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芯片教父与张忠谋斗了20年,台积电没干掉他,却被台湾迫害退位

芯片教父与张忠谋斗了20年,台积电没干掉他,却被台湾迫害退位

芯片教父与张忠谋斗了20年,台积电没干掉他,却被台湾迫害退位

文 | 华商韬略 遗墨

如果不是被台湾当局对他陷害,中国半导体产业,乃至世界半导体的格局或将改变。今天令西方国家胆寒的芯片代工之王,恐怕就不是张忠谋,而是爱中国的他。

他就是曹兴诚,与张忠谋恶斗20年的华人芯片教父。

曹兴诚和张忠谋并称台湾半导体产业的两大泰山北斗,但两人却是不折不扣的“冤家”。双方的“缠斗”绵延超过20年,几乎贯穿了台湾IT产业的整个发展史。

双方有一段公案,即究竟谁开创了芯片代工产业。

据曹兴诚后来单方陈述:1984年,他托人带了一份晶圆代工模式的企划书给张忠谋,提出和张忠谋合作,但是未得到对方的回应。

没想到的是,一年后,张忠谋受邀回台,在当局的支持下创立了台积电,首创半导体代工模式,这惹恼了曹兴诚。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彼时二人地位极不对等,曹兴诚唯有按下愤慨。

但真正的强者,并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被绊倒在通向成功的路上。

1991年,已是联电总经理的曹兴诚,以张忠谋没有给联电与台积电同等的待遇为由,联合其他董事共同罢免了张忠谋联电董事长的职位,两人正式决裂。

台湾电子代工双雄时代拉开帷幕,曹兴诚也终于把憋屈在心中多年的公案诉诸于台湾公众。只不过,张忠谋从未正面回应过曹兴诚的诘问。

此后,曹兴诚一步步借助台联电,拿回自己失去的东西。1995年,晶圆代工全面被业界所接受,台积电的订单源源不断,但是产能却满足不了需求。有些“店大欺客”的台积电,开始要求客户交订金预购产能。

曹兴诚利用这一机会开启大刀阔斧的改革,宣布联电从IDM彻底转型成为晶圆代工厂,原先的IC设计部门全部分割出去成为单独的公司,联电只负责控股,不负责具体经营。

短短4个月时间内,曹兴诚联合12家美国IC设计公司,集结400亿新台币,一口气创立了联诚、联嘉、联瑞三家半导体代工厂,随后的一年内,合资代工厂的规模扩增至4家。

同时,曹兴诚还大举走出台湾,前往日本并购、在新加坡设厂,不仅笼络了海外客户,产能上也迅速与台积电并驾齐驱。

在竞争中,台联电成为了令台积电胆寒的对手,比如他们是第一家导入铜制程产出晶圆、生产12英寸晶圆、产出业界第一个65纳米制程芯片的公司。

曹兴诚的贡献不止于芯片代工,还在其扶持了一批影响世界半导体格局的“徒子徒孙”公司,也就是“联电系”。

曹兴诚非常了解精英们的心理。他一直在联电内部宣传:“出去开疆辟土,是我们最高的荣誉。”鼓励各部门负责人自己建立新公司,担任总经理,与联电互成犄角。

联发科、联咏、联阳、智原科技等一批声名卓著的企业,均由联电的部门转变而来,这些部门的负责人转身成了企业的老板,组成了蔚然壮大的“联家帮”。

“联家帮”中最为出名的当属联发科,这家企业是如今亚洲地区芯片设计的龙头公司。其董事长蔡明介,去哪儿都是风云人物,唯独见到曹兴诚时,依旧会毕恭毕敬地叫一声“老板”。

不过,曹兴诚顺风顺水的事业,却止于投资大陆半导体产业。在此之前,台联电虽也遭遇大火、0.13微米制程被台积电反超,但这都没有动摇根本。

因坚持投资大陆的举措,并高调与台湾当局对峙,曹兴诚遭到了当局司法、政治迫害,被逼出走台联电。

灵魂人物的离开,彻底终结了台湾双雄时代,台积电和张忠谋此后一骑绝尘,成为影响世界的半导体枭雄。

——END——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芯片教父与张忠谋斗了20年,台积电没干掉他,却被台湾迫害退位https://www.donglinet.com.cn/396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