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贾元春晋升贵妃,完全是阴谋,可惜贾家无人识破皇帝的真正用意

贾元春晋升贵妃,完全是阴谋,可惜贾家无人识破皇帝的真正用意

贾元春晋升贵妃,完全是阴谋,可惜贾家无人识破皇帝的真正用意

贾元春晋升贵妃,完全是阴谋,可惜贾家无人识破皇帝的真正用意

趣侃红楼43:危机四伏,贾元春晋升贤德妃;利令智昏,荣国府修盖大观园

秦可卿出殡停灵在贾家家庙铁槛寺,再择机送往金陵。王熙凤顺便通过水月庵的净虚老尼姑包揽了一桩官司,解决了张金哥的退婚案。不过给长安节度使云光送去一封附带贾琏名帖的信,轻松得了三千两银子,此事也就做罢了。

秦可卿死了,对贾家表面影响并不大。不过就是个没有生育的嫡长媳妇。像贾琏之母、贾蓉之母都有生育后死了,才更令人惋惜。

不过围绕秦可卿之死,凭空生出了无数祸端,以至于给贾家头顶笼罩了一层不安的阴云。由贾家牵动的朝堂局势,也变得“诡谲”起来。

秦可卿葬礼,前文总结对贾府有三大害处,直接导致了日后贾家的败亡。

一,葬礼太过盛大,僭越用了义忠亲王老千岁的棺材板。将贾家骄狂自大,目无纪法,心无君臣彰显无二。

二,大明宫内相戴权出宫卖给贾珍的五品龙禁尉的实职,这件事至关重要。

假如日后龙禁尉对皇帝不利要“禁龙”,贾蓉乱入其中,势必令贾家涉嫌谋反。

贾家抄家与此绝对有关。而戴权究竟是皇帝还是太上皇的人,暧昧不清。

三,北静王带领四王八公一伙老功臣,不得圣旨悍然违法出席秦可卿葬礼,将御赐鹡鸰香念珠赠送贾宝玉,拉拢贾宝玉去他府上与海内名士聚谈,都代表他在拉拢贾家与之结党。

不臣、不恭、不法、不轨的北静王才是贾家最大的“祸害”!

一个秦可卿葬礼表现出这么多严重问题,皇帝不可能不注意。

贾家也并非表现得那么无能,否则北静王也没必要拉拢他们。像王熙凤轻易就能指使长安节度使云光替她办事,不过是贾府实力的冰山一角。

皇帝不可能放任贾家对他有不臣、不敬之心!更何况还有更大野心的北静王等一伙人。

既然所有事情都由贾家而起,自然矛盾冲突的焦点也会集中在贾家身上。换了你是皇帝,又当如何?

需要说一下当时朝廷的情况。曹雪芹无疑借鉴了唐初的一些历史,将当时的局势设定为太上皇退位,新皇帝登基不久的敏感时期。也就是李白诗云“双悬日月照乾坤”的时候。

特别需要注意,林如海作为皇帝钦点的探花出任巡盐御史,没多久死在任上。日期是九月初三不是巧合。记得白居易《暮江吟》: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珍珠月似弓。

九月初三的傍晚,日月同天。

日是残阳代表太上皇。月是新月代表新皇帝。

残阳虎老余威在,贾家都属于太上皇老臣。

新月狮幼雄心壮,对贾家等老臣不信任,努力扶持提拔新人,如林如海等。

新皇帝“鸟尽弓藏”,势必又造成老臣不满,生出不臣之心!

林如海死在巡盐御史任上,分明是新旧权力斗争的结果。后文再说。

闲言少叙。贾家通过秦可卿葬礼表现出的肆意妄为,就像焦大一般“骄狂”,全然不在乎新皇帝的感受。

皇帝登基不久羽翼未丰,也拿他们没办法。所以任由贾珍僭越犯上操办葬礼,任由北静王不得圣旨违法出席,一直隐忍。

贾家不法的事很多,像贾家起复贾雨村代表卖官鬻爵,王熙凤假手云光包揽诉讼等罪行,贸然惩治对贾家伤害不大,皇帝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因形势比人强,势不如人,只能忍气吞声,伺机积蓄力量,务求一击致命!

那么皇帝就无所作为么?当然并不是。这不秦可卿出殡后不久,贾家就迎来了皇帝送上门的“天大好事”。

那一天,贾政过生日。贾府上下正在家里热闹,不想六宫都太监夏守忠突然过来传旨,注意这次传旨的信号极为敏感。

(第十六回)忽有门吏忙忙进来,至席前报说:“有六宫都太监夏老爷来降旨。”唬得贾赦贾政等一干人不知是何消息,忙止了戏文,撤去酒席,摆了香案,启中门跪接。早见六宫都太监夏守忠乘马而至,前后左右又有许多内监跟从。那夏守忠也不曾负诏捧敕,至檐前下马,满面笑容,走至厅上,面南而立,口内说:“特旨:立刻宣贾政入朝,在临敬殿陛见。”说毕,也不及吃茶,便乘马去了。贾政等不知是何兆头。只得急忙更衣入朝。

为什么说夏守忠这次传旨不同寻常呢?原因有这么三个。

一,夏守忠传旨是口谕,宣贾政去“临敬殿”陛见。注意这个“敬”字乃臣子之道。贾家偏偏通过秦可卿葬礼,展现了骄狂自大的不敬。口谕又显得不那么正式,与后面的大事不相符。

二,夏守忠来去匆匆,水都没喝一口。按说贾家国公府,贾母这荣国公诰命夫人尚在,留下寒暄几句总是要的。可夏守忠不占贾家一分一毫。

三,夏守忠完全没透露出一丁点,皇帝召见贾政的原因。以至于贾政走后,贾母等内心惶惑极为紧张恐惧。

夏守忠不可能不知道传旨内容,就算保密,好事坏事总要说一下?送个顺水人情总是要的。可他一点口风不透,证明不想与贾家有任何牵连。太监的消息最灵通,你说这岂不反常?

而且,不久之后还是夏守忠出来告诉赖大,说皇帝晋升贾元春凤藻宫尚书贤德妃。完全是天大好事,夏守忠抱着这么大好事,不巴结贵妃家里,表现出“切割”姿态,证明这件好事背后大有问题。他不想与贾家沾边!

秦可卿葬礼上发生的那些故事,足以让皇帝对贾家警惕和敌对。

可皇帝非但没责难贾家,竟还晋升贾元春贤德妃,给了贾府天大的荣耀,试问这是真心还是假意?

贾元春当时在宫中什么尊位,原文没说。不过她进宫时是女史,女史并不是女官,而是低位嫔妃。可以对照凤藻宫尚书,位居一品夫人,贵妃尊荣,肯定是跳了好几级!更不寻常!

皇帝晋升贾元春,非常清楚有三个目的。

一,拉拢贾家。

二,离间贾家与北静王。

三,试探贾家对他的的忠诚与立场。

如果贾家感恩戴德,从此对皇帝忠心耿耿,他们还是好君臣,贾家犯点错无关紧要。但如果贾家认为皇帝服软好欺负,那皇帝就将彻底不客气。

贾家作为多年老臣,不可能不明白这等浅显道理。然而他们的表现又如何?

(第十六回)贾母等听了方心神安定,不免又都洋洋喜气盈腮。于是都按品级大妆起来。贾母带领邢夫人、王夫人、尤氏,一共四乘大轿入朝。贾赦、贾珍亦换了朝服,带领贾蓉、贾蔷奉侍贾母大轿前往。于是宁荣两处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跃,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言笑鼎沸不绝。

贾家人人“喜气盈腮”,没人考虑贾元春为什么突然越级晋升。“个个面上皆有得意之状”,小人得志便猖狂,说得就是贾家人的嘴脸。

试问这样的贾家,会对皇帝的恩赏诚惶诚恐感激涕零么?怕不是还“怪”皇帝早都应该给他们了吧!

贾元春晋升贤德妃,注定是一面贾家的照妖镜,彻底照射出贾家对皇帝的不臣不恭之心。就像焦大骂的那样:“别说你这样儿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子!不是焦大一个人,你们就做官儿,享荣华,受富贵?你祖宗九死一生挣下这家业,到如今了,不报我的恩,反和我充起主子来了。不和我说别的还可,若再说别的,咱们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秦可卿死后托梦,用“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形容元春晋升,无论鲜花还是热油都不是长久之物,注定贾家的繁华要昙花一现。

彼时贾琏和林黛玉已经在回程路上,听闻元春晋升,一行人快马加鞭赶了回来。此时宝黛二人分别已有将近一年,再见面颇有物是人非之感,却又显得倍加亲密起来。

但贾宝玉此时又顾不得林黛玉,因为秦钟死了。就连姐姐元春晋封贵妃,他也并不那么开心。·

贾宝玉不开心,贾家却非常兴头。贾琏一回来马上就忙碌了起来。因为“省亲”之事定了下来。贾家决定响应太上皇旨意,修建省亲别墅迎接贵妃史无前例地回家省亲。

要不说“若要使人灭亡,就要令他疯狂”,贾家是彻底疯了。千不该、万不该修建大观园、操办省亲。那才是真正的要命故事。

文|君笺雅侃红楼

收藏

举报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贾元春晋升贵妃,完全是阴谋,可惜贾家无人识破皇帝的真正用意 https://www.donglinet.com.cn/3962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