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南梁皇族后裔萧铣兵力远超李渊,拿下近半个中国,为何说亡就亡了

南梁皇族后裔萧铣兵力远超李渊,拿下近半个中国,为何说亡就亡了

南梁皇族后裔萧铣兵力远超李渊,拿下近半个中国,为何说亡就亡了

萧铣人在家中坐喜从天上降,时为罗川(疑有误)县令的他,被颍川的沈柳生打得狼狈不堪,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给他送来一封大喜报。

喜报来自于一个叫董景珍的岳州校尉,此人联合张绣、徐德基等七人,乘天下大乱之机举兵反隋了。七人原本推举董景珍为带头大哥,但董景珍却说:俺一个破落户出身,就怕威望不够人心不服,咱得找个分量重的人挑头。萧铣皇族出身,又有符命征兆,我很看好他。

原来萧铣是梁武帝的后人,梁宣帝萧詧的曾孙,隋炀帝萧皇后的侄子。隋文帝时期,萧铣的爷爷萧岩叛隋被杀,萧铣受牵连一度沦落为靠卖书为生的小商贩,隋炀帝即位后,看在萧皇后的份上,赏了他一顶官帽子。

萧铣接到“喜报”美出了鼻涕泡:当初老杨头灭了我宗族,我一直想报仇雪恨,如今上天派你们来辅佐我恢复梁朝,我怎敢不从命。

萧铣的行动力真的没话说,他立刻命令部下按梁朝旧例改换旗帜,自称梁公。脑回路构造奇特的沈柳生,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反转,他放下屠刀拜倒在萧铣脚下,从打家劫舍的强盗摇身成了梁国车骑大将军。

不得不说,有时候包装的魅力真不能忽视,梁朝都已经灭亡60年了,朽得掉渣的破旗帜居然还能让人多人膜拜,萧铣刚一易帜,周边郡县闻风而降,五天时间萧铣就拥兵数万!

萧铣的运气好到爆棚,他只用了大半年时间就坐拥南中国,北到南阳,南到交趾,西到三峡,东到岭南,几乎半个中国落入他的口袋。为什么说“坐拥”呢?因为这期间他几乎就没打过仗,基本上是坐在家里等小弟来拜,转眼间拥兵40万!

义宁二年,萧铣在巴陵郡登基称帝,而此时李渊还极不情愿地拜倒在小傀儡杨侗脚下。有人苦哈哈地靠流汗一分一分地赚,有人躺在那儿轻轻松松等人送,这世道让王世充、窦建德、刘武周、薛举们气得掉眼泪。

看过我之前文章的人都知道,我有一个论断:这几个人的失败有一个共同的原因,即他们其实是个“跛脚汉”,只有军事一条腿,没有政治另一条腿。不是他们不想当个健全的人,而是他们的出身注定了被排挤在豪门政治之外的命运。

那是一个豪门政治的时代,离开门阀家族的支持根本不可能完成改朝换代!

那问题就来了,萧铣是地地道道的豪门子弟,他后来怎么就输了?而且连个像样的抵抗都没有就输了呢?

武德四年,李渊派三路人马夹攻萧铣,西路以李孝恭和李靖为主帅,从巴蜀顺江而下;北路由李瑗为帅,从襄阳入境;东路以萧铣的降将周法明为帅从永安郡进发。

李孝恭在清江口打败萧铣部将文士弘,又逼降江州总管,连下宜昌、当阳、枝江、松滋等县,与攻取夏口的周法明合围萧铣的都城江陵。

唐军势如破竹,萧铣彼时身边只有数千禁军,根本无力抵抗。从交州赶来增援的交州总管丘和、长史高士廉、司马杜之松,干脆临阵倒戈,向李靖举起了白旗。

萧铣仰天长叹:“天不佑我大梁,打下去老百姓受灾,你们干脆都去投降吧,或许可免祸害,天下不缺君王,投谁不是投呢?”说罢他穿上孝衣拜别祖庙,向唐军投降了。

真是天道轮回,萧铣几乎空手套白狼坐上皇位,又几乎不作任何反抗就捐出了皇冠!可是萧铣的大梁有四十万大军,有广袤的国土,什么都不缺,咋就弄成这怂样?

降得太快,萧铣才投降十万救援大军就到了

估计萧铣就是个快枪手,举兵速度快,收割地盘速度快,登基速度快,败得也快,投降的时候也毫不犹豫,但他没想到自己才到唐军作客,自己的十万援军就从就呼呼啦啦地到了。

援军到后傻了:皇帝呢?咋打白旗了?我们可咋整,算了,咱也打白旗吧!就这样十万大军排着队接受李孝恭的检阅。如果你说唐军战斗力有多强,我还真不服气。

别看唐军三路夹击,但他们有两个弱点,一是远道而来不宜久战,二是兵力远不及萧铣,一点被破就满盘皆输,只要学学“猪坚强”,萧铣不是没机会。

不思进取,三年不开疆拓土,更错失巴蜀要地

从巴蜀顺江而下的西路军对萧铣来说很致命,自古谋取江南只有两条路,一是陆路的襄阳通道,二是长江的水路大军。从历史上看,如果没有西路军,北路军想突破襄阳其实难度不小,萧铣坐了四年龙椅,怎么就不学习刘皇叔,西进占领巴蜀呢?

其实武德元年萧铣就尝试过攻取峡州,可惜失败了,此后他就老老实实窝在家里等死。

我们看看大唐建立之初李渊在干嘛,他在不停地打仗平叛,西边薛举、李轨,北面刘武周,东边王世充、窦建德、刘黑闼,个个都是狠角色,把李世民忙得脚打后脑勺。

多好的机会,假如萧铣趁李渊腾不出手,攻取巴蜀,占领汉中,再降服江东,把防线直接提到淮河地区,李渊会不会哆嗦?

岂知哆嗦,估计李渊很可能会丢掉河洛,退保关中!

人家李唐拿这些狠角色练级,萧铣一事无成,搞“养身练军”。所以从军事角度讲,萧铣的不思进取让他错失良机,在战略上处在了被动地位。

重文轻武,萧铣不具备开国之君的军事才华

《新唐书》评价萧铣说,他“武不足文有余”,也就是说萧铣本质上就是书生一枚,不会打仗,也从来没上过战场。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不具备武略的人一定当不了开国皇帝,当上了也要拿命充当学费。北方那几位军阀瘸腿,萧铣同样是跛脚汉!

受制于人,萧铣无法摆脱军阀控制,内部撕裂严重

萧铣不只是上不了战马,他甚至也指挥不了军队,这才是他最致命的短板!

还记得萧铣的起家吧,一封“大喜报”推上去的!这种事看着讨巧,其实后患无穷,那七位大佬嘴上喊着“吾皇万岁”,手上握着枪把子不放,因此他的政权从一开始就是军阀各立山头。

草头班子还没完全建立,他们就开始搞内讧,那位脑回路比较奇特的沈柳生率先点了一把火。

当初董景珍派徐德基迎接萧铣到巴陵郡,沈柳生是萧铣的先头部队,先见到了徐德基。沈柳生看着兵强马壮的徐德基有点不爽:老子是第一个拥护萧铣的,功劳理应排第一,岳州这帮家伙势力这么大,不得骑到我头上啊!不行,老子要干掉他,挟持了老萧,那样的话我不就是“太上皇”了吗?

脑洞大开的沈柳生真的就杀了徐德基!萧铣和沈柳生接下来的作为让人笑掉牙。

萧铣很生气:“还没完成会师就自相残杀,看起来我当不了你们的主,那啥,我走了,你们自己玩吧。”

沈柳生再次脑回路“混搭”,他扑通跪倒承认错误,叩头如捣蒜请求饶命,忘记了挟持萧铣的计划。

萧铣估计也“混搭”了,他居然原谅了沈柳生,还提拔他为大将军。董景珍等人当即气炸了:“沈柳生擅杀功勋就这么算了?跟这种贼人一起共事,您就不怕日后生祸吗?”

萧铣咯噔一下,对哦,不能这么算,于是沈柳生被处死,他的部众四散逃亡。我估计就在那一刹那间,在座的所有人都在心底里对萧铣伸出了小拇指。

杀了一个沈柳生,改变不了军头们拥兵自重的格局,萧铣想出了个释兵权的“金点子”,他下旨,从今往后咱不打仗了,偃武兴农,大伙儿把军权交出来吧。

哎呀,说萧铣什么才好呢?你至少得有杯酒嘛,这么就夺人兵权,难道你被沈柳生亲了?结果董景珍的弟弟率先发难,准备干掉萧铣,却被萧铣抢先下手反杀了。然后萧铣笑眯眯地对身在长沙的董景珍说:你弟的事跟你无关,你回来咱谈点事。

董景珍脑子很正常,他给李孝恭写了封信,将旗帜换成了李家的。

萧铣令张绣领兵讨伐董景珍,两军阵前董景珍对张绣说:“你没看到前年彭越被剁成肉酱,去年韩信绞杀吗?咱俩刀兵相向有意思吗?”张绣低头不语,想了一阵还是决定对董景珍发动攻势。

结果董景珍败了,被部下杀死。得胜回朝的张绣像是被董景珍诅咒了一般,没多久就被萧铣找了个借口杀了。你也不能怪萧铣忌惮心太强,面对这帮摆弄不了骄兵悍将,谁心里不突突啊?

就这样萧铣的大梁国没等到唐军到来,自己就已经接近散架了,唐军一到,各地守将立马纷纷投降。

萧铣每杀一个武将,都要遣散掉他们的部众,这就是到后来江陵城内仅有数千禁军的原因,他宁可护卫少一点,也不愿意跟军头们打交道,实在摆弄不了啊!

萧铣之所以那么着急投降,是因为他知道人心早就散了,他不认为有人会真心来救援。比如交州救援不是来嘛,人家一到前线就换旗帜。

交代一下萧铣的结局吧。

萧铣被押到长安后,李渊拉下阿婆脸: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罪吗?萧铣保持了“混搭”的风格,几句话成功地将自己送上了断头台:

“隋朝灭亡大伙儿都有资格逐鹿天下,我没有天命所以被你捉了。当初田横也南面称王,跟高祖打得热火朝天,高祖没有怪罪他,你为啥向我问罪呢?”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南梁皇族后裔萧铣兵力远超李渊,拿下近半个中国,为何说亡就亡了https://www.donglinet.com.cn/396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