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王熙凤信任错了一个人,此人将她最难以见人的一件事,公之于众

王熙凤信任错了一个人,此人将她最难以见人的一件事,公之于众

王熙凤信任错了一个人,此人将她最难以见人的一件事,公之于众

王熙凤是一位强势而且自负的女人,她的身边,很少有人能赢得她的信任。在下人们中间,她大概只信任自己的陪嫁丫头平儿,还有旺儿以及旺儿家的;在她的子侄们中间,贾蓉算是一个她很信任的人。

也难怪,贾蓉有一副好面相,他大约十七八岁,眉目清秀,身材夭娇,轻裘宝带,美服华冠的英俊少年。作为侯门公府的少爷,他表面上的礼节做的十分到位,又能说会道会撒娇,更关键的是会拍王熙凤的“马屁”。比如他来找王熙凤借“老舅太太给婶子的那架玻璃炕屏”时 ,口口声声表示,自己家的东西“哪里如这个好呢”,说的王熙凤心花怒放。

王熙凤就吃这一套。

于是,贾蓉不仅得到了她的信任,还得到了她的全力维护。比如当贾蔷被贾珍派了去姑苏采买小戏子时,贾琏对此表示质疑,贾蓉悄悄拉了拉王熙凤的衣襟,王熙凤立刻就帮着这哥俩儿说话:“你也太操心了,难道珍大哥比你还不会用人?偏你又怕他不在行了,谁都是在行的?孩子们已长得这么大了,‘没吃过猪肉,也看见过猪跑’……依我说,就很好。”

老婆发了话,贾琏才赶忙笑道:“自然是这样,并不是我驳回,少不得替他筹算筹算。”

非常信任贾蓉的王熙凤,曾经将自己一件很私密,也颇有点难以见人的事,交给贾蓉去办。这件事,就是“王熙凤毒设相思局”。

在王熙凤的调兵遣将之下,贾瑞晕着头撞进荣国府,昏头昏脑地将贾蓉当成了王熙凤,被随后而来的贾蔷抓了个正着。两个人将贾瑞好好地捉弄了一番,逼着他给每人写下了五十两银子的欠条,还被冻了大半夜,最后又被浇上一身腌臜之物。

这件事,本来是贾瑞心思龌龊。但王熙凤的这个局,设得也十分狠毒。而且,在那个年代,一位本应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豪门女子,被自己的小叔子惦记上了,总不是一件很好听的事,哪怕这事的责任,根本不在女子身上。

所以,王熙凤只能派自己最信任的贾蓉去做,贾蔷是贾蓉的帮手。甚至于,这件事她连老公贾琏都没有告诉。此时,王熙凤对贾蓉的信任,达到了极致。

然而,贾蓉却很明显对不起王熙凤的信任。第六十三回,贾蓉把王熙凤这件最难以见人的事,公之于众:“……谁家没风流事?别讨我说出来,连那边大老爷这么厉害,琏二叔还和那小姨娘不干净呢。凤姑娘那样刚强,瑞大叔还想她的账,哪一件瞒了我?”

此时,贾蓉的身边,不仅有宁国府的若干丫头,还有尤二姐,尤三姐等人。贾府中的丫头们,又岂是好惹的?又有谁是不爱说三道四的?贾府中的那些秘密,还不都是这些下人们传出去的?

而且,这究竟是不是贾蓉第一次说出这话来?这就不好说了。王熙凤如此信任贾蓉,总是对他有诸多照顾,甚至于将自己最难以见人的事,交给他处理,他却给王熙凤宣扬的尽人皆知。甚至于,他还挑唆贾琏偷娶尤二姐,更是给王熙凤的心头扎上一刀。

不得不说,贾蓉是王熙凤最不该信任的人。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王熙凤信任错了一个人,此人将她最难以见人的一件事,公之于众https://www.donglinet.com.cn/3961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