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谁在召唤我?

‌远方的究竟有多远,一万公里?几万公里?或是彼此间心灵的尺度?

都不曾去丈量,远方也许是一个横亘在生活前面的概念,远方在一定的境遇里更多的涵盖了生命生长发展的目标和方向。

记得幼年时,带着儿时的欢欣去如今看来也不远福建泉州的外婆家。

途中是那般的漫长,乃至于被别人骗光了家人给的包里的一大袋零食和钱财,

转辗换车才能到达。

成年后我怀着心中热切的爱恋,去到远方恋人的那个海滨城市。

其间任凭大巴一路飞驰与颠簸,我一路的呕吐,完成了我人生道路上第一次独立的远行。

每每忆起,此后,那条陌生的道路,沿途的风景一直如扎根般的盘踞在了记忆的深处,永难以忘怀。

青春有时候显现那么的短暂,远方或许总让我们的步履复杂

尔后有过很多次的行走。刻下深深印痕的是我重新梳理感情的那一次。

我打包好旅途需要的物品,然后开始焚烧一些信件。它是我初恋的信件。

火光耀亮了那个黄昏。在某一刻,我突然想要留下它们。它们是我青春岁月的见证,是我的心动和眼泪。

我用灼疼的手捧着几片不能复原的纸片,我觉得我的许多过往也就这样短暂地熄灭了。再也回不去了。

我有了向前走时的留恋和忧伤。我跪了下来,眼眶储满了眼泪。

一个他走了,另一个他来了。再后来身边又多了一个小男孩。

此刻,我开始设想假如没有远方,我的心是不是还在跋山涉水里前行

寻觅我要的远方,所谓的远是不是彼此只有一颗心的距离。

那一趟的远行,抚平了我青春的伤痕,安静了我躁动的灵魂。

如今我的身边多了两个心系的人。

再想要去到远方的时候,已不能如初初那般纯粹和无畏。

我开始多思,顾虑。我已有了一个家,是一个被人需要的人。

也许人生的终极目标就是家,守护家,繁衍家。

当我与父母亲相距两个城市的时候。

我就如同一只候鸟

不管旅途的艰难生活多么劳累

我总会抽空歇息到那个想念以久的地方。

即便只是一日光景也了却了那份惦记

也没有了踌伫不安的情愫了。

远方,其实并不见得如此之远。

很多时候,灵魂它却想要跳脱,设计着一场出走。

再浩瀚的空间,也无法永久地安置它狂放的姿势。

当没有了,悬念和想望作为它的翅膀,灵魂行将枯萎。

生活让我明白,一次次义无反顾地奔赴远方。

是为了让时空的转换替灵魂自由瑰丽的飞翔插上翅膀。

告别自己的故乡与家人已经多年,

拥有远方的远,那心情依然让我无法抵御远方神秘的召唤。

本站除标明"本站原创"外所有图文版权归创作人所有,如有冒犯,请直接联系冻梨网,我们将立即予以纠正并致歉!转载请注明出处:远方,谁在召唤我?https://www.donglinet.com.cn/306453.html