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白莲教之乱——两亿两白银挥洒下十数万白莲兵众的覆灭

白莲教之乱——两亿两白银挥洒下十数万白莲兵众的覆灭

白莲教之乱——两亿两白银挥洒下十数万白莲兵众的覆灭

十二月戊寅朔,谕曰:“朕於明年归政后,凡有缮奏事件,俱书太上皇帝。其奏对称太上皇。”……嘉庆元年正月戊申朔,举行授受大典,立皇太子为皇帝。尊上为太上皇帝,军国重务仍奏闻,秉训裁决,大事降旨敕。宫中时宪书用乾隆年号。——《清史稿·本纪·卷十五》

嘉庆元年,在位六十年、熬死了一位又一位亲生儿子的清高宗乾隆皇帝爱新觉罗·弘历终于在经过一系列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带着复杂的眼神将身下象征着权势与地位的皇位传给了对此心心念念的十五子爱新觉罗·颙琰,也就是日后的清仁宗嘉庆皇帝。

尽管如此,名义上归政的乾隆皇帝仍实际掌握着传统中国的最高统治权力。不仅乾隆本人仍住在处理政务的养心殿训政,而嘉庆帝只能住在皇子所居的毓庆宫。就连年号都是嘉庆对外使用,宫中则继续用乾隆年号,更别说批阅奏折、任免官员等重要政务权力了。

然而,这位“十全老人”可能怎么都想不到,就是这么个放不下权势的最后三年统治时光,反而把自己过去数十年营造繁华假象给彻底打破了。

自乾隆年间中期开始,爱新觉罗·弘历就逐渐变得好大喜功,不仅大修土木、营造宫室,还六下江南耗用了数之不尽的国家人力物力,加之宠幸权臣和珅,致使其贪赃枉法、大肆揽财。于是乎,本就秉持着“上有所好,下有所效”的清廷官僚们的腐败、享乐思想迅速抬头,吏治败坏也就成为乾隆后期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嘉庆元年,在这种贪污枉法盛行、欺压百姓成风的大环境之下,川、楚、陕交界的南山和巴山老林地区本就生活十分艰难的人民们终于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以“官逼民反”为名,掀起了浩浩荡荡的白莲教起义。

白莲教属于明清时期主要的秘密宗教,崇奉“无生老母”与“弥勒佛”,宣扬弥勒佛未来会“改造世界”的传说,并以“教中所获资财,悉以均分”,“有患相救,有难相死,不持一钱可周行天下”等平均、互助思想得以在下层流民、手工业者和破产农民们中迅速传播。

而由于白莲教的迅速发展和其新增的反清内容,也引起了清政府的严重不安,清廷遂下令大规模搜捕白莲教徒。面对大批教首、教徒被捕遇害,而地方官员们则以查拿邪教为名,行敲诈勒索之实的艰难处境,部分白莲教领袖们也迅速改变了在“辰年辰月辰日”(嘉庆元年三月初十)共同起事的预定方针。

嘉庆元年正月初七,湖北宜都、枝江一带首领张正谟、聂杰人等因官府查拿紧急,被迫提前发起反抗。其后一年内,以南山和巴山老林地区的流民为主力,整个湖北、四川乃至河南、陕西、甘肃等地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抗活动,各路打着白莲教旗帜的兵众更是多达十数万。

乾隆皇帝见状,除为起义波及的省份外,连忙从全国各地调兵遣将,意图迅速将此次起义镇压。然而,由于各地绿营军、八旗军的军事战斗力极其低下、组织能力严重不足,加之起义军四处流动作战,官兵疲于奔命。直至嘉庆四年乾隆皇帝身死之时,镇压活动都迟迟得不到突破性的进展。乾隆皇帝即使将死之时也念叨着“近因剿捕川省教匪,筹笔勤劳,日殷盼捷”的话语,将希望寄托在了嘉庆皇帝身上。

镇压白莲教起义久战无功,嘉庆帝认为单纯的军事手段并不能迅速取得战争的胜利。于是乎,嘉庆皇帝首先挥刀向内,认为关键在吏治,而整饬吏治的关键又在于惩办和珅。

嘉庆四年(1799年)正月初三,太上皇乾隆帝驾崩,嘉庆帝立即对和珅及其党羽采取了行动,直接将白莲教久剿不灭归罪于和珅。和珅一党的覆灭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阶级矛盾,安定了民心。

除此之外,嘉庆皇帝也将矛头直指川楚前线的镇压大将。除派遣中央官员勒保为经略大臣,明亮、额勒登保为参赞大臣,节制川、陕、楚、豫、甘五省官军进击,从而统一前线指挥外,嘉庆皇帝还下令逮捕了四川达州知州戴如煌、武昌府同知常丹葵等官逼民反的“祸端”,并严惩杀良冒功的行为,鼓励民众弃暗投明。

反观起义军一方,由于川楚陕五省的白莲教乱从本质上来说其实是一次披着宗教外衣的农民阶级领导的阶级斗争。白莲教起义军所采取的军事行动,仅为解决生活问题,没有远大的目标,也提不出进一步的政治纲领,致使劳动人民跟着白莲教起来反抗清朝统治者的剥削与压迫只是暂时的现象,白莲教起义军很难取得广大人民群众的长期支持与清军进行长期的斗争。

相应的,在嘉庆四年,皇帝采取合州知州龚景瀚献“坚壁清野”之策后,起义军的处境变得愈发艰难。面对各个州县办团练,依山隘寨堡,扼守要路,坚壁清野以及攻抚并施的种种措施,各位义军首领们颇有“狗咬刺猬,无从下口”之感。特别是嘉庆五年,清廷釜底抽薪,提出“随剿随抚,但治从逆,不治从教,剿抚并施”的策略,宣布将参与谋反之“乱民”与习教之“教民”区分开来处置。一时间,投降者甚众。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由于清廷的种种措施切断了起义军同人民间的联系,使之无法得到粮草与兵源的补充,白莲教的力量日渐枯竭,人数也逐渐从十几万人减至几万人,许多重要将领也相继牺牲。

等到嘉庆六年下半年,白莲教起义军在大城市中的起义活动基本被平定,活动范围也被压缩在了川楚陕边境地区的深山老林之中,人数已不超过两万四千,而围剿的清军,则十倍于此。起义军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依据地形、坚持战斗,至嘉庆九年九月,起义方才终告失败。

据统计,白莲教起义共耗费了清朝政府十六省的数十万军力,十余名提督、总兵等高级武官及副将以下400余名中级武官阵亡。清廷更是为此前后投入超过两亿两白银,相当国库五年的财政收入,使整个国库为之一空。

不过,与日后天平天国运动类似的是八旗、绿营等清朝正规军的腐朽在起义中也暴露无遗,清政府最后都是被迫依靠地方团练来镇压起义。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满清政府自白莲教之乱伊始就开始暴露其内部严重的军事问题。

看完,还不点赞关注?茫茫人海,以后你可就再也遇不到我了哦!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白莲教之乱——两亿两白银挥洒下十数万白莲兵众的覆灭 https://www.donglinet.com.cn/3960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