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赵构在岳飞灵前说过一句话:“非卿不忠,非朕不明”,赵构何意?

赵构在岳飞灵前说过一句话:“非卿不忠,非朕不明”,赵构何意?

赵构在岳飞灵前说过一句话:“非卿不忠,非朕不明”,赵构何意?

“非卿不忠,非朕不明”其实是电视剧里赵构的台词,在大结局的时候,赵构说出了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表明自己的心迹:不是你岳飞的忠心被我怀疑,也并不是我赵构昏庸无能,实在是箭在弦上,我不得不这样做啊!

事实上,这段记载有些许为赵构洗白的成分,为了迎合观众的胃口,故意设置这么一个桥段。而真实的历史上,我们不排除在赵构的晚年有后悔之意,但赵构不会承认更不敢承认。

赵构为何执意要杀岳飞?

其实从南宋之后,人们把戕害岳飞的罪魁祸首都安在了秦桧的头上,我们没有一丝为秦桧洗白的念头,只不过这么一件“弥天大案”,秦桧一人撑不起这个“狼人”身份,没有赵构在背后的鼎力相助,秦桧这头“白眼狼”即使手眼通天也不会如此妄为。

其实有一点原因我们都心知肚明,岳飞的最高理想“直捣黄龙”实在是与赵构相悖,岳飞一生精忠报国,赵构明白;他想收复沦陷的疆土,赵构也明白。但是要迎回徽钦二宗,赵构无论如何想不明白。

赵构本来在宋徽宗眼里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儿子,要不然当年去金国大营议和这么一件危险的工作也不会让他去做,因此赵构与父亲之间并没有太多的感情。

换种说法,好不容易自己“草鸡变凤凰”,高兴还来不及,如果把父亲和大哥接回来了,自己是让位还是不让位,让位吧,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既得利益就完全丢失,说不定还会因为做过皇帝而被父兄暗害;不让位吧,自己的皇位也坐不踏实,还给满朝的文武百官留下一个“不忠不孝”的骂名。

因此,对于赵构而言,维持现状就是最好的结局,即使岳飞灭不了金国,万一他把金国打怕了,人家提出“归还二宗”来保和平,自己就要陷入两难的境地,如果自己不同意,那这个千古骂名就没得跑了。

与其说岳飞是死于奸臣的诬陷,倒不如说他违背了最高统治者的意愿,而一生以“收拾旧河山”为己任的岳飞是没有闲工夫去猜皇帝的心思的。

赵构内心有心理阴影

当年赵构在今天的商丘匆匆登基,一路南逃不敢北顾,逃到扬州后,本以为脱离了金国的魔爪,不成想一场兵变差点要了自己的性命。

赵构本来就是个没有太多主见的人,一登基就奉行“逃跑计划”,而且和他的父亲徽宗一样宠幸宦官,面对山河破碎,主上昏庸的局面,有两位护驾将军决定站出来,一个叫刘正彦,另一个叫苗傅。

当然,他们的目的也并没有多么高尚,只是看着好处都被宦官和奸臣拿走,心有不甘而已。

宋代自赵匡胤开国以来,一直奉行“重文轻武”的国策,终北宋一代,武将见到文官都要矮个三分。但在乱世之中,武将的权力有抬头的迹象,赵构心里清楚,但此时他又不得不依靠将军们。

刘、苗二人发动的兵变表面上是清君侧,实际上矛头直指赵构,他们认为赵构得位不正并且任用奸佞,不配做大宋的皇帝,赵构手里兵微将寡,虽然百般认错,可那两位就是不买账。

于是赵构不得下“罪己诏”痛斥自己“昏庸无德”,决定仿效徽宗禅位给太子赵敷,自己做太上皇,以求能保住身家性命。

如果事情就这么结束了,我想岳飞日后的目标也许会实现。只不过苗、刘二人都是有勇无谋的武夫,政治智商几乎为零,后来被刘光世、韩世忠的勤王大军消灭,赵构又死灰复燃了。

虽然只是一个小插曲,然而在赵构心里留下了极大的阴影。政变不但让自己的太子夭折,而且自己受到惊吓失去了生育能力,从此之后,他深深认同太祖“重文轻武”政策的英明,对于武将,他一生都没有再信任过,这也成为了岳飞悲剧的一个导火索。

赵构晚年有没有后悔?

赵构并没有什么大的理想,只是想做一个偏安一隅的太平天子,因此,在自己57岁的时候就禅位给孝宗,自己做了太上皇,虽然57岁对古人来说年纪已经不小了,但对于赵构来说,他还很年轻,因为他一共活了80岁。

很有意思的是,宋孝宗一即位,立马就给岳飞平了反,这一做法很出乎常理,要知道,这可是在赤裸裸的再打赵构的脸啊,然而赵构一言不发,选择了沉默。

要说宋孝宗刚一登基就和养父唱反调,我认为他并没有这个胆量,虽然赵构不如乾隆这个太上皇如此强势,但总要顾及一下他的脸面吧。如果赵构不同意,我想孝宗应该不会这样做。

只能说赵构打一开始就知道岳飞是冤枉的, 杀掉他只是自己的政治需要,反正有秦桧背锅,自己也落得个清净,因此才选择了沉默应对。

只是可怜了一代忠臣岳飞,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最终换来的是不解与污蔑,然而,忠臣的榜样代代流传,英雄的事迹广为传颂,在今天的西湖之畔,岳飞依然高坐庙堂之上,而一时得意的秦桧却永远跪在了他的面前,受尽唾骂,只不过这件事的最终受益者赵构,因为其尊贵的身份而被人们遗忘在了角落里。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赵构在岳飞灵前说过一句话:“非卿不忠,非朕不明”,赵构何意?https://www.donglinet.com.cn/3760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