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沈醉初入功德林抵触心理强烈,杜聿明劝导:共产党是我的再生父母

沈醉初入功德林抵触心理强烈,杜聿明劝导:共产党是我的再生父母

沈醉初入功德林抵触心理强烈,杜聿明劝导:共产党是我的再生父母

图丨沈醉旧照

前言

1949年10月,蒋介石在逃离台湾时,特意给沈醉下令:让他为国民党站住脚跟,守住云南!

为能让沈醉全身心地贯彻这项决策,为此蒋介石便将他的全家老小都送往香港。

阴差阳错成为战犯

1946年,戴笠飞机失事身亡后,毛人凤当上军统局局长。

沈醉因“功高震主”,被毛人凤视为前途大患。不过机智的沈醉主动“申请”避祸,为此便前往云南担任军统云南站站长,同时监视云南省主席卢汉。

1949年,随着三大战役的胜利,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摇摇欲坠。全国解放在即,看破时局的云南省主席卢汉便开始加紧与地下党的联系,这也使得蒋介石深感不安。

同年8月,毛人凤电令沈醉火速除掉卢汉身边反蒋的杨杰、陈复光、谢崇文等人。

沈醉明知卢汉正向共产党靠拢,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将来,为此便对毛人凤的命令采取拖延时间之法,暗中却帮助杨杰脱了身。

图丨毛人凤

后来毛人凤从台湾乘坐专机赶到昆明,亲自监督沈醉的行动。

沈醉尽管表面点头答应,但是内心却极为不满。尤其是想到自己多年来的忍受,为此便对毛人凤起了杀机,想用一种慢性毒药将毛人凤给杀害。

就在沈醉决定行动的当晚,沈醉来到毛人凤的房间,毛人凤则拍着沈醉的肩膀略带歉意地说道:“老沈啊,这些年你待我始终如一……”

一向重义气的沈醉被毛人凤的“这半句话和那诚恳的面部表情”所迷惑,遂放弃了杀机。

随着重庆的解放,解放军大举进军四川,云南省主席卢汉通电起义,并软禁了从台湾来当说客的西南绥靖公署主任张群以及包括沈醉在内的在昆明国民党军政高官!

当时,沈醉是参加了起义的。

不过当时卢汉为了报答张群以往的恩情,为此便在起义之后擅自将张群给放走了,打乱了周总理用张群换回张学良的计划。卢汉“因而怕共产党不能原谅他”,为此在办理起义移交时,便将沈醉等人当成要犯全都交给了解放军。

图丨卢汉旧照

对于卢汉的所作所为,沈醉自己是不清楚的。

在沈醉看来:自己是签了通电起义的,在战局平定后,自己的问题总该得到处理!

不过事情的发展,却事与愿违。解放军在接管陆军监狱之后,原有的看守和负责人都已撤换,制度相比较过去也严格很多,沈醉本人的行为也受到限制,最关键的是关押的性质也变了。

为此作为战犯的沈醉最初心情也很惶恐,对共产党有抵触情绪。

当时昆明军管会公安部的领导,经常会找沈醉谈话,对他进行开导、教育。沈醉虽然表面看上去很是配合,不过内心却是在想:不放我出去,说什么都是空头支票,再也不上你们的当了。

这一段时期内的沈醉,对我党的政策抵触心理很是强烈。我们可以通过沈醉当时写的诗词,来看看他内心的想法:

对镜无言只自伤,懒从邻院学新装。承恩怕问前朝事,未启朱唇自断肠。

沈醉通过这首诗,来表达自己对蒋家王朝的怀念,不愿像别人那样去接受改造,揭发国民党的罪行。

图丨沈醉年轻时

不久后镇反运动开始了,尽管当时没有枪毙沈醉,但是他对共产党的抵触情绪并没有丝毫减少。在沈醉自己看来:共产党枪毙自己是必然的,无非是迟早的问题!

某天,昆明军管会公安部领导便找沈醉进行谈话:

现在正在镇反高潮中,过去许多被你关过的人,以及亲人被你杀害的人,天天找到公安部来,要求镇压你,特别是你过去几个学生的家属,经常来找我们。我们想把你转移到重庆去……

对于这位领导的话,沈醉是半信半疑的。在他看来,共产党不会因为真的怕别人找自己麻烦,而将自己转移到重庆。如果真的被转移到重庆,那么也是准备要处决自己!

1950年12月底的一个早晨,沈醉刚刚起床便接到看守的通知去钉脚链。沈醉心里明白,这是准备将自己押往重庆了。

图丨沈醉晚年时

当时,为了防止昆明的人将沈醉给认出来,为此便在他的头上套了一个绵口袋,只露出两只眼睛。对于这段历史,晚年的沈醉曾回忆道:

记得当时我乘坐的那架客机是“上海号”。飞机起飞了,那时我的心禁不住一阵酸楚:两年前,我从这里送走了妻儿老小,她们日日夜夜在盼望我从这里放飞到她们身边。而今,我离开这里却是飞往重庆,何时能再见亲人!
此去重庆,是凶是吉?真是未可预卜啊!

可以说在重庆开始,沈醉的观念开始慢慢发生转变。在过去,沈醉一直认为:共产党只讲阶级仇恨、阶级斗争,不讲私人交往!

在抵达重庆后,沈醉才渐渐发现,并不完全是这样。

某次,中共高级领导人陈赓大将前来重庆,并特意前来管理所看望他在黄埔一期的同学,比如说:宋希濂、刘进、钟彬等人!

图丨陈赓大将

陈赓将军还专门请自己的老同学去吃饭,并邀请西南公安部部长作陪。在餐桌上,陈赓大将谈笑风生,气氛十分融洽。最后,陈赓大将还指着西南公安部部长对宋希濂等人说道:“有什么困难可以向他反映,他会帮你们解决的。”

宋希濂等人每提起此事,就显得很激动。正是如此,这也让心灰意冷的沈醉看到了希望。

沈醉本身就是干特务出身,为此在闲暇时便喜欢留心观察看守所干部的言行。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后,沈醉便发现干部处处与国民党不同,特别是在执行政策方面,绝对不像国民党那样阴奉阳违。

为此沈醉便开始试着接近一些管理人员,向他们谈点自己的思想,从而得到他们耐心地教育和启发,从而改变了自己对共产党的一些错误看法。

不久后,由于西南公安部撤销了,为此沈醉等战犯便被转移到西南公安局。然而没过多久,西南公安局又撤销了,为此沈醉等一行人便被送到重庆石板坡的市监狱里。

图丨左一 沈醉

在转移的路上,沈醉便也看到重庆解放后的崭新面貌,加上从报纸上经常看到有关国家建设迅速发展、蒸蒸日上的报道,为此沈醉思想上很是苦恼:

认为国家的前途光芒万丈,而自己的前途漆黑一团;新中国再好,对我们而言不过是‘水中月’‘镜中花’。

沈醉一行人在被送到重庆市监狱后,很担心自己像一般的犯人一样,在这里关一辈子,为此对于共产党的抵触情绪又抬头了!

后来,监狱便要求沈醉、宋希濂等人整理自己的档案,并要求他们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整理完成。对于这件事情,沈醉等人一头雾水,在面对自己的档案时疑虑重重,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为此他们的心情都不太好。

图丨宋希濂旧照

一个月后,沈醉等人的档案整理完成,他们便焦急地等待下文。最终,他们从看守人员口中得知一个好消息:中美合作所的房子腾出来了,专门做你们这些国民的高级军政人员集中训练的场所!

1956年初,沈醉等人便从重庆市监狱转到战犯管理所。

其他的国民党高级军政人员,也从各地监狱、劳改农场和看守所等处陆续集中到了这里,总共约有100多人。

在重庆战犯管理所关押的几年中,沈醉和他的“同学”开始了真正的思想转变,尤其是采取的集中学习与安排到重庆各地参观新中国成立后的新成就,给了沈醉等人极大的触动。用沈醉自己的话来说:春风化雨、开始认罪!

初入功德林

1957年国庆节过后,管理所的干部将沈醉、孙渡、孔庆桂、王靖宇等四人叫到办公室,并对他们说道:“上级决定将你们四人转到北京去,你们好好准备准备,一两天内就动身。”

沈醉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内心是非常高兴的。在他看来这下到了北京,那么自己的问题就能够得到解决!

图丨功德林战犯管理所中央的八角塔

在经过三天三夜的行程后,沈醉等一行人便终于来到了北京。

下火车后,天色已近黄昏,一辆吉普车便将他们送到北京郊外的一座大院。下来了汽车后,沈醉便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只见四周高墙耸立,墙头灯火通明。

当天晚上沈醉等人便被暂时安排住在大门南面的一间房子里,管理员便告诉他们说:“这两个楼房,在解放前是给有钱的高级犯人住的,现在是作为新来犯人的临时住所。现在你们住的监狱,就是有名的京师第二模范监狱。”

在第二天起床后,沈醉便借着在广场散步的机会,把这座监狱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随后,沈醉便被分到戊字胡同第二组,与原国民党的十二兵团司令黄维、第二绥靖区中将司令王耀武和黄维手下的两个军长方靖、覃道善等人住在一间房里,睡得是大通铺。

图丨功德林旧景,典型的监狱建筑特征

在初入的功德林后,沈醉抵触心理强烈,晚上睡不着,心里一直在想:进了这所监狱,何时才能出去?问题何时才能得到解决?

第二天早上吃完饭后,沈醉便听到对面第一组房内传来老熟人,原国民党四川省主席兼保安司令王陵基的声音。

为此沈醉便直接跑过去看他,刚一踏进房门便看到杜聿明躺在一个有半个床铺那么大的石膏模内。

沈醉在和王陵基打过招呼后,便向杜聿明走了过去,杜聿明也从石膏模里坐了起来。沈醉一把握住杜聿明的手,半天没有说话。

图丨杜聿明旧照

此时,沈醉的内心是既诧异又不安。

诧异的是,他还活着。因为当初沈醉在重庆时,曾阅读过一本1952年编的《名人字典》,在杜聿明的名字下,明明写着他在淮海战役失败突围时,下令放毒气,被俘后,因全体战士请求而被枪决了。

不安的是,看到他躺在那样一个石膏模内,以为这一定是监狱的工作人员故意折磨他,感到很难过。

不过由于沈醉是初来乍到,也不敢贸然向杜聿明询问,只是看了看便离开了第一组的房间。

这时,沈醉便又开始胡思乱想:在功德林里,都是军长以上的战犯,把这些人集中到这里,将来准备如何处置呢?许多原国民党的下级军官,被捕后,判了刑,倒也有个刑满释放的想头,而我们这些人,既不审、又不判,不知何日是尽头。

图丨王陵基

有一天,沈醉看到室内只有王陵基等几位从重庆过来的老熟人,为此便悄悄地问他们:“你们说,在北京好,还是在重庆好?”

沈醉没有想到,这些人全都说在北京好,因为这里的管理干部政策水平高。

沈醉听后并没有完全相信,反而是指了指杜聿明的石膏模型说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当时在场的众人都理解沈醉的意思,为此杜聿明便笑着解释道:“这是为我治疗颈椎病的呀!我患了颈椎结核后,颈椎变形了,管理所特意为我定制了这个石膏模,用来矫正我的脊椎。”

杜聿明的一番话,可谓是出乎沈醉的意料。事后,沈醉自己也反思道:“由于我自己有情绪,将功德林想得太坏了。”

图丨杜聿明

后来,杜聿明便向沈醉讲述了自己在淮海战役之后的经历。

由于杜聿明在淮海战役上辜负蒋介石的信任,输掉了国民党几十万的精锐部队,为此他便准备自杀。奈何两次都被救了下来,在被俘虏后,杜聿明知道自己身患三种严重的疾病:胃溃疡、肺病、肾结核,但他从未向医生说,一心希望早死。

可是,在监狱给他们体检的时候,发现了他的这三种疾病,还积极给他治疗。至于说杜聿明的第四种病颈椎结核,也是在一次偶然中被监狱管理人员给发现的。

为了给他治病,医院专门给他定做了石膏模型来矫正他的脊椎,并还通过香港、澳门等地进口一些治疗结核病的特效药,为他和其他患有结核病的战犯们治疗。

图丨蒋介石和杜聿明

在说到最后,杜聿明激动地对沈醉说道:“共产党真是我的再生父母啊!”

当时沈醉刚入功德林,因为种种缘故,他的抵触心理强烈。不过在听到杜聿明的这番话后,沈醉便非常的感动,他想道:如果不是共产党改造政策的英明、正确,杜聿明这个赫赫有名的国民党司令官、忠心耿耿效命蒋家王朝的将军,怎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相比较之下,他觉得自己比这位老大哥在思想改造方面落后不少,应该好好向他学习!

总而言之,杜聿明的这番劝导,也使得沈醉开始好好反思自己的问题所在。

第二批被特赦

在功德林当中,沈醉也真诚相待,改变自己的想法,接受改造!

1959年9月16日下午,即将收工之前,沈醉便看到徐远举像发疯了一样,手里挥舞着一张报纸,狂喊大叫地跑来:“好消息,好消息!”

王耀武便迎上去,将他手中的报纸给抢了过来,然后读给大家听,沈醉等人便将他给团团围住,只听他念道:

在庆祝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的时候,对于一批确实已经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宣布实行特赦是适宜的……

图丨特赦大会

当沈醉在听到“宣布实行特赦”这几个字时,内心无疑是非常激动的,毕竟从入狱第一天开始,沈醉便在想自己的问题该如何去解决。

1959年12月4日,功德林的大礼堂呈现着一种庄严而喜庆的气氛。沈醉和其他人都换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怀着紧张而喜悦的心情静静地走进礼堂。

礼堂正上方高悬着大红绸做的横幅:首批特赦蒋介石集团战争罪犯大会!

随着大会的开始,沈醉全神贯注地倾听、等待着。坐在主席台中央的首席法官开始点名了:杜聿明、宋希濂、王耀武、陈长捷……

随着法官那起起落落的声音,沈醉内心也是夹杂着两种感情。一种是老友重获新生的喜悦,另一种则是担忧,毕竟还没有读到自己的名字。

当听到法官说:“以上人员,改造10年期满,确已改恶从善,现予释放,从宣布之日起,给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权。”

随着法官声音的停止,沈醉的心不由地往下一沉:完了,这次特赦人员中没我……

图丨杜聿明和沈醉

散步后,像沈醉这样没有被特赦的人,心情自然是非常的低落。杜聿明在看到沈醉心情低落时,便安慰道:“你不要泄气,也没有泄气的理由。既然有第一批,那么肯定会有第二批、第三批。你今天还不符合特赦的标准,就要好好争取嘛。”

沈醉在听了杜聿明的话,便有些抵触地说道:“我是不符合特赦标准,我当然比不上你!”

杜聿明听后便笑着说:“老弟,你还不满十年嘛!”

沈醉一听这话,才发现自己确实还差几个月的时间,才够改造十年。事情果然像杜聿明说的那样,第二年,也就是1960年底,沈醉便被第二批特赦了。

在特赦后,沈醉便被安排了三个月的参观学习,并到农村劳动一年,然后被安排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任专员。

图丨沈醉和家人在一起

在此后的岁月中,最让沈醉高兴的是,自己的身份得到了证实:

1949年沈醉在卢汉起义通电上签了字,发表了起义广播,被迫参加云南起义的全部档案,被清理出来送到北京。中央有关部门经过审定,沈醉的身份由战犯改为起义将领,享受副部级待遇,并连续当选为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在晚年时,沈醉曾言:曲折离奇的30年过去了!党使我从一个反共反人民的军统特务变成了热爱共产党和人民的爱国人士,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变化啊!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沈醉初入功德林抵触心理强烈,杜聿明劝导:共产党是我的再生父母 https://www.donglinet.com.cn/3964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