由龚楚写一封信给陈毅和项英。在信件写好后,何长林便在上面签了字。

特委秘密交通员很快便将这份信,送到项英和陈毅手中。项英在看到这封信后,内心是非常开心的,为此便想要和龚楚见面。

图丨项英

项英对于龚楚这个不了解,不过陈毅对龚楚还是非常了解的。

想当初在井冈山时,龚楚凭借自己资格老,常常目中无人,除去毛主席外,谁都瞧不上。现如今却变得如此谦虚起来了呢?为此陈毅便对项英说道:“斗争残酷,人心难测,还是过段时间再去见龚楚吧。”

正是陈毅的这番建议,使得他们两人躲过了一场杀身之祸!

随着时间的推移,龚楚还不见项英和陈毅前来,为防止自己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为此他便决心先下手为强,将北山地区游击队一网打尽。

龚楚凭借贺敏学等人对自己的信任,便将他们带领事先设置好的包围圈内。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龚楚便劝说自己当初的下属投降。

图丨贺敏学

贺敏学听后第一个不答应,为此便举起枪边打边往外冲。他身中三弹,硬是翻滚下山冲出敌人的包围圈。其余的只有八九个人带上冲出会场,50多名游击队员和干部当场牺牲。

特委机关后方主任何长林也是个软骨头,见到形势不妙,便立即叛变。

这就是长征留下来的部队突围到鄂豫边后,损失最大、性质最严重的“北山事件”。后来,项英和陈毅才得知龚楚的叛变,幸亏当时陈毅的机警,不然将会给革命造成更大的损失。

龚楚尽管没有抓住项英和陈毅,但他毕竟对红军很是熟悉。为此,他便布置军队日夜搜查,通往各地的大小道路都被严密封锁,连一些大山和羊肠小道都是设置了暗哨、密探。

图丨红军烈士纪念碑

何长林则是将与游击队发生过关系的群众,全都指认出来,很多人惨遭杀害。

1935年10月,龚楚便引导国民党三个师的兵力,向湘南游击区发动进攻。在面对这次敌人的进攻,我方湘粤赣游击支队受到严重损失,方维夏壮烈牺牲、蔡会文重伤被俘后壮烈牺牲,中共湘粤赣特委书记陈山负伤被俘。

龚楚虽然在红军队伍中作出过一些贡献,然而在叛变这支队伍后,竟然为敌人作出了更大的“贡献”。

抗战爆发后,龚楚先后在五战区孙连仲部担任上校参谋处长,第七战区担任少将参谋。日军侵犯广东时,龚楚出任第七战区第一纵队抗日游击司令,与侵犯广东从化的日军激战于木壳岭,歼敌甚多,保卫了韶州的安全。

图丨解放军部队

在国民党内部,龚楚的处境自然是算不上多好。毕竟作为“外来人士”,是无法与国民党其他将领相媲美的。一直到1949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大陆时,龚楚是广州国民党一个中间的随属官员。

原本龚楚是我党从事“农运”最早的领导人,然而如今却成为国民党中将的随属官员,这种变化诧异太大了。

在面对全国解放的态势下,龚楚便宣布投诚。

12月,解放军准备解放海南岛,由于时任海南守将为龚楚的乐昌同乡薛岳。为此,中央便决定派龚楚经香港前往海南策反薛岳投诚,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龚楚嘴上满口答应,但是却借机金蝉脱壳,定居在香港。

在到了香港后,龚楚一家人便居住在新界的侨园,这里是国民党在香港购置的党产,专门收容无家可归的国民党将领。龚楚一家在侨园分到50亩地,一家老小便靠着养猪、种植和出租门面生活,日子过得挺不错的。

此后,蒋介石曾派他在香港秘密收编残部组成“反共救国军",不过被龚楚婉拒。入港后的他完全脱离了政治漩涡,平日仅以书画和写作自娱。

图丨龚楚回乡

就这样,龚楚在香港居住了40年之久,在晚年时龚楚曾前往美国,不过由于语言阻碍和生活习俗的关系,不习惯那里的生活,为此便重归香港。

那时的龚楚,便已经萌生回乡看看的想法,不过由于自己的过去,担心回去遭到处罚,为此便一直没有行动。

给邓小平写信

不过龚楚可以说是有福之人,能够在生命的最后了却心愿,落叶归根!

20世纪80年代末,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宣布了《关于不再追诉原国民党军政人员在建国前的犯罪行为》的公告,年近九旬的龚楚得知后,便决定回家乡去看看。

乐昌县长来镇有关部门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便将龚楚准备回乡的消息迅速上报,广东省统战部门批复:对龚楚回乡定居作人民内部问题处理,按原国民党中级军政人员接待。

图丨龚楚和家人一起

1990年9月13日晚,龚楚与夫人王兰芬在其侄孙龚庆韶等人的陪同下,坐火车从深圳来到韶关,乐昌县委统战部、县府办、长来镇领导等共10多人早已在此等候多时。

在接风宴后,龚楚便递上三封早已准备好的分别寄给邓小平、杨尚昆和王震的书信。三封信的内容大致相同,主要是向他旧时的同时问候和请求准许他回乡长住。

由于担心信件寄不到,为此龚楚又给便邓小平办公室拍了一封电报,为此便又了前言里的那一幕。

龚楚在回乡后在当地引起很大的轰动,统战部官员上门祝贺是少不了的,还有亲朋好友以及看热闹的好奇民众。国内不少文史单位和史学工作者也纷纷前来采访他,让其应接不暇。

尽管龚楚已经年过90,但记忆力仍然清晰,对一些过去的事情记得很深刻。当然,

图丨龚楚故居

他只谈在红军的经历,对于他叛变之后的经历,他都以“记不得”为理由避而不谈。很显然,龚楚对于自己这段不光彩的历史,很是在乎,从不愿向别人提及。

1995年7月24日,龚楚在乐昌县长来镇的家中去世,享年94岁!

至于说如何评价龚楚的一生,相信后人会给予他一个公正的评价。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叛将龚楚在香港居住40年,晚年给邓小平写信:请允许我死在老家 https://www.donglinet.com.cn/396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