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三星堆考古札记②|缘起三星堆

三星堆考古札记②|缘起三星堆

三星堆考古札记②|缘起三星堆

三星堆考古札记②|缘起三星堆

作者简介

李明斌,上海大学特聘教授、上海大学博物馆馆长

从新发现六个祭祀坑以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两座祭祀坑发掘经验基础上,为更加科学发掘,最大程度、最大可能地全面保存和提取文物信息,发掘主持单位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针对三星堆祭祀区考古,提出了“多学科融合、多平台合作”的开放式工作理念,广撒“英雄贴”,邀请了数十家国内的大学、研究机构和考古文博单位,参与本轮极具吸引力和挑战性的考古探索。

2020年9月初,为推动考古专业本科设置和学科建设,上海大学和四川省文物局在成都成功签约,双方在包括考古发掘在内的展览展示、人员交流、课题研究、国际合作等诸多方面达成高度共识。此举为后续全方位合作打下基石。

青铜大立人(拍摄:李明斌)

窗口已开,时不我待。从2020年10月中旬到11月中旬,我以每周一趟的出差频次,穿梭于上海和四川之间,受命联系、协调、推动上大参与三星堆祭祀坑发掘具体事务,在成都、广汉和宜宾等地和四川考古负责人密集对接、沟通和汇报,结合数次交流内容和《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实施方案》要求,两度完善提交《三星堆遗址发掘研究与文物保护工作规划纲要》。终于,在12月份,获允以合作单位名义,正式参与三星堆遗址三号祭祀坑(K3)的考古发掘工作。

随后不久,上大的logo和其他数家参与单位一道,分别印贴在考古发掘舱的上方框架外侧,正对唯一入口方向,远远可见,颇有挂牌PK之意,倒也十分醒目,别有一番意义。

三星堆本轮新发现六个祭祀坑的发掘,四川方面遴选了三家大学,协助参与考古发掘和出土文物现场提取及应急保护。根据现场展示版公布的信息,K1(编者注:一号祭祀坑)面积16.2(单位:平方米,下同)、K2面积11.9,为1986年发掘的两个祭祀坑;K3-K8的面积分别是14.1、8.4、3.5、4.1、13.5、17.8。

三星堆遗址祭祀区祭祀坑布局位置图

其中,北京大学协助的K8面积最大,四川大学协助的K5、K6、K7,虽单坑面积不大,但总面积达21.1平方米,且有K6打破K7难得的考古层位关系,而上海大学协助的K3,面积次大,2019年12月2日出土,为本轮勘探发掘(2019年10月下旬起)中最先发现的祭祀坑。K4面积、位置适中,则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2020年10月9日先期、独立、试验性发掘,以积累工作经验,形成科学工作机制。

分析以上分工情况,不难发现,本次考古发掘主持单位的工作智慧。

三星堆考古札记①|何为三星堆?

收藏

举报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三星堆考古札记②|缘起三星堆 https://www.donglinet.com.cn/3118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