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梨网 害死再造大明功臣于谦的人,最后都是什么下场:明史谈往录

害死再造大明功臣于谦的人,最后都是什么下场:明史谈往录

害死再造大明功臣于谦的人,最后都是什么下场:明史谈往录

前面我们讲到了朱祁镇复位之后,曾经被于谦训斥过的徐有贞和石亨为了报复,力主除掉于谦,而朱祁镇虽然经历过一次任用小人奸臣结果霍霍掉了大明的精锐。可再次复位,他明显还是没有学会辨别忠臣和奸臣,再加上本身对于谦此前行事的种种不满,所以于谦最终落得个悲惨身死的下场。

其实朱祁镇能够复位,还是于谦自我放弃给了朱祁镇机会,毕竟当时北京城的兵权在于谦手里,要不是看到朱祁钰没有子嗣,再加上朱祁钰本身已经回天无力,朱祁镇很难过于谦这关。

所以朱祁镇再次复位,本来应该好好地感谢于谦的,不过朱祁镇可不在乎这些,他只当于谦是绊脚石,而哪怕重新夺取了皇位,于谦依旧是他心中的刺。

而在“夺门之变”后,帮助朱祁镇复位的人成为了大功臣,徐有贞靠着这个功劳入主内阁,而太监曹吉祥成为了内宫的司礼太监总管,石亨成为了兵部尚书。

这些曾经默默无闻的人,一下子成为了手握大明朝堂上的大人物,这就是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在手握大权之后,这些人开始作威作福,开始大肆清算景泰朝的重臣,将此前的朝臣们杀的杀,埋地埋,撤换的撤换,然后把沾亲带故的人全部安排成为了官员。

按照道理来讲,如果这些人好好安分守己,那么肯定是可以吃香喝辣,躺在功劳簿上安枕无忧的。

但可悲的,这些人很明显都是些狂妄之徒,而当一群狂妄之徒凑在一起,自然而然就会对对方不满,进而发生内斗。

首先是徐有贞开始对曹吉祥和石亨不满,因为徐有贞自我感觉非常好,虽然明明很普通但却相当自信。

他认为自己是个读书人,在朝堂之上指点天下是应该的,但石亨和曹吉祥一个是武夫,一个是太监,每天只知道贪赃枉法,让他文人的自尊饱受折磨,因为他还是关心家国大事的。

所以对于这两个曾经的搭档,徐有贞有些鄙夷,从而导致三人之间出现了矛盾。

徐有贞认为,要想让大明朝堂长治久安,那么必须剪除掉这两人,所以他背后一顿操作,让一个御史去弹劾石亨和曹吉祥二人贪赃枉法、欺君罔上。

这朱祁镇也乐得看戏,直接表扬了刺史敢于直言,但他却没有对石曹二人治罪,而石曹二人也反驳刺史诬告,要朱祁镇治刺史的罪,但朱祁镇没有这么干!

两边都没有获罪,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这边石亨和曹吉祥回去之后就非常愤怒,他们知道一个小小的刺史怎么敢弹劾二人,认定了这件事就是徐有贞指示的,想着一定要找机会报复徐有贞。

后来曹吉祥找到了一个机会,故意在朱祁镇面前说了一件事,朱祁镇大惊问他是怎么知道的,曹吉祥说这件事宫里宫外都知道了,他自己也是听小太监说的。

朱祁镇此时沉下脸来,因为这件事他只对徐有贞说过,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肯定是徐有贞说出去的,但他却不知道,这件事只是他随身太监在门外听到的。

自此朱祁镇对徐有贞有了意见,开始慢慢疏远徐有贞,但徐有贞此刻还不知道这个内情。

没过多久,徐有贞再次让这个刺史弹劾石亨和曹吉祥,而还没等到上奏的时候,曹吉祥的眼线把这件事告诉了曹吉祥。

于是石亨和曹吉祥立马跑到朱祁镇面前,眼泪一把鼻涕一把,说徐有贞要陷害他们,并说一个刺史哪敢直接诬告,肯定是内阁为了专政,所以要排除异己!

这句话触动了朱祁镇,所以随后他直接把徐有贞下狱,并发配到了边关充军。

解决了徐有贞之后,石亨和曹吉祥更加肆无忌惮,但这种嚣张气焰也为他们自食其果埋下了伏笔。

在天顺二年,石亨的心腹兵部尚书陈汝言的贪污之罪被揭发,在被抄家之后,他家中的财物多得连朱祁镇都为之吃惊!

朱祁镇不由想到曾经的兵部尚书于谦在被抄家之时什么都没有,他想到了于谦位居要职但却清贫如洗,不由感叹道:于谦在景泰一朝始终受宠,但至死都很清贫。如今我的兵部尚书为官一载,却贪污了这么多钱!

这个时候他似乎悟出了一些道理,他明白了于谦的好,也明白了石亨、曹吉祥等让帮助他复位不够是一场投机游戏!

想到这些年朝堂上的一些怪象,朱祁镇开始秘密对石亨等人起了疑心。在天顺三年,朱祁镇命令锦衣卫调查石亨的侄儿石彪。

石彪是名武将,曾经打过北京保卫战,在朱祁镇复位后,因为石亨的原因,石彪成为了大同总兵。

他和石亨一样,仗着功劳蛮横骄纵,并且非常残暴,在大同当总兵时经常拿手底下的士兵侮辱取乐,让手底下的军官们苦不堪言。

所以当时就有军官秘密上奏朱祁镇说石彪图谋不轨,朱祁镇下令彻查并诏他入京,可没想这石彪居然拒不接旨,所以朱祁镇直接让锦衣卫前去把它秘密给逮捕了!

下了狱的石彪这才知道怕了,还没有给他上刑他便承认了自己有意谋反,而这一招供,直接就牵连了石亨。

但是朱祁镇念在石亨当初帮他复位有功,所以只是免去了他的官职,让他好好反省。

但是没想到,闲赋在家的石亨非常不满朱祁镇这样对他,所以他决定来一场真正的谋反,毕竟这件事儿也有经验。

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一切举动和来往信息都在锦衣卫的监视之下。

在天顺四年,锦衣卫将监视到的信息密奏给了朱祁镇,石亨教唆其侄孙石俊密谋造反,朱祁镇立马让锦衣卫将石亨逮捕,并把他的家给抄了,石亨此后病死在了狱中。

而他的侄孙石俊也被逮捕,其党羽被朱祁镇全部诛杀,在朱祁镇复位后显赫一时的石氏家族就这样覆灭了。

在石亨遭到朱祁镇连根拔起后,曹吉祥非常恐慌,他认为朱祁镇下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占据,所以他出此下策决定和自己的养子曹钦谋反,为此他们专门圈养了一批蒙古降兵。

曹钦甚至已经想好了要解决掉朱祁镇自己当皇帝,他还问他的门客说:历史上有没有宦官子弟当皇帝的。

他的门客回答说:当然有,三国的时候曹操就出自宦官之后!

曹钦对于门客的回答相当满意,所以他谋反之心更重了,时刻等待着机会准备解决掉朱祁镇。

在天顺五年的时候,曹吉祥因为时机到了,准备在七月庚子日由他开门做内应,由曹钦带兵挟持朱祁镇,然后自立为帝。

在当日,曹钦大摆宴席,请蒙古降将马亮到家中相聚,然后准备三更以后开始行动。

但在深夜二更时分,蒙古降将马亮越想越怕,于是悄悄离席,迅速赶到朝房密告值班大臣吴瑾。

这晚刚好是武将孙镗在出征前面见朱祁镇,所以值班大臣吴瑾立即给孙镗说了这件事,接着两个人急赴内宫将这一紧急奏章上报给了朱祁镇。

朱祁镇听到这个消息后震怒了,因为当年他就是这样把自己的弟弟朱祁钰给推翻然后复位的,没想到有人想要故技重施。

所以他立马命令锦衣卫逮捕了曹吉祥,并下令封锁皇城和京城九门。但这一切曹钦并不知道,他见九门紧闭,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心中预感可能事情败露了。

心慌意乱地他想博一线生机,于是前往了长安门准备上奏给朱祁镇解释,但长安门紧闭。曹钦当下心急如焚,于是决定赌一把,直接纵火焚烧东西两门,但由于门内的守卫将计就计堆放了树枝,导致两门大火焚天,曹钦的叛军根本无法入城。

随后孙镗指挥禁卫军对曹钦的叛军发动猛攻,曹钦虽然陷入包围,但仍顽固反抗,统领手下人马战到中午,但叛军已经呈现溃败,而曹钦中箭策马奔逃,回到自己的府邸。

禁卫军随后杀向曹钦宅第,破门而入,最后曹钦看大势已去,投井自尽,家中老小全部被杀。

而在三天之后,被关押入狱的曹吉祥也被审判,凌迟于市。

这些曾经陷害于谦的人最后都落了个身死的下场,而于谦在朱见深继位之后得到了平反,也算是人心所望。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 害死再造大明功臣于谦的人,最后都是什么下场:明史谈往录 https://www.donglinet.com.cn/3118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