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愿作深山木(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

愿作深山木(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

愿作深山木(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

01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那是我前男友元稹的名句。

“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那是我男闺蜜,白居易的名句。

我的书法造诣直追王羲之,另外我还设计了唐朝爆款 “明信片”。我就是唐代四大才女之一,薛涛。


薛涛这个名字乍听起来有点男子气,也许在我未出生前,我爹就盼望我是个男儿继承他的志向。

但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02

少年不识愁滋味,我在父亲无微不至的呵护下度过了童年。

其他孩子的家长逼着自家闺女学女红、学家务,想要打造出一个宜家宜室的贤妻良母,我的父亲却给了我最大的自由。

那年夏天,我正在屋檐底下纳凉。

父亲在一旁突然吟起一句诗:“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

“呃……”他颓然地坐下,懊恼地拍了拍脑袋。

“哎,才华真是个好东西。”当然,这句话我是在心里说的。

“父亲,我帮您接诗吧”,我斜望了他一眼。

父亲连忙点头应允。

“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我脱口而出的诗句让父亲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

父亲愣愣地看了我一眼,转而拍手叫绝,“好诗好诗,闺女你咋这么厉害呢!”

那年我才八岁,父亲惊叹于我的才华,越发地疼爱我,恨不得为我摘下天上的星星。


只是这种幸福太短暂了,在我十四岁那年,我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从此我开始和母亲相依为命。


03

失去了父亲的我,仿佛失去大树庇护的小草,但别忘了小草也有它的坚韧。

母亲开始以洗衣服为生,看着母亲红肿的双手,我发誓,我要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

我开始辗转于各种比赛,凭着绝美容颜和无双才华,我拿下了诗歌大赛一个又一个的冠军。


这时,我遇见了生命里一个重要的男人,韦皋。

韦皋可不是普通的男子,他是四川省的军政要员,有这样的男子欣赏我,倾慕我,我的生活开始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他没有为我上天摘星揽月,却给了我展示才华的舞台。

府中酒宴上,我吟诗道:“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他将公文案牍交给我处理。因我文采斐然,处理细致,韦皋竟要为我申请了“校书郎”的职位。

要知道,当时只有进士出身的人才能当此重任。朝廷当然没有批准,可我“女校书”的名号却传播开了,我一下子就红得发紫。

因为我自己突然走红,我也有点飘了起来,很多人都想通过我接触韦皋,我陶醉在这些人的恭维之下,并没有拒绝,这可犯了大忌,韦皋一怒之下将我发配到了松州。

元和四年(809年)三月,元稹慕名来看我。一来二去,我们就被彼此的才华深深吸引,我们流连在锦江边上,相伴于蜀山青川,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原以为幸福会一直伴我左右。可是好景不长,元稹调离四川,这份感情也随着距离的拉远,深埋。


03

那年,我成了自由身,在四川成都西郊置办了一百思特网套院落,每日饲花弄草,吟诗作赋,日子过得好不快活。

只是,这样的日子过得久了,也略显乏味,我寻思着要找点更有趣的事做。

浣花溪边有很多造纸厂,可他们造出的纸张太大,根本不适合小女子们写诗,我决定造出专属于自己的纸笺。

于是我花了一些心思,将宽大的纸减掉了一半,再染成深红色,最后又加入芙蓉花的汁液,“薛涛笺”就这样诞生了。

很快,我的“薛涛笺”就风靡整个市场百思特网,受到了大家的热烈追捧,甚至他们把造纸用的水井,称为“薛涛井”,用这口井水酿造的酒,也被叫成了“薛涛酒”。

唐朝还有哪个女人,能像我这样呢?


大和六年(832年)夏,临终之际,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女人永远要活出自己,不要成为他人的依附。

这一生,我爱过,痛过,恨过,无悔。

薛涛(约768~832年)


生平简介:

784年,薛涛16岁入乐籍。

贞元元年(785年),薛涛遇韦皋,受到赏百思特网识。

788年,薛涛脱去乐籍,恢复自由。

元和四年(809年)遇元稹,相恋。

大和六年(832年)夏,薛涛卒。


代表作:

《送友人》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

《月》

魄依钩样小,扇逐汉机团。

细影将圆质,人间几处看。

名句:

1.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送友人》)

2.细影将圆质,人间几处看。(《月》)

3.借问人间愁寂意,伯牙弦绝已无声。(《寄张元夫》)

人物关系:

父亲:薛郧

恋人:韦皋、元稹

朋友:白居易、张籍、王建、刘禹锡、杜牧、张祜

引用文献:

1.朱柳敏,计颖.试析唐代女诗人薛涛和鱼玄机女性文学意识的成熟.《辽宁教育行政学院学报》, 2005

2.鲍源远. 唐代女诗人薛涛及其诗歌艺术初探.《皖西学院学报》,2009

3.王继范.试论唐代女诗人薛涛. 《 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7

4.宋致新.闯进男界成"校书"彩笺岂无巾帼泪--唐代女诗人薛涛的创作及命运.《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1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愿作深山木(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https://www.donglinet.com.cn/373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